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这么好吗?”“给我看一看给我看一看,还真的很香呢!”“二娘,这两块什么肥皂的,也太小了吧?能用几次?”“阿嫂,别看这肥皂小,但很经用的。给家里上上下下老老少少每日都到尾到脚洗涮非常干净,也能用上半个多月了!每家每户送上两块,希望能大家要多用、用“六文钱?这在平日里都能买两斗黍子了!”。...

“真的这么好吗?”

“给我看看给我看看,还真的很香呢!”

“二娘,这两块什么肥皂的,也太小了吧?能用几次?”

“阿嫂,别看这肥皂小,但很经用的。给家里上上下下老老少少每天都从头到脚洗刷干净,也能用上半个多月了!每家每户送上两块,希望大家要多用、用好、用习惯。大夫说得好:饭前便后勤洗手,病气从此远离我!等阿嫂用了觉得好,还想要了,便再来找我买新的便是。这喷喷香的香肥皂八文钱一块,这强效去污的洗衣皂文六钱一块。数量不多,欲购从速!”

“六文钱?这在平日里都能买两斗黍子了!”

“阿奶,这肥皂可不是粮食。黍子吃了饱腹,肥皂用好了防生病。吃饱很重要,不生病也很重要!”

“照你这么说,那生了病就不用去大夫那里,用你这个什么肥皂的,洗一洗就好了?”

“哎,阿婶,这话说得不太全面。肥皂不是大夫,也不是药,生病了不可能洗洗就把病痛洗掉,但在没有生病的情况下,讲卫生、爱干净、勤洗手、勤换衣,还真的会少生病,甚至不生病。这叫防患于未然。不信您看我家的几个弟弟妹妹们,每天都洗得干干净净的,小手小脸白白的,从来到处不乱摸,也从来不捡地上的东西塞到口里,我们就很健康啊!我家刚来的一路上大风大雪,我倒是真的发寒热了,可您看,就短短两个晚上,我就全好了!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这就是卫生健康新生活的理念,也就是防患于未然。”

“防……防……什么?”

“阿奶,您就记住:勤洗手,防生病,不用脏手揉口鼻;饭前便后要洗手,疾病不会跟着走;随地吐痰不卫生,痰液带着坏病菌;牙齿要想很坚固,早晚刷牙要记住;勤洗澡,勤换衣,废弃垃圾别乱扔;不可随地大小便,文明礼貌记心间;养成卫生好习惯,健康活到一百三!”

“哟!哟!二娘,你怎么懂得这么多,说起来一套一套的,真好听!”

程云淓把小下巴一抬,骄傲地说道:“这都是我们村夫子教的。有些是书上学的,有些又是大夫说的。”

围在一起每人托着两块肥皂的众位阿奶阿婶阿嫂阿姐们一时间呆住了,不由得敬畏地看着程云淓。

在她们朴素的思想里,夫子说的、书上记的,那一定便是对的,是神圣的、绝对的真理。而面前这位黄毛小丫头,从昨天救了邱家三郎,今天教给各家孩子们学数数、分左右,到现在又头头是道地告诉她们怎么“讲卫生”,这么能干的小孩,原来是耕读世家出来的,而她的所说所想,都是夫子教的、书上学到的,还有大夫告诉的。

那必然、一定就是对的!

“二娘,你再把刚才的诗……念给阿奶听一遍。阿奶学给你翁翁听,让家里人也记住。”

“好叻!阿奶您听好了,我慢慢说,您慢慢记。”

一直到天色黑下去,于三娘站在草棚门口唤着:“二娘,回来吃夕食咯!三郎,回来吃夕食咯!”

程云淓才牵着阿梁的小手,一路摇摇摆摆挎着空篮子回来了。

阿梁洗手准备吃饭的时候,还兴高采烈地念念有词:“饭前便后要洗手,疾病不会跟着走;养成卫生好习惯,健康活到一百三!一百三!”

秦征眼皮子乱跳,转头去看程云淓,她眉毛都没抬一下,镇定自若地往装饺子的小碗里拨着“老干妈”,口水都要下来了。

阿梁看着她扒拉那黑黑辣辣的酱酱,学着程云淓平日里的搞怪腔调,朗声说道:“我也要一点,国民女神老干妈!”

“啪!”秦征把筷子往桌板上一拍。

所有人的动作都顿时一停。

正握着双耳小奶瓶自己喝着奶的皓皓在旁边帐篷的铺位上吓的呛了一下,“哇”地大哭起来。

秦征起来推开草棚门走了出去。

蔡二赶紧跟出去。

阿梁也被吓住了。他知道阿兄是在发自己的脾气,却不知道究竟是哪儿错了,瘪着嘴委屈了半天,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又不敢哭出声来,捧着饺子碗抽噎不止。

唉,这青春期小屁孩太烦人了,整天阴沉个脸,小小年纪把自己当个大家长,一脑门的封建思想,什么“规矩”“体统”不离口,以后是不是还要跟自己来什么“女德”“女诫”了?

书评(477)

我要评论
  • 小,穿&丑。

    她的心脏咚咚咚地跳动着,又是震撼又是惊讶,又是不知所措。再瞥一眼镜子,忍不住有些嫌弃地看着镜子里小小的自己,实在是又瘦又小,穿着一身破衣服,蓬头散发,满身的血,好脏,好丑。

  • 杨的土&奄奄一

    这么一想,一个闪眼,程云淓发现自己又扑倒在尘土飞杨的土坑里,抱着那个仿佛都哭得奄奄一息的小娃娃,然后,手上拿着一条滴着热水的洗脸毛巾……

  • 程云淓&隔壁厨

    程云淓是个闲不下来的人,即便心中的震撼还没有消除,却也踮起脚打开卫生间的灯,拉下挂钩上的洗脸毛巾,又打开水龙头,热水器在隔壁厨房呜呜地响起来,把毛巾在热起来的水里打湿,赶紧洗了把脸。

  • 己说,&,我穿

    “好的,我明白了!”程云淓擦了一把满头的白毛汗,故作镇定地站在沙发前对自己说,“我死了,我又活了,我穿越了,我有了一个空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