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一股惜惜之感在李桂心里油然而生……随即心中默诵着:“尽尽入彀中矣。”拱手弯身恭谨的回道:“回先生,这八句话的意思是遇上困难或挫折与失败的时候,切记自暴自弃,也无须愤世嫉俗,看什么都不不顺眼,所以发奋向下努力去学习,圣贤境界虽高,循序渐进,是也可以《弟子规》本来就是一本行为规范,实际上也是贾政这样古板的人的行事规则,在心中奉为圣典的,而今见李桂居然不但能流畅的背出,而且还理解的这么深!恍惚之间,贾政仿佛看到了一块璞玉,一块有致于学的璞玉!。...

闻言一股惜惜之感在李桂心里油然而生……

随后心中默念着:“尽入吾彀中矣。”抱拳弯身恭敬的答道:“回先生,这四句话的意思是遇到困难或挫折的时候,不要自暴自弃,也不必愤世嫉俗,看什么都不顺眼,应该发愤向上努力学习,圣贤境界虽高,循序渐进,也是可以达到的。老先生说……”

《弟子规》本来就是一本行为规范,实际上也是贾政这样古板的人的行事规则,在心中奉为圣典的,而今见李桂居然不但能流畅的背出,而且还理解的这么深!恍惚之间,贾政仿佛看到了一块璞玉,一块有致于学的璞玉!

而对于有致于学着,儒家的规范最基本的一点就是有教无类,也就是说什么人都可以学。而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不论是成仁,还是取义,都对儒家门徒都包含有成人之美的道德要求,也就是所谓的送人玫瑰,手留余香。

而贾政正是一个儒家门徒,而且是一个迂腐古板的儒家门徒!

随着李桂的声音,贾政方正的脸上渐渐露出了笑意,本来饱含威严的脸色也渐渐变的温和,当李桂讲完,贾政微微点了下头,捋着黑须笑道:“你可是有志于学?”

李桂以前分析过,大概只有脱离荣国府才能改变既定的命运,而离开荣国府的方式最好是当官,如此生命安全才能有最大的保障——在这个时代,官身本身就是一张最好的护身符。

而要当官,去求贾政并不是好方法,十四岁的年龄就阻挡了他,所以最好的方式只有科考。

当然要科考首先要破除‘奴役’这个身份上的障碍,而能够解除他这个身份障碍,并提供给他学习条件的,李桂认为只有贾政一人才能够办到。

因为李桂早已知道贾政是一个迂腐儒者,按照儒家的规则行事!

或许在贾政面前表现一次不成,但猴子不上杆,多敲几遍锣,李桂认为多表现几次,他的目的还是能够达到!

至于原因,还是上面的原因,人都是按照已经形成的内心的规则行事的,比如,警察如果路遇小偷,即使下了班,他也会去抓,不抓,他就会觉得不对劲;而他也深有体会,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如果一名好学生突然退学,他总会家访一下……

因此他所有的表现,包括以前的深居简出都是要传递给贾政这样一个信息——他想学习。

但是这样一次就成事!

“这样就成了……”

虽然清楚这件事对贾政来讲不过是动动嘴巴的小事,也清楚这里面有单聘仁三个的作用,既有他们引导的作用,也有他们在场的作用。有他们在场,有他的表现,贾政即使不想支持他学习都很难,因为不支持他学习是违背儒家规则的事,贾政既不敢在单聘仁三个面前表现出来,说他不义,也怕他们传出去,影响他的名声。

但是这样一次就成了……

心里念叨着,一股解脱的、轻松的感觉蓦然间席卷了李桂的全身。

“正是,望老爷成全。”

呆了一呆,李桂才大声说道,脸上待着掩饰不住的欢喜。

他这欢喜倒是真的,只不过在贾政眼里成了惊喜,一股成人之美的道德丰足感瞬间充斥了他的心胸,心头微微得意着,贾政微笑道:“好!你既有此心,我便成全你,明日你可与宝玉一起入学堂……你需努力,如果能得些功名也是一段佳话。”

而不待李桂回应,单聘仁、詹光、卜固修已经长身而起,齐齐的对着贾政深鞠一躬,口中分别道:

“此古仁者之风也!”

“东翁真乃君子也!”

“今日始知贾大人!”

贾政本就好名,闻言心中得意之极,脸上不觉间露出了笑意,但随即想到圣人曾言君子应喜怒不形于色,不骄不躁,当下强忍脸上笑意,一边起身,对着三人虚扶了一下,一边故作慌张说道:“三位过奖了,快快请起。”

“哪里,在下并非虚言,东翁真乃当世伯乐也!”单聘仁一边起身,一边说道,脸色正经的像块木板。

“是极,是极,不意东翁竟有古之遗德……”詹光、卜固修随声附和着。

“哪里,哪里,过奖过奖……”

……

如此寒暄了一阵子,四人才重新落座,随即单聘仁对李桂笑道:“你可要努力,别辜负了大人的一片心意。”

“是。”

口中应着,李桂再次分别对贾政和单聘仁施了一礼。

这种氛围之下,贾政的心已经舒适的像是泡在温泉里,而李桂这恭谨的态度更让他舒适,闻言点了点头,拈须微笑道:“你实该努力,今年乃是酉年……”

大虞朝的科考制度和明朝差不多,除了恩科,三年一考,分别在子、卯、酉年份,今年是酉年,正当府试。

但说到这里贾政随即想到考取秀才何其难也,白发皓首之童生都是寻常!而对这期中的艰辛他也深有体会,这区区不到一年的时间……

不过随即他就想到多参加一次考试,可以多积累一份考试经验,于是继续说道:“你和宝玉可以报名一下,学业之路漫长,积累些经验,以待来年。你且……”

说到这里,贾政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微微一顿,紧接着捋着胡须沉吟道:“汝既将入学,不可无名,你以前之名虽名‘贵’,但太直白,有低贱之气,以后你可名‘桂’,桂花之桂,字可取后庭。”古人取名向来是由长辈,或者有学识之人,再或者是位尊者给取的,此时贾政在众人里位最尊,又心情舒畅,所以当仁不让的成全了李桂。

“这倒和我原来的名字一样,只是这后庭……”

心里有些感激,但也有些别扭的感觉,虽然知道此时后庭还没有什么延伸的意义,但此时李桂也只能故作欢喜,再次作揖道:“多谢老爷,多谢老爷起名……”

而他话还没说完,卜固修己经捋着胡须,赞道:“前兰后桂庭牡丹,迎门松竹梅耐寒,这名字取的好啊……”

“是极,是极,此名与字相合之极,又暗含景色……”

不等卜固修说完,詹光抢过了话茬,而詹光刚说到这里,单聘仁已叹道:“不意大人竟懂的格物致知之学!”

贾政被拍的心情舒爽之极,但却强忍笑意,蓦然间又觉得李桂有些形象他心情散发,且已事了,于是一边对着单聘仁摆了摆手,一边柔声对李桂说道:“你且下去准备准备吧!”

“是。”

……

才是仲春,鹅黄嫩绿,不掩朗空,天宇高远。心事终成,跨过门槛,昂首之际,李桂只觉天地入怀,层云入胸,心里高远通畅之极,忍不住长长吐了口气……

而刚刚吐完气,可能是第六感,李桂隐隐约约感觉到东门框边有动静,扭头一看,只见一个紫衣少女正拘着身子,抬着眼睛望着他,少女的眼睛里的清光凝滞,樱桃小口微微的张开,隐约露出如雪的贝齿,一副难以言喻的诧异之色。

少女是晴雯,李桂脑中有她的印象,他也清楚晴雯为何会在这里,“卿本佳人,却为人做贼……”想到晴雯对贾宝玉的心思,以及结局,心里微微感慨,随意揖了个礼,然后转身大踏步而去。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213)

我要评论
  • 三五年&的观景

    而此时距离贾家败落也不过三五年的观景,这样的命运,未来这样的短促,也让李桂不得不感叹时光之匆匆,韶华之易逝。

  • 因素,&尚荣差

    而至于各自的因素,李桂觉得这具躯体的条件并不比赖尚荣差多少!

  • 越是富&定越是

    这句话反过来的意思是赖家越是富贵,那么荣国府变肯定越是繁华!

  • ,堂前&中桂,

    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回格窗,堂前春兰庭中桂,墙角梅花探枝长。

  • ,这实&下下之

    至于该怎么办,初来想到这一点时,李桂本能的想逃出荣国府,但随后一想,这实在是个下下之策。

  • 兴的话&见丫鬟

    第二种现象就是优待奴仆,用冷子兴的话讲是主仆上下安享尊荣,王熙凤也说过咱家只有进人的,林黛玉进府见丫鬟仆役所穿皆是绫罗绸缎也能显示出来。

  • 害人,&了然。

    但是曹公还是用隐喻的笔法给出了李贵的命运,民间谚语桃养人、杏害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而贵谐音为鬼,因此李贵的命运一目了然。

  • 只是在&在了月

    因此这个办法只是在李桂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而就在这时,月亮门花墙后人影晃动,一个纤巧婀娜的丽影出现在了月亮门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