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等了许久,陈荷娘终于等到收起来了艾条,让程云淓给小鱼儿把衣服都穿好,又拿了小被子给她盖好。“可有去药棚煎药?”陈荷娘温声问着。“刚去抓了。”秦征指指门旁蔡二手中拿着的药包,提问说。于三娘抱着了睡着了的皓皓在门外走来走去地拍着哄着。“小陈大夫,我“可有去药棚抓药?”陈荷娘温声问道。。...

又等了许久,陈荷娘终于收起了艾条,让程云淓给小鱼儿把衣服都穿好,又拿了小被子给她盖好。

“可有去药棚抓药?”陈荷娘温声问道。

“刚去抓了。”秦征指着门旁蔡二手中拿着的药包,回答说。

于三娘抱着已经睡着的皓皓在门外走来走去地拍着哄着。

“小陈大夫,我妹妹这个病要紧吗?”程云淓也轻声地问道,“她脾胃应该很虚弱吧,总觉得饿,总要吃,但怎么吃都不消化一般,也不胖,大便也溏稀。我不敢给她吃太荤腥,鱼虾什么的是否可行?鸡汤去掉上面的油是否可行?她爱吃甜食,我把大米粥熬得米粒开花了,加点红糖和红枣肉,是否可行?”

陈荷娘拿起陈大夫写的脉案和药方,仔细看了看,皱了皱眉头,说道:“脾胃太虚,怕是受冻受饿造成的。先服用我阿耶开的药方,待三天之后再来复诊,看看是否有些进展。食物的话,先以容易克化为主。鱼汤可以,鸡汤还是略油腻,红糖补血可以,红枣肉每日只可吃一枚。”

“我想每日用姜红糖水给她冲了鸡蛋花喝,可以不可以呀?”

“鸡蛋花?”

“就是……鸡子打散了,用热水一冲。”

“嗯,可以的,但姜也只可一片,以防胃虚燥。”

秦征和蔡二听了半天食补经,差点翻了白眼。程云淓话多话密又啰嗦,这点他们都知道,难得的是小陈大夫如此配合,非常耐心地跟她讨论。

秦征于是让蔡二和于三娘先带着皓皓回草棚,先把草棚里晚上收起来的帐篷再重新支好。又拿了一小块金子给蔡二,让他再去药棚买一个药罐回去洗好了准备熬药。

“小郎,”蔡二压低声音说道,“粮食似乎,不多了。”

“哦……”秦征沉吟道,“等下便去弄一些回来。”

“去哪里弄?”蔡二忍不住问道。

“自有地方。”秦征淡淡地盯了他一眼。

蔡二喏喏,略行了一礼,拿着药和金子,带着于三娘和皓皓往回走了。

那边程云淓和小陈大夫又非常严肃认真地讨论了一下小鱼儿的食谱和治疗方法之后,小陈大夫微笑着让他们且坐一下,自己需要先去请作为主治大夫的阿耶过来,看看是否还有什么吩咐。

她出去之后,秦征便马后炮地看了看酒精棉球和一次性无菌针灸针,瞪着程云淓,非常拿她没有办法。

“这些你又如何向人解释?”他长眉略皱,烦恼地问道。

程云淓三下两下把拿从塞文伊莱文十块钱买的两百颗的酒精棉球玻璃瓶上的包装全部扯掉,瓶底的贴纸撕掉,瓶盖压的日期丢给秦征让他拿小刀削掉。至于那些一次性无菌针灸针,程云淓很满意地发现外包装上啥也没有,说明书都印在另外一个外包装盒子上了。

那是作为薛定谔养生小能手的自己去弄艾条的时候,中医诊所的医生朋友随手送她的一盒100支的紫铜柄环柄的304不锈钢针灸针,专供中医诊所的哦,所以没有印LOGO,里面还配了十支扎针的塑料小管子她还没拿出来呢。

“哎,秦征秦征,你说呀,”程云淓神神秘秘地凑近秦征说道,“你说我这个针灸针,做工这般的精细,比那锥子一般的银针可精细多了。质地也好,304精钢的哦,消好毒可以用很久哒!一根针卖一文钱,你觉得贵还是便宜?”

“什么?”秦征差点跳起来。

“喊什么喊?小点声!”程云淓看了一眼睡着的小鱼儿,又看了一眼门帘,翻了他个白眼。

“你想把针卖给益和堂?”秦征压低声音问道。

程云淓可认真地点头,道:“你看哈,如果一根针灸针卖一文钱,每天就有一百文的进账,十天就是一贯钱,一个月就是三贯钱,一年十二个月,那就是三十六贯钱!哇噻,咱们又发啦!”

秦征看着她眼睛里闪闪发着光,哭笑不得:“就这么想发财?”

“那当然!谁会嫌弃钱少呀!”

“我说过,等进城之后……”

“进城之后再说进城的事,现在赚钱的机会就在眼前。”

“可这些器具均不属于这世间,若被世人知道你的身份并不是一件好事。”秦征脸色有点不虞,淡淡地说道:“周谚有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世间何其残酷,你却连自保的能力都无有,又身怀珍宝,更如同待宰羔羊一般。不,羔羊都还有后蹬之力,角顶之能,而你呢?年龄幼小,手无缚鸡之力,又带有弟妹两个婴孩,若有人心歪念恶,图谋不轨,便当着你的面抢走弟妹,你都无可奈何。”

书评(324)

我要评论
  • 了原主&人,一

    “可是,怎么又有那个房间呢?”程云淓挣扎着靠着土坑半坐起来,努力不去看除了原主耶娘外别的死人,一边抱着弟弟拍着哄着,一边看着手里的洗脸毛巾,“我能回去我的家吗?”她想。

  • &我还在

    可是,穿越了,穿越到一个衣着明显不是现代的小女孩身上了,怎么我还在这个房间里?刚才那个小娃娃怎么样了?

  • 又小又&孩子的

    程云淓看着自己抱起小娃娃的手,那不是自己的手,这双手又瘦又细又小又脏,满是血污和划破的伤痕,这分明……是个七八岁小孩子的手!

  • 其妙地&黑暗…

    她莫名其妙地睁开眼,纳闷地想着:“魔都怎么会地震呢?”就只见天花板整个地塌了下来,天地间顿时一片黑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