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挺顺利地。秦征拉着程云淓的手略为松了一些,也不允许她伸着脖子东看西看了。宣城是沙洲的府城。在程云淓稀里塌的历史知识储备里,她找将近有关宣城的任何一点知识,自然而然也找将近“大西晋”的任何一点信息。从秦征跟她的扫盲中,她算模模糊糊地准确判断这个世秦征拉着程云淓的手略微松了一些,也允许她伸着脖子东看西看了。。...

倒是挺顺利。

秦征拉着程云淓的手略微松了一些,也允许她伸着脖子东看西看了。

宣城是沙洲的府城。

在程云淓稀里糊涂的历史知识储备里,她找不到有关宣城的任何一点知识,自然也找不到“大晋朝”的任何一点信息。从秦征跟她的扫盲中,她算是模模糊糊地判断这个世界是有隋代的,也不知怎么拐了一个弯,没有了李唐,变成了如今的大晋。

这到底是哪个时空的古代,又是哪个古代的大西北哟!

地理历史双盲!

进城门之后,她便睁大眼睛左看右看,想从来往人群的穿着打扮和城里的建筑特征能看出点什么蛛丝马迹来。然而她有点失望,宣城城内建筑的时代特征也没那么明显地能让她辨别出来。街道两边的住房虽然比她所经历和住宿过的农村夯土房要宽敞高大一些,但似乎,也有限,并没怎么看得出是经济水平比农村发达多少的样子。

他们顺着城门口的大道一路往里走,走过几条大街,又走过几条小街,待程云淓的小细腿儿都走得发酸了,终于停到了一条不大不小的街边一个小门面前。

“老麻头,回来了?”旁边有人打着招呼,“何时开始卖水?家里等着做朝食呢。”

“再略等半刻,略等半刻。”老麻头陪笑着说道。

“老麻头,这些孩子是谁?”

“是故人之子。”

程云淓做出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娘子的样子,依旧藏在秦征身后,悄悄抬头打量这小门面上斜插的一面蓝底小麻布旗,旁边的店子门面上插的却是一面洗得褪了色的赭色三角旗。也不知是做什么用的。

小店面门楣上有一个木头牌子,写着“老麻甜水井”。

大概听到了门外有人交谈的声音,门板一响,一位穿着朴素围着围裙的中年妇人走了出来,看着老麻头露出笑脸。

“麻婶,老麻头回来了,就要开店了吧?”远远的有人叫。

麻婶抬头迎着那声音,笑着点头,却并不出声。

老麻头对她说道,“婆娘,这是大郎和二娘。”

麻婶又微笑着点着头,赶紧弓腰把几个人往里让。

原来是可以听见,但不会说话呢。

程云淓赶紧仰着头笑着,甜甜地喊:“麻婶您好,谢谢您和麻叔接待我们。”

麻婶笑着低头看着她,想摸摸她的头,却又缩回手,眼神里写了一个“乖”字。

老麻头带着他们走进门,反手把门关上,还未等程云淓适应这屋内的光线,夫妻两个就“噗通”一声,跪在秦征面前,“哐哐哐”连磕了三个头。

“小郎!”老麻头激动地说道。

程云淓:......

知道拦不住,程云淓只能甩开秦征的双手,气呼呼地站到一边。

秦征也不理她,狂冷酷霸拽地“嗯”了一声,待老麻头起身,抢着把秦征背的两个孩子都抱着,才抬了抬下巴,简单地说道:“去后房。”

老麻头还沉浸在自家“天纵奇才”的小郎不得不“背着俩娃做奶爸”的“悲催境遇”中不能自拔,老泪纵横地说道:“小郎……受苦了……”

秦征看着在旁边吐着舌头做鬼脸的程云淓:……

麻婶注意到了小郎和小娘子的眉眼官司,赶紧把小小郎抱到怀里,推着老麻头去抱小郎背后背篓里的娃,可惜小鱼儿认生的很,秦征刚把背篓从背上放下来,她就哭了起来,最终还是秦征抱着她,拉着程云淓跟在老麻头身后,向后走去。

他们这个小门面前面店堂并不大,穿过店面往后走是一个自己居住的小院子,几间砖土房,不大却布置的干净整齐。院子里有一口甜水井,一家人就靠着卖甜水为生,再在小小的后院里种个菜养个鸡。

老麻头并没有在后院停住脚步,而是拉开后院柴房的门,一路将他们从柴房引进了夹道,又弯弯曲曲走了几条小道,终于走到了一所不大的两进小院中。

“哇safe house哦。”程云淓有点小兴奋,头一回参加抵抗“卖国贼”的秘密行动,胸前的红领巾莫名飘扬了起来呢。

一进小院的门,一位少年立刻上来行礼:“小郎!”退步躬身将几人让到正房,呆秦征刚站定,他便撩衣跪倒,“哐哐哐”又磕了三个头。

程云淓实在是习惯不了这一见面就磕头的毛病,知道是封建制度根深蒂固的问题,她无法改变,只能把视线挪开,背着手仰着头去观察屋子,很鸵鸟地假装看不见。

书评(416)

我要评论
  • 念头在&?”

    恍惚中,一个念头在程云淓的脑海中闪过:“怎么,我没死吗?”

  • 脏,满&是个七

    程云淓看着自己抱起小娃娃的手,那不是自己的手,这双手又瘦又细又小又脏,满是血污和划破的伤痕,这分明……是个七八岁小孩子的手!

  • 然而未&而更让

    然而未必有时间给她捋,手里的毛巾迅速地失去了温度,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喷嚏。这才发现浑身冰冷彻骨,而更让她冰冷彻骨的是,她抱起小娃娃抬眼一看,四周居然,都是死人!

  • 况必然&,她又

    是的,她明白了,目前的情况必然是这样的!她又不傻,她又不是真正的八岁的小孩!

  • 子,忍&血,好

    她的心脏咚咚咚地跳动着,又是震撼又是惊讶,又是不知所措。再瞥一眼镜子,忍不住有些嫌弃地看着镜子里小小的自己,实在是又瘦又小,穿着一身破衣服,蓬头散发,满身的血,好脏,好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