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和堂想肥皂吗?没问题!即使目前仍然也没制作完成条件,家里除了很多存货,超市里买的洗衣服皂和香肥皂也有好多。针灸针吗?每日两百枝,没问题!酒精棉球吗?除了这一瓶子两百颗,每日还能供给两瓶一升半的75%的食品级消毒酒精,酒精保湿喷雾若干小瓶、一大瓶84消针灸针吗?每天一百枝,没问题!。...

益和堂想要肥皂吗?没问题!

就算目前没有制作条件,家里还有很多存货,超市里买的洗衣皂和香肥皂也有好多。

针灸针吗?每天一百枝,没问题!

酒精棉球吗?除了这一瓶子两百颗,每天还能供应两瓶一升半的75%的食品级消毒酒精,酒精喷雾若干小瓶、一大瓶84消毒液和四瓶84消毒片、大桶的滴露消毒液、次氯酸消毒液……要啥有啥,消毒杀菌,没问题!

程云淓忽然找到了人生的奋斗方向,整个人都熠熠起发光来。

虽做不了大规模生产,也没条件安心做她喜欢的艺术皂,但供应一个医馆的每日洗手、洗衣和消毒用品,还是可以的呀。而且肥皂她是可以制造出来的,说不定能往家化行业方面发展,为改变人民的生活卫生习惯做点小小的贡献,再顺便赚点大钱钱小钱钱呢!

“这样我的穿越、重生及空间外挂,便有了点意义了!”

程云淓鼓励地伸出手,给自己点了一个赞!

做不到穿越李子柒,但我可以做我自己的重生程云淓呀!

等秦征抱着小鱼儿一脸阴霾地跟在程云淓后面从医棚里出来的时候,程云淓已经谈妥了第一笔生意。

益和堂以超出程云淓预期的三贯钱,购买了一百根无菌针灸针,以八百文的价格,定了1升半的75%消毒酒精,以三文钱一块批发价,买了二十块洗衣皂,六文钱一块的价格,定了十块香肥皂。只等程云淓回去准备准备,等下便遣蔡二送过来。

程云淓一高兴,送了他们五瓶酒精喷雾、一瓶酒精棉球和一套放酒精棉球的搪瓷缸子、几把镊子。

送完了有点肉痛,但想到小鱼儿还要在益和堂治疗,便也自我安慰到了。

消毒片和消毒液还未拿出来,没关系,日子还长着呢。

程云淓吃力地抱着一堆钱,怀里揣着订购合契,花眉笑眼地走在回家的小路上。她看到了秦征的脸色,但也不准备跟他继续吵架下去。

青春期的熊孩子,等姐姐数完钱,顺毛撸撸便好了。

秦征斜瞥着她小丸子在头顶上一跳一跳的,忍不住翻着白眼,再次吐纳,顺着气。

“就这么爱钱吗?”他郁闷而不解地自言自语道。

费了这么多口舌这么多心思,这钱赚的也不……多啊。

“自己赚钱自己花,腰杆才硬。”程云淓喜滋滋地说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只有经济独立了,人格才独立,晓得伐?”

“……巧言令色!胡编乱造!”秦征哼声说道。

“哼!”程云淓假装不屑地把头偏向一边,但高兴的心情无法止住,随即得意洋洋地哼起歌来:

“太阳对我眨眼睛,鸟儿唱歌给我听~~”

“不许再唱这首歌!”

“我是一个努力工作又不粘人的小妖精!”

“听见没有?”

“好吧不唱不唱小古板……大王叫我来巡山,我把人间转一转……”

“还唱!还唱!不听话是不是?”

“嘻嘻嘻,嘻嘻嘻~~”

就在程云淓晚上做梦都在数钱的时候,秦征又一夜未归。

而不良人依旧在四城外搜索着刺客。

“会搜到你吗?”程云淓悄悄地问道。

“不会。”秦征眉毛都不抬一下,笃定地吃着朝食淡淡说道。

“小郎可是非常非常厉害的。”蔡二一脸崇拜地悄悄告诉程云淓。

“能有多厉害?才是个十四岁的少年。”程云淓想要更多线索。

蔡二想了想,想起曾经有关小郎口口相传的一个词,便非常认真地说道:“天纵奇才。”

程云淓怔了怔,这个评价蛮高嘛。可再怎么天纵奇才,也才十四岁,能奇到哪里去?只要不连累他们这些小虾米便是上天怜悯了。

程云淓有了长远的工作计划,每日时间安排都很满,虽然晚上还是会梦到阿梁在身边蹦跶蹦跶,清晨肿着眼睛醒来,但找到了下一步要做的事情,总是一个生活目标吧。

她要哄着小鱼儿尽量少想阿梁,要带小鱼儿去针灸,要教小鱼儿说话,还要带着小鱼儿去知心堂的粥棚附近等刘大郎。虽然阿梁无法出城跟他们相见,但刘大郎总会告诉他们他家失而复得的宝贝儿子的近况如何。

书评(296)

我要评论
  • 看着自&又小又

    程云淓看着自己抱起小娃娃的手,那不是自己的手,这双手又瘦又细又小又脏,满是血污和划破的伤痕,这分明……是个七八岁小孩子的手!

  • &程云淓

    这阵疼痛来的突然,去的却极慢,几乎让程云淓又晕死过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