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针……怎做得这般的细?”陈荷娘本性温柔如水,但是惊异,却也并没有会觉得有什么不敬,迅速便被那这支支极细的针灸针所被吸引,想伸出手捻这支,想一想了,又缩回来手,看向那一琉璃罐里的一坨坨白色的东西。程云淓赶快让秦征再打开酒精棉球罐,用附加的镊子夹出两个酒精棉程云淓赶紧让秦征打开酒精棉球罐,用附带的镊子夹出两个酒精棉球,递到陈荷娘手中,看着她将自己的手细细地擦了一遍,手指尖也没有放过。。...

“这针……怎做得这般的细?”陈荷娘本性温柔,虽然惊诧,却也并未觉得有什么冒犯,很快便被那一支支极细的针灸针所吸引,想伸手捻一支,想想了,又缩回手,看向那一琉璃罐里的一坨坨白色的东西。

程云淓赶紧让秦征打开酒精棉球罐,用附带的镊子夹出两个酒精棉球,递到陈荷娘手中,看着她将自己的手细细地擦了一遍,手指尖也没有放过。

陈大夫本来有些生气,却也被那银色的细针吸引住了,同时也非常惊讶地发现,自己闺女那一双纤纤玉手,被那白色的坨坨一擦,竟然那白坨坨都变成灰色了。

“怎会变灰了?”他不由得自言自语地问道。

“有点……脏。”程云淓诚恳地说道。

陈荷娘捻起一根细针,举到面前端详了一番,啧啧称奇,然后试了试手感,让陈大夫放开按住穴道的手,手起针落,刺进了小鱼儿的腹部穴道中。

“再来二十支。”陈荷娘稳定地说道。

程云淓又咔咔咔掰了两版针托在手中。

“师父,热水来了,洗手消毒吧!”金二端着一盆冒着热气的热水掀开帘子跑了进来,手里还夹了他那块用了一点点的舒肤佳,邀功地说道。

陈大夫瞪了他一眼,板着脸严厉地问道:“为师何时说过要洗手?”

金二有点慌,缩着脖子讷讷地说道:“刚才……刚才……”

“放下吧。”陈大夫瞟到他手中的肥皂,想起昨日在后灶头看到学徒们那此物洗手,一个一个黑水直流,腌臜得紧,又想起刚才女儿的手也被擦出许多灰色,莫非自己的手……也会很脏?

他忍不住退到众人之后,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就如同寻常一样,也曾用清水洗过,会很脏吗?

金二看到师父偷偷打量自己的手,便很贴心地把热水放到远离卧榻的小桌案前,放下肥皂和巾子,朝师父嘿嘿傻笑,被师父瞪了之后,胆怯地缩着头走了出去,在门外站好,随时准备进来端水盆。

陈大夫又背着手站了一会儿,瞥着那盆水渐渐的没了热气,想着等下还要给小儿施艾,应该也需要“消毒”,便走过去浸湿了双手,摸了摸那滑腻腻的肥皂,双手搓出……许多黑色的泡泡。

“竟真的这般腌臜!”陈大夫惊异地想到,比用皂豆洗出的腌臜多了!再用热水洗净,那手便白净了两个度一般,真是有点扎眼睛。

“阿耶,可以施艾了。”陈荷娘轻喊。

陈大夫一惊,下意识便将手背在身后,藏了起来,片刻之后才轻咳一声,沉声说道:“来了。”

说罢,走到一旁的一个很大的医箱中取出一支大艾条和火镰,打火之后燃起艾条,走到卧榻旁的蒲团上坐下,此时陈荷娘施的针还扎在小鱼儿的身体上,陈大夫便将艾条凑近穴道去灸。

隔间内充满了浓重的烟味。

小鱼儿已经不吐也不呕了,但身上扎了三十多根针,让她觉得又疼又难受,捻针的酸麻也不是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所能承受的,可她被压住手脚动弹不得,只有无力地嘤嘤哭着。程云淓趴在她头边,抚摸着她的头发跟她窃窃私语,安慰着她,给她讲故事,还拿出她最喜欢的小兔子安抚玩具让她抱着。

等艾灸的热力上来,小鱼儿觉得浑身暖暖的,缓解了酸麻疼痛,加上哭了一早上,精力有限,便慢慢地睡着了,睡梦中还在轻轻啜泣。

程云淓一下一下地轻轻抚着她的头发,手略一停,她便睡不安稳,只能持续地一下一下地安抚着她。

秦征在旁边看着,也忍不住轻轻抚摸了一下程云淓的小尾巴。

她回过头来询问地望着他,哭肿的脸和眼睛好丑好丑,让秦征忍不住又摸了一下她的小尾巴。

程云淓拿肿得睁不太开的小眼睛瞪他。

真烦,老摸她辫子,发型摸乱了知不知道?个没大没小的熊孩子!

过了一刻钟,陈荷娘将针拔起,摊在一旁,在程云淓的指导下,用酒精棉球又细细地擦了一遍,让金二找了一个盘子,用酒精棉球消毒之后,将针都放了进去。然后便接手了陈大夫的悬灸。

陈大夫依旧板着一张脸,走到桌案前,提笔记录脉案,并开了一个两个方子,交给秦征,细细吩咐了如何煎药、如何服用,并叮嘱每日都需来医棚施针施灸,然后留下众人,自己背着手出去,到别的隔间诊治去了。

临行前看着那肥皂、针灸针和酒精棉球欲言又止。

可惜此时程云淓的注意力都在小鱼儿身上,秦征又不能做她这些东西的主,暗示了半天都没有得到台阶让他顺利提问,心中暗恨,跺了跺脚,掀起帘子走了。

书评(430)

我要评论
  • 呆滞,&饶是她

    程云淓觉得自己有点呆滞,思维有点转不过来,这变动一波接一波的袭来,饶是她活了28年,一时间也实在承受不住。

  • 娃娃,&着一条

    这么一想,一个闪眼,程云淓发现自己又扑倒在尘土飞杨的土坑里,抱着那个仿佛都哭得奄奄一息的小娃娃,然后,手上拿着一条滴着热水的洗脸毛巾……

  • 清晨的&,刺出

    而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却如同清晨的光芒一般,撕裂了暗夜的厚重阴云,刺出一道光,一直刺到程云淓的面前,她奋力一挣,睁开了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