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泥炉上小陶壶里的水滚了,秦征拿起来桌上的麻布,叠得方方正正的,垫在手里,拿起来陶壶,将水冲进案几上的小茶壶中,再次淡淡地说:“二娘是某救命恩人,在这小院做得半个主,尔等切忌。”程大郎和麻婶赶快恭谨弯下腰,连声称是。他们短暂休息了一会儿,说了一会儿闲程大郎和麻婶赶紧恭敬弯腰,连连称是。。...

红泥炉上小陶壶里的水滚了,秦征拿起桌上的麻布,叠得方方正正的,垫在手里,拿起陶壶,将水冲入案几上的小茶壶中,继续淡淡说道:“二娘是某救命恩人,在这小院做得半个主,尔等切记。”

程大郎和麻婶赶紧恭敬弯腰,连连称是。

他们休息了一会儿,说了一会儿闲话,不肯闲着的程云淓就开始履行

书评(371)

我要评论
  • 一道光&她奋力

    而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却如同清晨的光芒一般,撕裂了暗夜的厚重阴云,刺出一道光,一直刺到程云淓的面前,她奋力一挣,睁开了眼。

  • 男女老&子保护

    匪徒把男女老少赶到这个坑里,一个不留地虐杀了他们。而原主把弟弟,六个月的皓皓保护在了怀里,阿娘把两个孩子保护在了怀里,耶耶把阿娘和孩子们保护在了怀里。

  • 撑起身&宝宝不

    程云淓的内心深处又涌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怜爱,仿佛这小娃娃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一般,忍不住用手肘撑起身子,勉强用胳膊把小娃娃圈起来,爱怜地拍了拍:“哦哦哦,宝宝不哭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