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棚里一下子空阔下去,空阔得让程云淓十分十分地不养成。小鱼儿和皓皓还在床垫上熟睡中着,秦征在边轻手轻脚地将所有的不都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都摘下去,堆在一起,等着离开了之前由程云淓“用法术”收出来。隔了一会儿他抬头,意外发现刚还撑着下巴坐在小鱼儿旁夜灯微黄的光芒照在三个孩子脸上,程云淓一只手蜷成小拳头,抵在腮边,长长的睫毛垂在眼睑上,留下两弯阴影,小嘴巴嘟嘟着,显得稚气可爱,跟旁边靠着她睡得正香的皓皓一摸一样,让秦征忍不住伸出手指在姐弟俩圆乎乎的小脸蛋上戳了两下。。...

草棚里一下子空旷下来,空旷得让程云淓非常非常地不习惯。小鱼儿和皓皓还在床垫上熟睡着,秦征在一边轻手轻脚地将所有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都摘下来,堆在一起,等着离开之前由程云淓“用法术”收起来。隔了一会儿他抬起头,发现刚刚还撑着下巴坐在小鱼儿旁边深沉地看着弟弟妹妹们一脸沉思的程云淓,这一转头的功夫,便趴在床边睡着了。

夜灯微黄的光芒照在三个孩子脸上,程云淓一只手蜷成小拳头,抵在腮边,长长的睫毛垂在眼睑上,留下两弯阴影,小嘴巴嘟嘟着,显得稚气可爱,跟旁边靠着她睡得正香的皓皓一摸一样,让秦征忍不住伸出手指在姐弟俩圆乎乎的小脸蛋上戳了两下。

手感硬是不错。

秦征任由程云淓睡了个小小的回笼觉,天色微明的时候便把她唤醒,给两个孩子换好尿不湿,喂好早饭,自己也吃了两口,便趁着周围的流民们还未开始出发去粥棚领粥,便最后收拾一番,背起两个娃,牵着程云淓的手,绕开旁人的注意,悄无声息地朝着城门而去。

他们到达城门门口的时候,门还未开。大门口蹲着许多等活的流民和住在附近一直到城里去卖菜、卖粮、卖柴的农民,也有几个想要进城办事却根本进不去的人。

因为禁进令的缘故,都被挡在了门外,倒让城门役找到了一点额外的收入。他们将城门入口旁边的一小圈地方划出来做个小菜场,每隔两日的晨、午两次,让城里的居民出来买个菜、担些柴米,便有着头天夜里天不亮便从家里走好远的山路把粮食菜蔬挑过来的农户和担心家里粮食物品存储不够的城里人,讨好地给衙役们送些东西,塞几个铜板,两边都唯恐这个小集市被取消。

大户人家自然没这些担忧,他们每天都能接到庄子上的人送来的东西,仆从们带着自由进出的腰牌将食物用品一车一车地往城里拉,城门役们连个响也听不到,也只能干看着。

今日是城门口小集的日子,所以城门还未开便等了许多人,秦征和程云淓带着两个小的也混在其中。程云淓伸着脖子东张西望,她来到这个时代这么久了,一直都是逃亡、躲藏,躲藏、逃亡,还没经历过正常的日常生活,好想去看看这个时代的人吃穿住行、物价水平都是怎样的。

秦征仿佛觉察到了她的想法,把她的手紧抓住不放。

等到将近辰时,城门一侧的小门才“吱扭”一声打开了,一队城门役懒懒索索地走出来,将城门外拦着的路障抬开,大声吆喝着让蹲在跟前的人退后十米,开始检测腰牌、放人入内。

城门口一时人影晃动,往前挤的、往外出的挤成一团。

秦征抱着一个、背着一个、牵着一个,站得远远的。为了表现得像,他和程云淓都没穿得太全套,轻羽绒外用麻绳系着破旧的袍子,里面虽然贴了暖宝宝,但脸还是冻的发青。小鱼儿用被子包在背篓里,只露了一个眼睛,程云淓生怕有人乘乱把娃抢跑了,便用帆布瑜伽绳在背篓里做了安全带,给她系得紧紧的,所以也太不舒服。

吃饱喝足,睡得好好的皓皓倒是很开心,他被秦征用婴儿背带系在前面,而且是脸冲着外系在前面,睡袋外罩了一层破布,露出一张红扑扑的胖脸和一双大眼睛,很精神抖擞地左看右看,小胖腿在睡袋里踢踢跶跶的,嘴里“嗯嗯哦哦”地要说话。

又等了好半天,从城门内挤出来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站在道边左右张望。秦征便拉着程云淓走了过去。

走近了才发现,这位汉子右边袖子空了一截。

那汉子看到秦征他们走过来,点点头,领着他们走向城门役盘查的地方,掏出一卷纸和一个腰牌,堆起满脸的陪笑,递到小头目手中。

“这不是三道街卖甜水的老麻头吗?”小头目居高临下地说道。

“正是小人。郎君们安,郎君们辛苦。”

“这是要带人进城?”小头目看着面前这一堆孩子,皱起眉头。

“是故旧家小郎和小娘子,一家子都糟了难,就剩这群孩子了,千山万水地逃难过来投靠小人。小人不忍心让故人骨肉流落街头,便去求了罗郎君,罗郎君又去求了明府。明府体恤民情,昨日给批下进城的腰牌。”

“老麻头,你家这卖甜水的生意发财了吗?”

“郎君们说笑了,小本生意,还是都依托街坊四邻才做得下去,勉强糊口罢了。”

“那还捡回这许多孩童?也就这个小子,程......程大郎,眼前能搭把手帮你做事了吧?”几个城门役边看着公验过所和腰牌,一边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

“世道艰难,咬咬牙省下一口也能喂饱了。总不能看着他们在外挨冻受饿。”

“老麻头真乃大善人也。”

“不敢不敢。小人哪里敢担各位郎君夸奖?”

程云淓自觉那次在城门口大哭过之后,有可能在城门役面前挂了号,便一直很乖地躲在秦征身后,心不在焉地听着他们的寒暄。没过多久,城门役验过所有文件,便挥挥手让他们进了。

书评(297)

我要评论
  • 蓬乱,&在镜子

    程云淓猛地想起刚才仿佛在自己家卫生间的大镜子里看到过这么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满身是血,头发蓬乱,惊讶地在镜子里瞪着她!

  • 却如同&夜的厚

    而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却如同清晨的光芒一般,撕裂了暗夜的厚重阴云,刺出一道光,一直刺到程云淓的面前,她奋力一挣,睁开了眼。

  • 我还在&这个房

    可是,穿越了,穿越到一个衣着明显不是现代的小女孩身上了,怎么我还在这个房间里?刚才那个小娃娃怎么样了?

  • 主的情&记忆,

    程云淓泪眼朦胧地伸出手去抚摸了身边那两张冰冷的脸,她知道,这是这具身体原主的情绪慢慢地恢复,同时原主的记忆,也随着泪水一起涌了过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