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而伴鹤向李桂召了召手……中堂的正中是一幅孔子问着图,两侧是一幅代代传承千百年,而且还将代代传承一直这样的对联: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中堂之下是两张紫檀太师椅,中间一个两层的黑漆描金雕花茶几,最上层位置摆放着一株兰花。再往西则是一个高几,高几上位置摆放中堂之下是两张紫檀太师椅,中间一个两层的黑漆描金雕花茶几,最上层摆放着一株兰花。。...

俄而伴鹤向李桂召了召手……

中堂的正中是一幅孔子问道图,两侧是一幅传承千年,并且还将传承下去的对联: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中堂之下是两张紫檀太师椅,中间一个两层的黑漆描金雕花茶几,最上层摆放着一株兰花。

再往东则是一个高几,高几上摆放着一个细腰青花瓷瓶;西边则是一块曲折的锦卷屏风,屏风上画着寒梅吐芯图。往门口则是整整齐齐的排着两排平椅,单聘仁、詹光、卜固修正依次坐在椅子上。

窥一斑而知全豹也,察物可以知人,整个屋子呈现出一种低调的奢华,可相对单一的色彩,整整齐齐的摆色也显示出了主人方正迂腐的性格,梅、兰、图等也昭告了主人内在的身份——儒家弟子。

跨过门槛,李桂施施然往贾政跟前走去……

而在李桂跨入门槛的那一刻,贾政、单聘仁、詹光、卜固修只是随意的瞧了李桂一眼。

李桂在他们的心中无足轻重,即使贾政听闻李桂有所改变,但在贾政心里还是无足轻重。

而以前的李桂行事机灵油滑,在贾政面前表情谄媚,言语奉承。体现在行动上,此时以前的李贵应该早已抢身向前,而且脸上还应该带着浓浓的谄笑。

但是现在……前世的底蕴所在,施施然前行之际,李桂身姿沉稳,表情自然,完全没有以前的奴卑之态。

“咦……”

前后的变化太大,虽然只是随意一眼,但贾政还是明显的感觉到了李桂前后的不同,他不紧一怔,在心里轻轻的诧异了一声。

而这样的稳重自然在贾政眼里颇合儒家要义,是成长的标志,是好的现象,而这些改变贾政心里本能的认为这都是他的功劳,是他棍棒的结果,下一刻一种教育有成的感觉在他心里油然而生,他轻轻捋了下胡须,心里有些沾沾自喜。

晨曦的阳光里,贾政的这个动作清晰的落入了李桂的眼里,“今天他心情不错,或许……”心中动了一下,李桂双拳一抱,郑重的一鞠躬,做了个辑礼:“见过老爷。”

而在贾政虚抬了一下手之后,不待贾政问话,李桂立刻向单聘仁、詹光、卜固修一本正经的分别抱了抱拳,同时说道:“见过三位先生。”

单聘仁、詹光、卜固修只是荣国府的清客,实际上只是倚仗着读书人的身份在荣国府骗吃骗喝,当然在荣国府仆役心里他们就是骗吃骗喝的,甚至比他们都不如,毕竟他们是荣国府里的人,而他们却是外人。

同时荣国府的仆役,用林黛玉的话讲都是一双势力眼,因此仆役们对他们三个也都不是很尊重,相遇时要么视而不见;要么避而不见;要么随意的抖一抖袖子,敷衍潦草,像是抖落衣裳的尘埃。

实际上曹公对他们三个也是鄙视的,从曹公给他们三个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单聘仁即擅骗人;詹光:沾光;卜固修:不顾羞。

不过李桂对清客的看法却不同于众仆役,因为以往的位置与层次,他知道清客的本领是特殊的,绝对不是简单的混吃混喝!

首先他认为清客善于察言观色、调和气氛。这个本领对他们来说是必须的,要是没有这个本领,和主人谈话不顺畅、不愉快,估计他们的清客也做到头了。

其次李桂知道清客们应当知道花花轿子人抬人高。高了主人才能看上眼,清客这碗饭才能吃的稳!不然大家互相贬低,在主人眼里不值一文,那么清客这碗饭只怕渐渐的就要翻了。

其实在李桂心里这些人相当于后世的高级公关,在后世绝对个个都是人才!

而一团和气、场面融洽,当然易于成事,如果他们再吹捧他一下……所以李桂才对单聘仁他们整规的施了一礼。

既是为了在贾政面前展示他的改变,也是为下一步的动作做铺垫。

在荣国府里单聘仁三个何尝受过如此正规的礼节!刹那间三人心里就升起一股被人抬举的感觉,而且这样在主家跟前抬举自己!这样给自己长脸!

“不必多礼。”“客气。”“客气。”

心中微微感激着,单聘仁、詹光、卜固修对着李桂郑重的抱了抱拳。

而贾政也没想到李桂会给单聘仁三人这样一板一眼的行礼!他偶见仆役对单聘仁的态度也是敷衍潦草,最起码在原来的李贵身上见过……

而今却见李桂态度这样谦谦,礼数这样周全,隐约间贾政竟从李桂身上感到了君子之风!

眼前不由的一亮……

“这猴崽子居然能变成这样,老夫的板子倒没有白打。”

心中莫名的高兴、欣慰,待李桂退到左下角后,贾政又捋了一下胡须,脸上待着浅浅的笑意,问道:“李桂,我且问你,宝玉在学堂学到哪里了,学业如何?”

此时晴雯正倚在门框边,玲珑小巧的耳朵紧贴在门缝边,高挑的身子弯成了一个美丽的弧线……至于伴鹤,他自然清楚晴雯在干什么,也知道为什么晴雯敢这么干,他装作看不见她。

因为是侧耳倾听,晴雯看不清中堂的景象,只能听见声音,而此时她虽然听着贾政的声音有些和悦,但贾政的问话却让她知道关键的时候到了,她不由的心头微微一紧,同时在心里念叨:”南海观音救苦救难菩萨,菩萨你保佑李桂好好回答,不然二爷又得……“

晴雯刚心念到这里,耳边就传来了李桂晴朗的声音:“回老爷,二爷刚刚学到’勿自保,勿自弃;圣与贤,可驯致’。先生说这是《弟子规》的最后四句了。我在窗外都记住了,二爷在屋里,想来应该学的更好!”

“阿弥陀佛,他总算回答的清楚了,咦,这次怎么了?!”

晴雯一颗心微微放下,可疑心又起。

而此时贾政如妇人般白细的手指停在了他的黑须上——他也没想到李桂能这么如此流利顺畅、文绉绉的回答他的问题,这前后的变化实在太大,他忍不住惊诧。

诧异之后他的心灵又如嫩芽被春风触碰——由李桂在窗外偷听,他想到了凿壁偷光、程门立雪的好学的故事。

而贾政虽然只是撵须微微的一顿,但这个动作已经落在了暗中察言观色的单聘仁、詹光、卜固修的眼中,随即单聘仁就‘咦’了一声,双眼闪亮的看着李桂说道:“你倒是有心之人,你可知道这四句话的意思。”

“果然……那一个礼没有白行!这单聘仁……不愧是荣国府第一清客!”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420)

我要评论
  • 各自的&尚荣差

    而至于各自的因素,李桂觉得这具躯体的条件并不比赖尚荣差多少!

  • 李桂很&攀上了

    原因,来自于后世,李桂很清楚,这是赖家借着贾家的肩膀,攀上了更好的高枝。

  • 在以上&楚现在

    在以上两个条件中,李桂清楚现在自己相比赖家,荣国府,或者说贾政这方面的因素是不变的。

  • &。

    因此这个办法只是在李桂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而就在这时,月亮门花墙后人影晃动,一个纤巧婀娜的丽影出现在了月亮门边。

  • 的笔法&李贵的

    但是曹公还是用隐喻的笔法给出了李贵的命运,民间谚语桃养人、杏害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而贵谐音为鬼,因此李贵的命运一目了然。

  • &玉进府

    第二种现象就是优待奴仆,用冷子兴的话讲是主仆上下安享尊荣,王熙凤也说过咱家只有进人的,林黛玉进府见丫鬟仆役所穿皆是绫罗绸缎也能显示出来。

  • &现在的

    只是这一声叹息也饱含了很多的无奈。无奈,既是因为现在的身份,也是因为未来的命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