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在现代人,或是说,作为一个没啥大钱的魔漂,程云淓也没什么买不值钱首饰去保值性的概念。在她们这一代的头脑里,甚而她从她爹妈兄嫂的生活方式、生活理念中,都也没“不值钱首饰”的不存在。并且平常去上班带些时尚饰品是了,黄金真的太土太俗,铂金还行,钻石买不如果没有两个小侄儿,她根本不会买什么赤金的连心锁小手环。。...

作为现代人,或者说,作为一个没啥大钱的魔漂,程云淓没有什么买值钱首饰去保值的概念。在她们这一代的头脑里,甚或她从她爹妈兄嫂的生活方式、生活理念中,都没有“值钱首饰”的存在。而且平常上班带些时尚饰品就是了,黄金实在太土太俗,铂金还行,钻石买不起,大牌服饰、名牌包和化妆品才是白领最爱。

如果没有两个小侄儿,她根本不会买什么赤金的连心锁小手环。

“看,可爱吗?”程云淓美滋滋地拿起一只她曾经千挑万选的小锁头,“这是一只米脑许!”

“什么?”秦征不明白。

“小老鼠。”程云淓笑起来。

这是给未曾见过面的小侄儿的锁头,小侄儿属老鼠的,程云淓给他挑了一只刻着“平安健康”字样的米老鼠小锁。看着这个萌萌哒的小锁头,就如同看到了小侄儿白白胖胖的小脸蛋一般,让程云淓忍不住拿起锁头亲了一下,然后扒拉着每个小饰品上的小标签,嘴里不住地小声叨叨着:

“这个锁头是十二克,这个也是十二克,手环脚环都是六克,这个小貔貅是挂在手串上辟邪的,跟转运珠一眼都只有三克,还有这些链子、手串……总共加起来,我算算……一共是六十二克。现在一斤五百克是十六两,一两等于十钱,那么一钱便是三点一二五克,六十二克便是……便是……十九点八四钱,也就是一两九钱八分的金子呢!秦征秦征,一两金子能换几贯钱?”

“八……八、九贯吧。”

“哇!秦征!咱们一天就能把蔡二哥和于姐姐家的钱还上了,还有很多呢!”

秦征看着程云淓嘀嘀咕咕地念念有词,手指在睡袋上划着不认识的图案,不禁呆住了,过了一会儿,才忍不住问:“你……都能心算出来?”

程云淓却没回答他,她刚把钱都算清楚,抱着她的金子,万分财迷地小声轻喊:“哇秦征!我们一天就有一两九钱的金子,十天就是将近二十两,一百天就是将近二百两金子!

发财了发财了!我们发财了!”

自从发现自己身怀金矿之后,程云淓的病就全好了。

精神抖擞,神清气爽。

早起吃过朝食,秦征和蔡二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就听见她正抓着皓皓的两个胖胳膊挥舞着,用不知道哪里的口音,唱着一首节奏非常明快的歌曲,逗着皓皓和小鱼儿:

“我赚钱了赚钱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花,我左手一个诺基亚右手摩托罗拉,我赚钱了赚钱了,保姆就请了仨......”

秦征:.......

蔡二:......

于氏:......

“胡唱什么?”秦征斥道。

程云淓哈哈大笑,站在草棚门口抱着皓皓跟秦征、蔡二挥别,学着想象中的皓皓的语气,嗲声嗲气地说道:“皓皓我们说:阿兄,早点回来哟,回来我们吃好的哟!”

“阿姐今天我们吃什么好的呀?”阿梁高兴地在后面叫唤。

“发达不捧饺子碗,冻掉耳朵没人管。咱们富贵人家,晚上就吃饺子叭!”

“好呀好呀好呀!”傻小子阿梁在草棚门口的雪地上兴奋地蹦跳不停。

秦征带着蔡二,揉着太阳穴走了。

程云淓也不知道他们干啥去了,整天神神秘秘的。走之前她给秦征揣了几块只有一克两克的小饰物当零花钱,还把那个小巧玲珑的貔貅用红绳子穿了,让他戴在左手腕上。

“求个平安,辟个邪。”她说道。

秦征无法推拒,皱着长眉戴好,塞进袖子里包住了,让手链可以不被看出来。

因为过了一夜,一两九钱的金子变成了三两八钱,程云淓挺直腰杆,真真的变成了程富贵儿。她用小荷包包了一两多的金子,装在运动腰包里交给于三娘,让她缠在腰间不给蔡二看到,还硬塞了她一对小儿的赤金手环脚环,让她以后给她家宝宝留着。然后用红绳穿了平安锁,给三个小的一人穿了一个,系在了腰间。

“弟弟妹妹们晚上睡不好觉,戴了金锁压压惊。”自诩为唯物主义者的程云淓薛定谔的迷信地说道。

“为何系在腰间?”于三娘疑惑地轻声问道。

“系在脖子或者手腕脚腕上,就怕小朋友不懂,拉出来被人看到了抢了去。戴在腰间又不碍事,又没有人能注意得到。”

“如此!”于三娘恍然大悟,暗暗盘算着如果有了孩子便也要这么做,就像二娘说的那样,“财不露白”嘛。

她捏捏贴身戴好的程二娘给的那个颜色艳丽的“运动隐形腰包”,也不知是什么质地的,又薄又轻,却能装很多东西。里面塞的金饰足有二两了,远远超过夫郎为草棚付的那五贯钱。

书评(360)

我要评论
  • 好事给&自己又

    上天垂怜给她一次重新活着的机会,还给了她这个她一点一点自己攒起来的空间小家,可见她一定是做了什么好事给自己又争取到了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 &中闪过

    恍惚中,一个念头在程云淓的脑海中闪过:“怎么,我没死吗?”

  • 的!她&岁的小

    是的,她明白了,目前的情况必然是这样的!她又不傻,她又不是真正的八岁的小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