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云淓压起火柔声哄着皓皓和阿梁,拿了纸巾给他们擦眼泪鼻涕。小鱼儿也很乖地一小口一小口由于三娘喂着吃饺子,伸出手小手手拉了拉阿梁的手,已示宽慰,让程云淓会觉得又可爱的又好气。五个大大地小小的孩子,三个男娃娃,一个气的鼓鼓的,两个哭的哗哗的,她和小鱼儿则都五个大大小小的孩子,三个男娃娃,一个气的鼓鼓的,两个哭的哗哗的,她和小鱼儿则都很镇静,真是泾渭分明。。...

程云淓压着火柔声哄着皓皓和阿梁,拿了纸巾给他们擦眼泪鼻涕。小鱼儿也很乖地小口小口由于三娘喂着吃饺子,伸出小手手拉了拉阿梁的手,以示安慰,让程云淓觉得又可爱又好笑。

五个大大小小的孩子,三个男娃娃,一个气的鼓鼓的,两个哭的哗哗的,她和小鱼儿则都很镇静,真是泾渭分明。

等蔡二缩着头进来,程云淓的气已经消了,干嘛跟个青春逆反期的少年计较呢?何况他基本上来说还是个好孩子,偶尔偶尔暴跳一下而已。

“蔡二哥,秦征呢?”她问道。

蔡二不太敢看她的样子,嗫嚅地说着:“小郎……他……出去了。”

“出去了?夕食还没有吃呢!”程云淓站起来推开草棚向外看去,外面一片黑暗,西北风呼呼地在耳边刮响,卷动着地面的积雪,附近草棚里燃起的炉火或昏黄的灯火在寒风中闪动着,果然不见秦征的人影。

“熊孩子,气性这么大,这么冷的天跑哪儿去了。”程云淓恼火又担心地自言自语。

“二娘,小郎说不用等他。”蔡二在她身后支支吾吾地低声说道。

程云淓心里一动,瞥了一眼蔡二,见他躲避着自己的目光,便有了点数。

这一夜,程云淓换到了液压大帐篷带三个小的一起睡。蔡二夫妻住了一个帐篷,依旧守住门口,留了一个帐篷给秦征,他却一直没有回来。

程云淓在帐篷里点了一盏小灯,拿了本书,想靠着前世熬夜的技能,等着秦征回来。但她现在这个身体还太小了,哪里支撑得住?没多久便不知不觉睡着了。

等程云淓惊醒的时候,天还没亮,帐篷里的小夜灯微微地发着光。她一个轱辘从睡袋里翻起来,几乎与此同时,帐篷门的拉链被打开了,露出秦征平静的脸。

他淡淡地说道,“把帐篷收一下。”

“啊?”程云淓还有点迷糊,却忽然听到远处有嘈杂的声音,像是许多人吵吵嚷嚷地向这边走来。

她马上开始穿衣服。

“我要换一身。”秦征钻进了帐篷,说道。

她这才发现秦征身上的冲锋衣破了一个大口子,里面的双面抓绒衫和羊绒衫也都破了,像是被锋利的刀剑兵刃划破了很长的一道。

“又受伤了吗?”她着急地问道。

“衣服厚,倒是不曾有新伤。”秦征说道。

那便是旧伤被崩裂了。

“幸亏不是穿的那个羽……羽绒服。”秦征忽然轻轻一笑,“不然一路细碎鹅毛。”

小夜光灯照在他的面容上,半明半暗,只有乌黑的眸子和洁白的牙齿反射着淡淡的光芒。

“倒还有心思开玩笑。”程云淓啧了一声,那便是肯定没有受伤了。

她赶紧从旁边的双肩包里往外拿出毛衣和外套,秦征顺手把小夜灯关了,眼前一片灰暗。

“外面可能会看到。”秦征说道。

到底是上过战场的娃,方方面面都想得到,比现代社会十几、二十多岁的妈宝男们那真是强太多了。

程云淓暗自点头,不但比妈宝男们强太多,比自己这个生活技能自认满点的老阿姨也强。她刚才还想反对关灯来着,黑灯瞎火的,能看到啥?倒是忘了草棚这一圈的围墙这般的薄,一点上灯室内外就跟看皮影戏也没差了。

蔡二和于三娘也已经起了,在外面快手快脚地收拾着帐篷和铺盖。

程云淓还有点头疼,这草棚里里外外都是“高级货”,若真有人冲进来搜查,肯定是疑点满满的,何况这三个睡得小脸红喷喷的小娃娃也实在不好挪动。

没想到蔡二和于三娘的动作比她想象中的迅速得多,嘁哩咔嚓、三下五除二把外面两个帐篷拆了帐杆,在秦征的指导下折叠起帐杆,又卷好防潮垫和自充气的床垫,放进程云淓的侧挂小车里,从一个箩筐里拿出自己带来的铺盖铺在了地面上,还帮着秦征一起,将大帐篷里的三个睡得打起小呼噜的娃连被子带床垫都抬了出来,再快手快脚地收起大帐篷,在娃们睡的床垫上铺上了一层破旧的麻布褥子,用几层旧的麻布被,将娃裹了,紧接着又用几大块百衲缝合起来麻布,挂在草棚四壁,并在草棚的一角拦出来一个空间来,将侧挂兜小车也一起遮了进去。

程云淓惊呆了,她都不知道什么蔡二和于三娘什么时候弄出来这么多的破布旧布,还缝好了,每一块都用到它该用的位置上。

真是不能低估劳动人民的勤劳和智慧啊!

程云淓一直以为这几天以来都是自己在指挥和策划草棚内生活的正常运转,没想到一到关键时刻这超前的思维,这突发情况的应对能力,瞬间被秒杀。

书评(190)

我要评论
  • 个恍惚&的小女

    这么想着,一个恍惚,程云淓又一闪眼正看到了镜子前的小女孩。

  • 的声音&软细细

    这声音……这是自己的声音?这软软细细又童稚的,竟然是自己的声音?

  • 都哭得&娃娃,

    这么一想,一个闪眼,程云淓发现自己又扑倒在尘土飞杨的土坑里,抱着那个仿佛都哭得奄奄一息的小娃娃,然后,手上拿着一条滴着热水的洗脸毛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