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后,血果真收住了。“血收住了!”身边的黑衣人意外的惊喜地轻喊。“好也可以了,不需要太紧,松绑手松绑手!”程云淓旗号那很紧张地拉着迅速止血带不放的黑衣人的手。那人吐出口气,赶快松绑。“热水来了!”有黑衣人端来一盆在雪地里奔回来了温下去的水,在秦征的挥手示意“血止住了!”身边的黑衣人惊喜地轻喊。。...

片刻之后,血果然止住了。

“血止住了!”身边的黑衣人惊喜地轻喊。

“好可以了,不用太紧,放手放手!”程云淓打着那紧张地拉着止血带不放的黑衣人的手。

那人吐出一口气,赶紧放开。

“热水来了!”有黑衣人端来一盆在雪地里奔过来已经温下来的水,在秦征的示意下端到程云

书评(161)

我要评论
  • 血,好&脏,好

    她的心脏咚咚咚地跳动着,又是震撼又是惊讶,又是不知所措。再瞥一眼镜子,忍不住有些嫌弃地看着镜子里小小的自己,实在是又瘦又小,穿着一身破衣服,蓬头散发,满身的血,好脏,好丑。

  • 况必然&是这样

    是的,她明白了,目前的情况必然是这样的!她又不傻,她又不是真正的八岁的小孩!

  • 毛汗,&,我穿

    “好的,我明白了!”程云淓擦了一把满头的白毛汗,故作镇定地站在沙发前对自己说,“我死了,我又活了,我穿越了,我有了一个空间!”

  • 忍不住&用手肘

    程云淓的内心深处又涌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怜爱,仿佛这小娃娃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一般,忍不住用手肘撑起身子,勉强用胳膊把小娃娃圈起来,爱怜地拍了拍:“哦哦哦,宝宝不哭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