这时晴雯的心里依然有些迷乱……但是是金陵十二副钗之一,聪明伶俐,的美丽傲娇,但绝大都数时间她生活……在后宅小小的地盘里,又因为身份、年龄的缘故,没经过什么场合,既不懂的人的行为是按内心规则的,也不懂的氛围在场合中的作用。她听着谈话,随后会觉得贾政让她听着谈话,先是觉得贾政让李桂入学好像是顺理成章,但听到贾政给李桂取字时却幡然醒悟——这又是让李桂入学,又是给李桂取名起字的,也太抬举李桂了吧!。...

此时晴雯的心里依然有些迷乱……

虽然是金陵十二副钗之一,聪明伶俐,美丽傲娇,但绝大多数时间她生活在后宅小小的地盘里,又因为身份、年龄的缘故,没经过什么场合,既不懂的人的行为是按内心规则的,也不懂的氛围在场合中的作用。

她听着谈话,先是觉得贾政让李桂入学好像是顺理成章,但听到贾政给李桂取字时却幡然醒悟——这又是让李桂入学,又是给李桂取名起字的,也太抬举李桂了吧!

突然间她感觉刚才的顺理成章不对了。这是为什么?她又想不通,只觉的贾政像是被灌了迷魂汤,最起码不正常……

因此直到李桂举步离开时她才清醒过来,然后胡乱的半屈着身子向李桂还了一礼,这时李桂已经到了西月亮门。

而晴雯刚刚直起,扭身之际却听到‘哎哎’的声音,转头一看,却见林小红正伸着细细的手指向中堂指指戳戳。

林小红是负责把这里的消息传递去贾母那里的,晴雯是负责打探的,两人已经配合了几次,见此,晴雯摆了摆手,意思是还没贾政召唤贾宝玉。

然后晴雯消息把剔透小巧的耳朵贴在了门框的缝隙上,随后贾政和单聘仁等三人的话音传了过来:

“东翁所言极是,学业之路确实艰辛。”

“是啊,半生蹉跎,不过一白衣……”

“如有大人一半学识,我等何至于此!”

……

前日紫炉社传出卫公子一诗……”

听了半天,依然没没见贾政要对贾宝玉有什么动作,晴雯只觉得里面是满堂风声,也觉得膝盖都有些酸痛了……但是她不敢离去,好在没一会儿,门子贾喜来了,然后贾喜就急匆匆的喊道:“老爷,梅翰林求见。”

梅翰林乃贾政好友,两人诗酒相和,一合就是半天,这些晴雯是知道的,也知道贾宝玉今天算是躲过了一劫……

随后她就急匆匆的往回赶,她要把这个消息尽快的告诉贾宝玉,她已经隐约的感到贾母有把她调到贾宝玉身边的意思。

到贾宝玉身边,这可是后宅侍女的最高追求。想到贾宝玉,刚才李桂的事情瞬间被晴雯抛在脑后了。

……

此时,贾母的二间小屋里,贾母正坐在里间的炕上,贾宝玉紧挨在她的身边,王夫人则坐在黑漆弹磨锦缎靠背椅上,王熙凤紧坐其下,下面则是三春,分别坐在锦墩上,宝珠、鸳鸯等丫鬟靠着屏风。

但不论主人还是丫鬟,清一色的都是锦缎,中午的阳光透过娟纸变得柔和,照在众人身上也反射出姹紫嫣红的柔和的宝光。而屋子里的气氛也和这柔光一样,柔和也有些沉闷,只有三春偶尔交头接耳的嘀咕一下。

直到晴雯的脚步声传来……而众人对晴雯的脚步声是熟悉的,特别是贾母和贾宝玉,又是在这种情况下,贾宝玉立刻沉不住气了,下一刻就从炕上站起,同时喊道:“是晴雯吗?怎么样了?”

“没事了,没事了,二爷没事了……”

声音清越,随着珍珠帘子的‘划拉’声,晴雯面带笑容,步伐轻巧的走了进来。

“哦……”“哦……”……

闻言几乎所有人都轻轻吐了口气,或撩发、或端茶,或倒茶,屋子里顿时活了过来。

随后王夫人一边端着茶盏,一边随意的问道:“这可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平时都恨不得打死玉儿。”

说话只是王夫人嘴角禁不住露出了轻松的笑意——可以说她和贾母一样,都是最疼宝玉的。

“回夫人,这次是李贵回的好。哦,李贵这次可是得了大便宜。”闻言晴雯一边曲膝行礼,一边快人快语的回道。

此时对于众人来讲,心头担心的事情去掉,轻松之下,闺阁里又清闲,闻言心里都起了好奇、探究之心,而惜春年纪最小,刚才又压抑了一阵子,气氛轻松之下她忍不住螓首一探、一歪,问道:“李桂是怎么回答的,他得了什么好处?你细说说听听。”

众人也想一探究竟,闻言场面立刻静了下来,而晴雯再次向惜春屈膝了一下,快言道:“回小姐,奴婢到那里,只敢在门边听,到时那李贵正在给老爷行礼,然后李贵又给单聘仁他们行礼,谁后老爷就问二爷学到哪里了,李桂回答的很好,老爷很高兴,就问他是否有致于学……单聘仁三人都说老爷是仁义之人,有古君子之风,最后梅翰林求见老爷,奴婢就回来了。”

起初众人都没想到贾政会让李桂入学,还给起了名,取了字!但当说到单聘仁三人赞美贾政时,王熙凤、王夫人、贾宝玉、迎春、探春以及鸳鸯才恍然明白贾政是想博得名声。

“钓名沽誉。”贾宝玉以及王熙凤都在心里狠狠恶心了一把。

不过稍微一沉思,想到晴雯前面的叙述,李桂给这个行礼,给那个行礼什么的,贾宝玉与探春、迎春都是心有七窍之人,心里都是微微一沉:“这李桂……”

他们隐约感觉出贾政的沽名钓誉之心可能李桂有意引出的!

继而又想到以贾政的性格当时可能也只有这么做!

而此时贾宝玉清高脱俗的性子已经有所小成,只是还没发展到后来厌世的程度,但是已经开始讨厌逢迎之人,禄蠹之辈,想到这里,直觉的李桂就是这种人,心头不由得不喜,脸色顿时一暗。

而对于迎春、探春来讲,她们觉得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李桂有机心,也可能是时机凑巧,但总而言之她们感觉和她们没有什么关系,倒是对贾宝玉有好处,随即探春就向贾宝玉笑道:“恭喜二哥,找了个好牌子。”

“什么牌子?”

探春说的不清楚,贾宝玉愕然问道。

“挡箭牌!咯咯……”探春笑道。

探春这么一解释,贾宝玉立刻明白了,心里也觉得李桂确实可以当一块好的挡箭牌,最起码贾政召唤他之前心情可以好些,这可是关系到他被训斥的时间,甚至是落在身上的板子,如此一想,贾宝玉心里对李桂的不喜一下子去了一大半。

而对于这件事,贾母虽老,但历经人事,她心如明镜,她清楚这件事很大程度上是各取所需!

但是能够看出荣国府所需……不论是巧合,还是李桂有意为之,在她眼里李桂都是足够的机智。当然对各取所需的事她不会反对,事实上这件事在她眼里也不大!

老眼微微的眯了起来,贾母微笑道:“这猴崽子,倒有股机灵劲儿,以后看他的造化了。”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287)

我要评论
  • 一个暗&政写的

    同时书中还有一个暗示,为了给贾雨村谋官职,林如海是给贾政写的信,而不是贾赦!

  • &和助理

    所谓的长随本意是官人家的奴仆或奴隶,后来引申成为一种职业,带有帮闲和助理的意思。

  • 梦》里&》里只

    《红楼梦》里并没有具体交代李贵的命运,这是因为李贵在《红楼梦》里只是一个小人物的缘故。

  • 所以这&方法!

    所以这三天以来,李桂琢磨良久,认为用当逃奴这个方法来改变命运,不但充满了不确性定性,而且充满了危险,实在不是一个好方法!

  • 只是这&息也饱

    只是这一声叹息也饱含了很多的无奈。无奈,既是因为现在的身份,也是因为未来的命运……

  • 用冷子&缎也能

    第二种现象就是优待奴仆,用冷子兴的话讲是主仆上下安享尊荣,王熙凤也说过咱家只有进人的,林黛玉进府见丫鬟仆役所穿皆是绫罗绸缎也能显示出来。

  • &在以上

    在以上两个条件中,李桂清楚现在自己相比赖家,荣国府,或者说贾政这方面的因素是不变的。

  • 出门时&。

    不过在李贵身上没有引申,他实际上就是贾宝玉的私人奴仆,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贾宝玉出门时听贾宝玉喝使,给贾宝玉办杂事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