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儿吐了。哭着哭着,便将今天清晨吃的朝食统统吐了出。边吐边哭,边哭边吐。没一会儿边被恶心呕吐物呛到了气管,咳得喘不过劲来。把程云淓心痛得直掉眼泪。“去医棚!”秦征非常果断地地说,带着两家人疾步从城北往城南冲。直到了城南医棚前的时候,小鱼儿还在吐,给哭着哭着,便将今早吃的朝食全都吐了出来。。...

小鱼儿吐了。

哭着哭着,便将今早吃的朝食全都吐了出来。

边吐边哭,边哭边吐。

没一会儿边被呕吐物呛到了气管,咳得喘不过气来。把程云淓心疼得直掉眼泪。

“去医棚!”秦征果断地说道,带着两家人快步从城北往城南冲。等到了城南医棚前的时候,小鱼儿还在吐,给她喝的盐糖水也都吐了出来。

在医棚外接待他们的正是金二,一看到那平常笑眯眯的程小娘子哭得眼睛脸都是肿的,怀抱中那位小女孩脸也都白了,嘴角里流出黄水,眼睛半睁半闭,奄奄一息的样子,也吓了足足一跳,赶紧喊着“急症!急症!”直接掀起甲字间的帘子,将他们带了进去。

今日在甲字间看诊的依旧是益和堂掌柜的陈大夫,一见秦征怀里的女孩儿几乎虚脱,立刻站起,让秦征将小鱼儿抱上卧榻。

“大夫,求您救救我妹妹。”程云淓自穿越以来,头一次六神无主,心神俱乱,完全尝到了当初自己发烧到40度,妈妈在医院里大哭的焦急心情。

不,更甚!因为自己还能打吊针,还有药有医生,有医院可依靠,可身处在这医疗条件如此落后的古代,她实在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在她的理念里,这是中医,还是古代中医,没有任何检验设备,没有任何合适的医疗条件,甚至连古代中医的医学条件都大打折扣,能靠谱吗?

“脾胃受损,又是惊悸伤肝,怎会发作得如此猛烈?”陈大夫手搭上小鱼儿的脉,皱着眉头说道,“需即刻止吐,否则食道也要被烧灼了。”

转头对金二说道:“叫三娘子过来施针!”紧接着边卷着袖子,双手互搓,对着站在卧榻边的程云淓说道,“需解开外衣,露出肚腹。”

程云淓赶紧给小鱼儿解开外面的衣服,再将里面的毛衣内衣都掀起来,露出鼓出来的小肚子。陈大夫将搓热的双手按了上去,覆盖住小鱼儿的肚子,揉搓了一会儿,然后按住上腹的穴道,深深按进去。

小鱼儿无力地哼哼着,嘴边还是吐出黄水,但越来越少,没一会儿就停住了。

“停了停了,不吐了。”程云淓惊喜地喊着。

帘子一挑,陈荷娘出现在门口,看到程云淓便“咦”了一声,“程小娘子?”

“小陈大夫!”程云淓顾不得寒暄,扭头继续看着小鱼儿,拿出纸巾给她擦着,让大小两位陈大夫都有些惊异,这般白软的纸他们都不曾见过,却卷了大把大把地用来擦呕吐的污物,怕是城里的权贵世家也做不到吧。

“速来施针!”陈大夫皱着眉头,似乎不满自己女儿一进来就与患者家属寒暄一般。

陈荷娘赶紧走到旁,拿出一个针包摊在被褥之上,抽出一支来,正准备……

“等一下!”程云淓高喊。

秦征太阳穴突突乱跳:……又来了……

“不消毒吗?”见几个人都齐齐地瞪着她,程云淓有些讪讪,但看了看哭都哭不出来的小鱼儿,还是坚决地说道,“这银针也太粗了吧!这这这不是锥子吗?小孩子能承受吗?”

内心狂唾弃自己:“程云淓你是个医闹你知道吗?”

陈荷娘怔了怔,问道:“消毒?何为消毒?银针怎会有毒?”

旁边金二想起来什么,马上说道:“是要用肥皂洗手吧?师父,我去打水!”说罢不待他师父同意,便带着点炫耀地非常主动积极地跑出去端盆打水了。

“胡闹!”陈大夫斥责道,“还不快施针!”

“等……等一下!”程云淓又喊,“就等一分……等一息!”说着回身就在双肩包里掏起来。

秦征眼皮子乱跳,忍不住上去拖她:“不要闹了阿淓!”

“我没有闹你烦不烦!放手!”程云淓气得踢了他一脚,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一瓶酒精消毒棉球和……一版十根的一次性无菌针灸针。

掏出一版,又掏出一版,一共掏出来五版,总计五十支。

“这是……”陈荷娘惊异地问道。

“一次性消毒无菌针灸针,掰开后面就可以用,安全卫生质量好。”

秦征咬着后槽牙恶狠狠地一字一句:“程!云!淓!”

程云淓实在懒得理他,也同样无视怒气值UP UP狂UP的陈大夫,快手快脚地用酒精棉球把自己的手擦了一遍,然后拿起一版针灸针,咔咔咔全掰了出来,放在手心里,捧到陈荷娘面前,一双哭得肿肿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带着期望,看着她。

书评(455)

我要评论
  • 程云淓&的脑海

    恍惚中,一个念头在程云淓的脑海中闪过:“怎么,我没死吗?”

  • 踮起脚&水器在

    程云淓是个闲不下来的人,即便心中的震撼还没有消除,却也踮起脚打开卫生间的灯,拉下挂钩上的洗脸毛巾,又打开水龙头,热水器在隔壁厨房呜呜地响起来,把毛巾在热起来的水里打湿,赶紧洗了把脸。

  • 必有时&她冰冷

    然而未必有时间给她捋,手里的毛巾迅速地失去了温度,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喷嚏。这才发现浑身冰冷彻骨,而更让她冰冷彻骨的是,她抱起小娃娃抬眼一看,四周居然,都是死人!

  • 鼻涕眼&的小嘴

    很显然,自己正采取一个俯卧的姿势,趴在一个襁褓之上,襁褓里一张哭的鼻涕眼泪横飞的小脸儿,眼睛紧紧地闭着,没牙的小嘴张得大大的,正发出嘶哑又凄惨的哭嚎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