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云淓望着两个娃那馋样子,想了想,掰了一小块,递过来了裴二郎,此外五分之三都塞到了郭五郎的小手中。“快谢谢您程家阿姐!”郭老翁想制止的时候,从来不吃不饱的郭五郎了一点也不迟疑地咬一直这样了,他没办法不已心存感激地地说。“二郎,不可以!”杜六却出声制止。“谢谢您阿“快谢谢程家阿姐!”郭老翁想阻止的时候,从来吃不饱的郭五郎已经毫不犹豫地咬下去了,他只能万分感激地说道。。...

程云淓看着两个娃那馋样子,想了想,掰了一小块,递给了裴二郎,另外五分之三都塞到了郭五郎的小手中。

“快谢谢程家阿姐!”郭老翁想阻止的时候,从来吃不饱的郭五郎已经毫不犹豫地咬下去了,他只能万分感激地说道。

“二郎,不可!”杜六却出声阻止。

“谢谢阿姐。”裴二郎完美屏蔽杜六的声音,却和郭五郎一起,含着蛋糕异口同声地说道。

“好吃吗?”程云淓笑眯眯地问道。

“好吃!”两个娃都含含糊糊地说道。

“乖!”

程云淓站起来,牵着郭五郎的小手,跟着郭老翁和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郭二郎一起往自己草棚的方向走。

裴二郎不知不觉跟着她一起往前走,也伸出小手想牵着她,却因为她另一只手受了伤,程云淓便拿了袍子的一角塞到他手里,顺便又掏了一块脆香米出来,掰了一块塞到他小嘴里,又掰了一块给郭五郎。

杜六的感觉非常不好,觉得自家小郎怎么像只白色的小狗子,跟在程二娘身边流口水,太失身份了!便快步走过去,牵住二郎另一只手,把他扯到另一边。

“二郎!娘子说过,不可在外乱吃东西!”

裴二郎鼓着小脸蛋,用力嚼着脆香米,觉得真是人间美味,怎么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糕糕呀!

“嗯嗯嗯。”他敷衍地点着头,大眼睛还是盯着程云淓的方向,一只手被杜六牵着,另一只小手还想去抓程云淓的衣角。

程云淓又掏出小的脆脆莎,给郭老翁、郭二郎一人一个,也朝着杜六怀里丢了一个。

杜六使出接暗器的手法“啪”地接住,厉眼盯了程云淓一下,想将程云淓的“挑衅”分毫不差地还回去。却没想到程二娘并未看他,只是随手将脆脆鲨丢给他而已。

他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糕点,两节手指的大小,上面有一层很可疑的黑色,不一会儿便在手中有点融化,里面却是硬硬的。他偷眼看着郭老翁和郭二郎,两人都将小糕点塞进了嘴里,嚼了几口便有点热泪盈眶的样子。郭老翁还把自己咬了一半的糕糕塞到郭二郎口中,让孙儿吃。

“真的这般美味吗?”杜六嘀咕道,想着他们都吃了,定不会有毒,虽然这个黑色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会不会苦呢?

心一横便塞到了口中,一层淡淡的苦味先融化在了舌尖,之后便是弄弄的奶香和淡淡的甜味,咬一下,里面酥酥脆脆夹杂着软软的凝乳般的口感和甜甜的果香。

果然是很好吃啊。

裴二郎见杜六叔吃了一口糕糕之后,脸色都缓和了,想必这个糕糕也很好吃,忍不住又咽了咽口水,说道:“阿姐,二郎还想再吃一个。”

程云淓便摸着他的小下巴,让他张嘴,“看看有没有蛀牙。”

裴二郎好乖地张开嘴,给程云淓看牙。还好,一口可爱的小白牙,富贵人家的小孩果然会保养,肯定天天有仆妇伺候着刷牙。

程云淓便又拆了一个脆脆鲨给他吃。

“甜食不可多吃,不然牙齿会烂掉,天天痛得哇哇哭。”程云淓恫吓他。

“那二郎一天都要吃一个!”裴二郎欢快地嚼着脆脆鲨,开始提要求。

“让你家厨娘给你做。”

“家中厨娘断做不出这样好吃的糕糕。阿姐,你跟二郎回家好不好,天天给二郎做糕糕,二郎家有好多鸡汤呢,随便你喝。”

“二郎!”杜六吓得大叫。

程云淓停住,伸手捏裴二郎的小脸蛋,狞笑道:“小郎君,你可太会了。”

“会什么?二郎不明白。”裴二郎转了转葡萄般的大眼睛,神秘地说道:“阿姐,你若同意,二郎便告诉你一个秘密。”

程云淓漫不经心地牵着郭五郎的小手往前走,不太高兴地说道:“你那个秘密说不说,你阿姐我都不会跟你回家当厨娘下仆丫头的。我自己当家作主不香吗?为何要到你家去当下人?”

裴二郎听出程云淓不太高兴,小脑袋转了一下,不太明白。

程家不是富裕人家,被突厥屠了村,耶娘家园都无有了,穿着破衣住着草棚,妹妹病了连想吃只鸡都吃不起,要去捡别人打下来的“野鸡”。这般的穷人到自家来做事,到自己身边来伺候,不好吗?可以不必操劳生计,不必担忧战乱,吃的喝的必然比现在住草棚好得多。自己身边的护卫小厮和仆妇丫环都说跟着裴府是三生有幸,鸡犬升天呢,怎么程家阿姐还会生气呢?

书评(356)

我要评论
  • 不要怕&跟你耶

    原主阿淓小姑娘,不要担心不要怕,安心跟你耶娘去吧,我不会让自己白白重活一次的!

  • 程云淓&的手,

    程云淓看着自己抱起小娃娃的手,那不是自己的手,这双手又瘦又细又小又脏,满是血污和划破的伤痕,这分明……是个七八岁小孩子的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