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阿姐?”裴二郎拉着程云淓的衣角摇了摇,“你不不愿意吗?”杜六郎望着自家小郎如此低声下气,皱了了眉头。这个小娘子怎么这般不识抬举?小郎看中她做的糕点是她的福分,竟还敢给小郎甩脸子?程云淓特别注意到了杜六郎的脸色,皱着眉头地说:“裴二郎,但是你是程云淓注意到了杜六郎的脸色,皱着眉头说道:“裴二郎,虽然你是世家子,我是穷庄户人家,但我们是朋友,不是你的仆人。若因为讨好你,你的护卫仆从利用身份欺压于我,将我略卖成仆,那我们便做不成朋友了,糕糕一个都不给你吃。”。...

“程阿姐?”裴二郎拉着程云淓的衣角摇了摇,“你不愿意吗?”

杜六郎看着自家小郎如此低声下气,皱起了眉头。这个小娘子怎么这般不识抬举?小郎看上她做的糕点是她的福分,竟还敢给小郎甩脸子?

程云淓注意到了杜六郎的脸色,皱着眉头说道:“裴二郎,虽然你是世家子,我是穷庄户人家,但我们是朋友,不是你的仆人。若因为讨好你,你的护卫仆从利用身份欺压于我,将我略卖成仆,那我们便做不成朋友了,糕糕一个都不给你吃。”

程云淓心里默默地加上一句:“还让秦征把你们人脑子打成狗脑子!”但因为怕过于强硬反而挑起矛盾,毕竟这不是法制社会,便没说出口。

“我们是朋友吗?”裴二郎停了一停,从记事起便跟着师父走南闯北,耶娘都见得少,身边不是护卫便是仆从,差不多年龄的小玩伴也不曾有过。这还是头一次有小娘子说我们是朋友呢,不知怎么有点小高兴,“我们是朋友的。”他追上去抓住程家阿姐的衣角,说道:“程阿姐,是二郎想错了。二郎这便告诉你你家阿弟的消息。”

“我家阿弟?是刘家大郎阿梁吗?”

“对!那日他进城,二郎看到你们在城门前哭。他明日便要离开宣城了。”

“什么?”程云淓一怔,失声问道:“你怎么知道?”

“二郎师父东风先生中意刘胡氏的厨艺,知心堂的掌事已将他们一家的契书送给了我师父。明日二郎便要跟着师父启程回长安了,他们自然是要跟着一起回长安的。”

程云淓心里一沉。

“明日吗?明日何时启程?”

“儿不知。”

程云淓沉默了。

裴二郎牵着她的衣角一路跟她走回草棚,离去的时候如愿以偿地拿到了一包不多但也不少的各色糕点,还有一小包软软甜甜、入口即化的“棉发糖”,刚走出去不到三米,就连吃了好几颗,那吸溜着口水又欢欣雀跃的样子,把杜六气得满脸通红。程云淓用了好半天才让他明白自家小郎还是个孩子,还不到六岁,还是个宝宝呢。

而郭老翁和郭二郎又羞又愧地推拒了半天程云淓也包给他们的糕点和收拾给郭五郎的小衣服小鞋子。

“可要把小老儿愧死了!之前二娘为小孙儿清理腌臜之物,还送了小孙儿好些物什,小老儿无从报答,怎好又收这些?”

“翁翁不必客气,这些都是给五郎的,尤其是这些厚衣服和鞋子。您刚才也听到,我阿弟明日便要随他耶娘启程去长安了。他和他耶娘跟在东风先生身边必然不会缺衣少食,这些便都用不上了。再者,这些衣服也是我们一路上被好心人施舍或者沿途捡到的,翁翁便不要推辞吧。”

正在推让之中,秦征回来了,蔡二一瘸一拐地跟在身后。

不知怎么,程云淓看见秦征的身影,忽然想起阿梁明日便要跟着耶娘去长安。这个年代交通太不便利,出趟门太难太难,也许这辈子就再见不到这个小胖子了,心里便非常难受,眼睛瞬间便湿了。

“怎的了?”秦征莫名地问道。

“二娘,可是小老儿有所冒犯?”郭老翁也发现了程云淓的异样,忐忑不安地问道。

于三娘在一边低声解释:“是刚得知,三郎……要跟着耶娘与东风先生一起去长安了。”

“三郎的阿耶不是在知心堂?怎会又跟着东风先生?”蔡二问道。

“阿梁的娘亲在知心堂做厨娘,东风先生不知怎的,喜欢吃她做的菜。知心堂的老板便将刘大郎一家的身契送给了东风先生。”程云淓揉着眼睛说道。

“哦……”秦征没说什么,只摸了摸程云淓的丸子头,看了一眼她手上的伤,便让她先进草棚歇息。

于三娘抱着皓皓跟着程云淓走进草棚,看着小鱼儿还在睡觉,便先掏了碘伏和云南白药喷雾处理了一下手上的伤。于三娘看着小小的小娘子一直在深呼吸,忍着眼泪,坚强地不让自己哭出来,不免有些心疼,轻声说道:“二娘,想哭便哭吧。”

程云淓吐出一口长气,勉强笑着摇摇头。前世她便是个爱哭的,只是不爱人前哭而已,比别人都年长,还多了一世的经历,到如今竟然还是爱哭,真是丢人。

过了一会儿,秦征进来了,蔡二站在草棚门口给于三娘递了个眼色,于三娘便放下皓皓,与蔡二一起出去拾些柴火,准备烧水做饭。

书评(411)

我要评论
  • 脏的土&呛住了

    还好还好,小娃娃的襁褓正在自己身体和旁边裸露而肮脏的土壁夹角中,并没有被压到。那小娃娃得不到回应和抚慰,被自己的眼泪鼻涕呛住了,猛烈地咳嗽起来,小小的舌头伸着,脸上冻的青紫一片。

  • 来,天&时一片

    她莫名其妙地睁开眼,纳闷地想着:“魔都怎么会地震呢?”就只见天花板整个地塌了下来,天地间顿时一片黑暗……

  • ,我不&重活一

    原主阿淓小姑娘,不要担心不要怕,安心跟你耶娘去吧,我不会让自己白白重活一次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