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慌慌忙忙地端着一盆热水和医棚的小伙计一同回来了。程云淓又抽了婴儿湿巾,打湿了给娃洗了屁股,抽出来婴儿尿垫给他包上屁股。这孩子不小了,空间小家里也没他这么大的尿不湿也可以用,他又还可能会拉肚子,没办法用尿垫先包上了。这么冷的天,小娃娃的裤子和棉衣这么冷的天,小娃娃的裤子和棉衣都被弄脏了,光着两条小细腿被他阿翁包在怀中的衣服里,冻的直哆嗦。程云淓忍了又忍,才没在这么多人面前从双肩包里把明显装不下的棉衣棉裤拿出来。。...

老汉慌慌忙忙地端着一盆热水和医棚的小伙计一起过来了。程云淓又抽了婴儿湿巾,打湿了给娃洗了屁股,抽出婴儿尿垫给他包上屁股。这孩子不小了,空间小家里没有他这么大的尿不湿可以用,他又还可能拉肚子,只能用尿垫先包上了。

这么冷的天,小娃娃的裤子和棉衣都被弄脏了,光着两条小细腿被他阿翁包在怀中的衣服里,冻的直哆嗦。程云淓忍了又忍,才没在这么多人面前从双肩包里把明显装不下的棉衣棉裤拿出来。

她拿了两个没有logo的环保布袋出来,一个把脏的垃圾全都装好了,另一个把小孩的脏衣服裤子也包好了,用次氯酸消毒液又喷了一通,才递给老人拿着,又塞给老汉一大包的雪白的卷筒纸,脱下脏污的手套,用免洗消毒液使劲洗干净手,这才让让阿梁用狮子杯的盖子倒了两杯温水给孩子咕咚咕咚喝了,再给他嘴里塞了一颗软软甜甜的棉花糖。

“谢谢小娘子,谢谢小娘子!”老汉含着眼泪给她连连鞠躬,程云淓赶紧避开。

“不客气不客气,翁翁快把弟弟抱紧,免得又再着凉。”

小伙计和周围的患者则看稀奇一般地看着她手里的喷雾,又是喷自己的手和衣服鞋子,又是在地面上、席子上一通喷,惊讶地问道:“小娘子,这是什么?”

“是烈酒,你闻。”程云淓拿了个酒精消毒喷雾给他闻,果然是有点刺鼻的酒的味道呢,“烈酒经过蒸馏,做成酒精,喷洒之后便可杀死这些病菌......这个病气。”

“这个琉璃瓶子......可真好”小伙计羡慕地想摸摸这神奇的塑料小喷瓶。

“这是一个贵人赏给我的哟!”程云淓作出得意洋洋的样子,说道:“听说是长安城里的医馆用的呢!”

秦征扶额:......这瞎话真是随口就来。

“阿淓!”他轻呵,“妹妹要哭了。”

程云淓扭头看过来,小鱼儿很乖很乖地趴在秦征肩头,一点要哭的样子都没有。

骗人!

她翻了他一眼,回过头正看到小伙计把老汉往乙字间里引,老汉用他拿了脏裤子的手去抹了把怀中小男孩的大鼻涕,转手甩在上,在自己的衣襟上擦了一把,急的马上叫了起来:

“不可!”

老汉和小伙计都愣住,回头看她。

“痢疾……痢下之病是通过粪便污染后,又经口感染的。弟弟拉肚子一定是吃坏了东西,小手太脏了,把脏东西吃进了肚子。”她又在她那个宝藏一般的双肩包里掏了一会儿,掏出一块幼儿香皂和一块洗衣皂,塞到老人手中,“翁翁你的手拿过弟弟的脏衣服,切记不能去摸食物、摸口鼻!回去要用这个肥皂好好洗手洗衣服,把病气洗掉才可以!这块白色的肥皂是给弟弟洗手洗脸洗澡洗屁屁的,纯天然无添加剂,不会伤到弟弟幼嫩的皮肤。”

“肥......皂?”

“我们家祖传的制作方法,用皂豆炼出来的!”程云淓骄傲地挺了挺小胸膛,“用水打湿,搓搓搓,搓出泡泡,洗洗洗,这样洗,手指尖都要洗到!洗干净之后再用水冲掉,直至没有滑腻感,便会非常干净。饭前便后都要用肥皂洗手,这样才不会得病!”

“哦......哦......”老汉和小伙计听得一愣一愣的,低头诚惶诚恐地看了看手中那块凝脂般的“肥皂”。

“翁翁一定要用哦!脏衣服也要用它洗,多搓几遍,弟弟的便便也能搓干净,再用清水敨洗几遍便好。”程云淓慷慨地一挥手,转头又审视地看了一眼端着一盆脏水的小伙计。

小伙计瑟缩了一下,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差点把水盆打翻。

程云淓“啧啧”两声,又掏出一块舒肤佳,递给小伙计:“小郎君,这一块可以洗手洗脸洗头的香肥皂送给你。你是医馆的工作人员,经常接触病患,千万记得要常用。饭前便后要洗手,指甲缝里洗干净;勤洗手,讲卫生,健康就在点滴中!”

秦征忍无可忍,一把揪住程云淓羽绒服的帽子,把她往后拉了就走。

“小郎君记住哦,好好洗手哦!翁翁拜拜......不是,翁翁再见!小郎君再见!”

程云淓一手拎着垃圾枕头套,一手挥动着,被秦征拉得踉跄后退,还依旧非常有礼貌地跟老人和小伙计说再见。

阿梁蹦蹦跳跳地跟在后面,对着张口结舌呆在原地的老汉和小伙计,也非常有礼貌地挥手告别。

秦征一股气顶在胸口,拉着程云淓出了医棚,疾步朝着草棚方向而去。

书评(290)

我要评论
  • 极慢,&过去。

    这阵疼痛来的突然,去的却极慢,几乎让程云淓又晕死过去。

  • 点一点&重新来

    上天垂怜给她一次重新活着的机会,还给了她这个她一点一点自己攒起来的空间小家,可见她一定是做了什么好事给自己又争取到了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 心裂肺&一挣,

    而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却如同清晨的光芒一般,撕裂了暗夜的厚重阴云,刺出一道光,一直刺到程云淓的面前,她奋力一挣,睁开了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