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瞅着着队伍越发长,数一数都有十来个小孩子了,连比程云淓大的孩子都跟了上去,去医棚的计划怕是计划泡汤了。程云淓心里寻思了一下,星爸爸的麦芬蛋糕是还不够分了,但她貌似攒了几盒蛋心元的小蛋糕,也很非常好吃,十个小朋友每人发两个也有多的。但也不能够好习惯平白无但也不能养成平白无故就给他们发糖发蛋糕的习惯,这种理所当然地伸手讨要的思维可不能养成。于是程云淓把孩子们带到草棚群前的一个空地上,开始教他们数数,学习数字手势,怎么掰着手指比划从一到十。。...

眼看着队伍越来越长,数一数都有十来个小孩子了,连比程云淓大的孩子都跟了上来,去医棚的计划怕是泡汤了。程云淓心里盘算了一下,星爸爸的麦芬蛋糕是不够分了,但她倒是攒了几盒蛋心元的小蛋糕,也很好吃,十个小朋友每人发两个也有多的。

但也不能养成平白无故就给他们发糖发蛋糕的习惯,这种理所当然地伸手讨要的思维可不能养成。于是程云淓把孩子们带到草棚群前的一个空地上,开始教他们数数,学习数字手势,怎么掰着手指比划从一到十。

有的孩子只要吃糖吃蛋糕,不要学数字,尤其是几个年纪大一点的孩子。

程云淓抱着小鱼儿非常坚定地说道:“不好好学数数就没有糖吃,更没有蛋糕!你不要学就退出队伍,我可以把本该属于你的蛋糕分给别的小朋友!而学得最快最好的小朋友,就能得到奖励!”

邱家三个娃吃过糖,也吃过蛋糕,他们“学习”的劲头是最坚定也最认真的,所以大娘二娘很快跟阿梁一起,成为了程云淓的左膀右臂,很带劲地帮她维持秩序。

“阿姐说了,吵架打架不是好孩子!不许欺负小盆友!好孩子才有糖和蛋糕吃!”

没多久,周围的流民们就听到空地上有朗朗的念书声,忍不住揣着手缩着身子从草棚里探出头,就看见一群孩子站成了一个圈,围着两个孩子,一边剁着脚,一边非常有节奏地大声地念着,并且伸出小手比划着:

“一片一片又一片,两片三片四五片。六片七片八九片,飞入芦花都不见。”(乾隆写的《飞雪》)

程云淓牵着小鱼儿的手,站在中间,拍着手掌,喊着口令:“来跟着阿姐动作,左左,左右左,左左,左右左!一,一,一二一!一,一,一二一!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四二三四!”

“来跟着阿梁念!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八怎么比划,哪个手势是八呀?六呢?六后面是几?哎呀二娘好乖,学的好快,今天能得一朵小红花!”

“哪边是左?来跟着阿姐,先迈左腿,来来来,排好队,跟着阿姐走起!左右左,左右左!左,左,左右左!右,右,右左右!”

等秦征和蔡二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群孩子跟着两个两个排成一队,后面的小孩扶着前面的小孩的肩膀,玩着一种叫“开火车”的游戏。虽然谁也不知道什么叫“火车”,但只要是玩就有意思,一个一个笑得哈哈哈哈的,玩得可开心了。

而程云淓则站在一个比较高的地方,一边一个才会走路的小孩拉着她的衣角,拍着手指挥着这帮小屁孩,很有劲头地喊着:

“来让我们伸出左手摇一摇,后面的小朋友,抬起左手!哪边是左手?前面的小朋友,再伸出右手!来来来,来左边跟我一起画个……虫,在你右边画一道彩虹,走起!在你胸口比划一个……古长城,左边右边摇摇头!好嘞!”

秦征:……

蔡二:……

“小郎,二娘挺……挺会带孩子的。”蔡二看着小郎的脸色不好,想了半天才讪讪地说道。

秦征扶着额头,觉得太阳穴一阵乱跳。再看周围那些或坐或站的流民、灾民们都百无聊赖地看着这帮吃不饱还瞎折腾的孩子们,有的却也在悄悄地学着比划:

“这边是左,这边是右……一二三四五……六怎么比划来着?三个手指捏在一起是七吧?”

虽然看到了脸色特别不好的秦征,程云淓还是坚持把体育数学课按照计划上完了,才开始让孩子们排着队领小蛋糕。

她拿了两条干毛巾,先给孩子们擦了脖子和背心里的汗,又拿了湿纸巾,使劲给他们擦了也不知多久都没洗过的小脏手,还让阿梁掏了百雀羚,一个小朋友掏了一大坨抹在手背上,让他们自己擦香香。

之后,才坐在石头上,拿出双肩包装模做样地掏了掏,掏出蛋糕盒子,一人发两个小蛋糕。

孩子们开心地玩了半天,拿着小蛋糕欢声笑语地塞到嘴里,真好吃呀,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今天教的数字不要忘记哦!下次再玩的时候要考试哒!谁学会了阿姐就多奖励两个蛋糕呢!”程云淓追着他们喊。

“下次考试!多奖励蛋糕呢!”阿梁也很有小助教的责任心,也跟着喊。

书评(100)

我要评论
  • 却如同&一道光

    而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却如同清晨的光芒一般,撕裂了暗夜的厚重阴云,刺出一道光,一直刺到程云淓的面前,她奋力一挣,睁开了眼。

  • &是这样

    是的,她明白了,目前的情况必然是这样的!她又不傻,她又不是真正的八岁的小孩!

  • &就只见

    她莫名其妙地睁开眼,纳闷地想着:“魔都怎么会地震呢?”就只见天花板整个地塌了下来,天地间顿时一片黑暗……

  • 弟弟拍&脸毛巾

    “可是,怎么又有那个房间呢?”程云淓挣扎着靠着土坑半坐起来,努力不去看除了原主耶娘外别的死人,一边抱着弟弟拍着哄着,一边看着手里的洗脸毛巾,“我能回去我的家吗?”她想。

  • 念头在&么,我

    恍惚中,一个念头在程云淓的脑海中闪过:“怎么,我没死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