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们有你呀!”程云淓地说,“貌似要非常感谢老天,遇上了你。也不是骗子,也不是凶徒,还事事肯为我们著想。肯定是我前生做了不少的好事,好人好报。”秦征闭上了嘴,鼻子里喷射出一股热气,使劲地瞪她。虽然好气,虽然心里莫名的感觉很熨帖怎么办?“我们也不是要赖着你,也秦征闭上了嘴,鼻子里喷出一股热气,使劲瞪她。。...

“可我们有你呀!”程云淓说道,“倒是要感谢上天,遇到了你。不是骗子,不是凶徒,还事事肯为我们着想。一定是我前世做了不少的好事,好人好报。”

秦征闭上了嘴,鼻子里喷出一股热气,使劲瞪她。

还是好气,但是心里莫名很熨贴怎么办?

“我们不是要赖着你,也不是要一直要依赖你。只是我们现在还小,又是一路从死亡线上爬出来的,目前我们的依靠只有你了。”

“目前?”秦征皱起长眉。

“等我们有了立足的根本,也就是说,等我们有了钱钱钱钱钱,”程云淓一说到钱,眼睛就发光,“我们就可以买个小院子,开个小门面,小杂货铺也好,小食铺子也好,我都能经营出来,把弟弟妹妹好好养大。这样,你就可以办你自己的事情去了,不用管我们。”

秦征的脸瞬间垮到了胸口。

“什么叫不用管你们?谁又是你们?谁又是我们?难怪你心心念念地积攒了金子,还了蔡二夫妻的铜钱,便是钱货两讫吗?”

程云淓眼睛睁得大大的,伸出小手挠挠脸,说道:“也不曾……想过这般的绝,就是不想欠人情而已。”

“欠人情?那你救我,便是施予我一个人情,让我沿途保护与你,等你能够自身立足后,便与我人情两讫吗?”

“那我倒是没这么想。我可是诚心诚意把你看作一个弟弟……不是,一个好阿兄的哦!只是我们又不是你的挂件,难不成救你一命,一辈子便都要挂在你身上做个累赘?你有你自己的事情要做,有自己的抱负要去施展的嘛。还要讲清楚哦,虽然我救过你,这一路也一起住过帐篷、睡过一张睡踏,那都是权宜之计,你可别想着以身相许这么严重。”

“你这小脑袋里都想的什么啊!”秦征赤白着脸气得都要跳起来了。

“预防针先打好嘛,万一你借此管头管脚的怎么办?”

“你!”

正你来我往说得起劲,秦征忽然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程云淓赶紧闭紧嘴巴,做出一副“天真浪漫”的假笑。

没多久,门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门帘被小伙计掀开,小陈大夫走了进来。

秦征转过头去坐到了熟睡的小鱼儿身边,垂下眼帘,调整着呼吸。

“阿耶还有病患,目前还不得空。”陈荷娘仿佛不曾看出隔间内奇怪的气氛,微微一笑,想起刚才阿耶跟她说起那些银针和肥皂,以及“消毒”这些新鲜事物,又急切想知道,又自恃身份,假装不感兴趣的样子,笑容不知不觉扩大了。

“程小娘子,上回得你传授海大爷的急救妙招,如今你又有这般精致的银针,还有那将手洗异常洁净的肥皂,和这能擦出看不见的污渍的……”

“酒精棉球。”程云淓帮她说道。

“对,就是这酒精棉球,还有那凝脂般可以洗出污渍的肥皂。”陈荷娘一笑,继续问道,“小娘子是医学世家家学渊源?还是又如遇到海大爷那般,有些奇遇?如何有这般精巧的物什?”

程云淓肿肿的小眼睛转了转,念头又起:“小陈大夫,那针灸针和酒精棉球,都是旁人所赠,数量不多,但也有不少,但那肥皂,却是我家独有的。”

“是吗?”陈荷娘微笑问道。

“那是自然!”程云淓挺着小胸膛说道,“这可是整个大晋独一份。程氏制皂,独家秘方!”

“哦?”秦征疑惑转头,被程云淓瞪了一眼之后,忽然想起自己现在是“程家大郎”,赶紧肃了肃表情,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实际上嘴角都在抽抽。

没错,程氏制皂,独家秘方!

在前世,在程云淓无比热爱、无比怀念的现代社会,她除了是一名培训机构的老师之外,还是一名热爱生活的宅女。

宅女的意思是什么呢?宅女的意思就是,任何不出门便可以享受生活的活动,她都喜欢。比如上网、刷社交网络、刷某宝、上小破站、做瑜伽、写网文、拍视频、做烘焙……以及,做手工艺术皂。

程云淓小时候学过美术,有一定的艺术功底和审美水平,她的“云淓手作工作室”在小破站上小有名气。尤其在疫情期间,都憋在家里无事可做,她便开了不露脸的直播,还借了隔壁家小姐姐的猫,学着做一些很小资唯美的制作视频,教网友制作手工艺术皂、护肤皂、精油皂等等,冷制热制都有,还有各种网红的彩虹浴球、渐变色浴球,还做过手工的润肤膏、护手霜,甚至口红也没落下。

她的视频号经营多年了,一开始没多少人关注,她也不在意,沉下心来慢慢做,到后面打开局面了,光打赏和广告流量疫情之后到年前,就有五位数进账,成了一位小有名气的up主。

她空间小家的书房便是她的工作室,特意装修了大大的落地窗,特制的制作台,里面啥制作材料都有。

书评(426)

我要评论
  • 间给她&不住打

    然而未必有时间给她捋,手里的毛巾迅速地失去了温度,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喷嚏。这才发现浑身冰冷彻骨,而更让她冰冷彻骨的是,她抱起小娃娃抬眼一看,四周居然,都是死人!

  • 是的,&又不傻

    是的,她明白了,目前的情况必然是这样的!她又不傻,她又不是真正的八岁的小孩!

  • 咚地跳&脏,好

    她的心脏咚咚咚地跳动着,又是震撼又是惊讶,又是不知所措。再瞥一眼镜子,忍不住有些嫌弃地看着镜子里小小的自己,实在是又瘦又小,穿着一身破衣服,蓬头散发,满身的血,好脏,好丑。

  • ,程云&看到了

    这么想着,一个恍惚,程云淓又一闪眼正看到了镜子前的小女孩。

  • 淓擦了&了,我

    “好的,我明白了!”程云淓擦了一把满头的白毛汗,故作镇定地站在沙发前对自己说,“我死了,我又活了,我穿越了,我有了一个空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