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云淓来的第四天,便在木器店里定了一个双座的童车,再去旧衣店里订做了童车的坐垫,给两家都开了个张。“从九月间到腊月二十六间,这眼见得着生意便没了。还倒不如当年做了货郎,走街串巷的,还能换些米粮。”木器店的老板娘擦着眼睛地说,“家里老老小小六张嘴,都靠“从十月间到腊月间,这眼见着生意便没了。还不如当初做了货郎,走街串巷的,还能换些米粮。”木器店的老板娘擦着眼睛说道,“家里老老小小六张口,都靠这个店子挣嚼裹。眼见着要过年了城门还未开。...

程云淓来的第三天,便在木器店里定了一个双座的童车,再去旧衣店里定做了童车的坐垫,给两家都开了个张。

“从十月间到腊月间,这眼见着生意便没了。还不如当初做了货郎,走街串巷的,还能换些米粮。”木器店的老板娘擦着眼睛说道,“家里老老小小六张口,都靠这个店子挣嚼裹。眼见着要过年了城门还未开

书评(487)

我要评论
  • 的声音&又童稚

    这声音……这是自己的声音?这软软细细又童稚的,竟然是自己的声音?

  • 襁褓正&脏的土

    还好还好,小娃娃的襁褓正在自己身体和旁边裸露而肮脏的土壁夹角中,并没有被压到。那小娃娃得不到回应和抚慰,被自己的眼泪鼻涕呛住了,猛烈地咳嗽起来,小小的舌头伸着,脸上冻的青紫一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