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陈大夫不由得“扑哧”笑出声来。这小娘子提着双手,说话的时候笑眼弯弯,但态度却十分认真地,小大人似的,还带着一个一脸慕孺的小跟屁虫,霎是可爱的。“那就如此,便如你所愿。”小陈大夫略退一步,垂首福身郑重施礼,“益和堂女医徐氏荷娘,多谢你小娘子深明大义,这小娘子背着双手,说话时候笑眼弯弯,但态度却非常认真,小大人似的,还带着一个满脸慕孺的小跟屁虫,煞是可爱。。...

小陈大夫不禁“扑哧”笑出声来。

这小娘子背着双手,说话时候笑眼弯弯,但态度却非常认真,小大人似的,还带着一个满脸慕孺的小跟屁虫,煞是可爱。

“既然如此,便如你所愿。”小陈大夫略退一步,低首福身郑重行礼,“益和堂女医陈氏荷娘,多谢小娘子深明大义,造福百姓。”

程云淓让了一下,也郑重还礼:“不敢不敢。”

“还未问小娘子尊姓。”小陈大夫问道。

“我姓程,名云淓。”

小陈大夫愣了一下,没想到面前这位小娘子小小年纪竟是取了大名的,莫非逃难前是耕读世家?在这个时代,女子很少取大名,基本上都以排行来称呼,大娘二娘三娘,有太多的女子从出生到走完这一生,都不曾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

“不知哪个淓字?”小陈大夫问道。

“箕尾之山,淓水出焉的淓。”程云淓不假思索地回道,但话一出口便后悔了,我是个八岁的穷苦农家娃,为什么要在这里谈论《山海经》?

“如此!”

小陈大夫和小伙计看她的眼神都变了,小伙计也恭恭敬敬地叉手行了个礼。

“那什么……这是村里的夫子给我取名的时候说的,我我我就背下来了……也不不不……不太懂……”程云淓硬着头皮心虚地解释着,也不知这二位有没有听进去,也不知他们知不知道这个至理名言:解释就是掩饰。

还未等小陈大夫有什么太多的反应,远远的便又有益和堂的伙计朝这边跑过来,气喘吁吁地行了个礼:“三娘,师父回来了,让您赶紧过去。”

“即刻便来。”小陈大夫点点头,撩了一下大氅,冲程云淓告了个罪,便带让伙计提好箱子转身快步向着医棚的方向走去。

医棚此时依旧挤满了人,有前来看病的,也有躲在里面不愿出去面对寒冬的。几个学徒和伙计跑前跑后,忙到满头大汗、声音嘶哑。

“三娘回来了,师父在甲字间。”有伙计看到陈荷娘走进医棚,赶紧招呼了一声,跑过去撩开甲号隔间的门帘,却被里面一位正在给病患诊治、留着长髯的男人瞪了一眼。伙计赶紧弯腰退下,对站在隔间门口的陈荷娘歉意地小声说道:“师父在诊脉,三娘且站站。”

陈荷娘微微颌首表示知道了,拢了拢衣袖,裹紧披风,站在门口耐心等候。

过了许久,甲字间帘子一挑,几位病人拿着药房,带着一种又是释然,却又愁苦的表情,相互搀扶着走了出来。

释然的是益和堂的大夫给诊治了,不是什么大病,愁苦的是终究还是需要吃药的,可是,抓药的铜钱又从哪里来?大夫又专门吩咐,若不吃药,这病会越拖越沉,到头来反而更加耗费铜钱。

真是愁死人啊。

甲字间空闲下来,伙计又去挑了帘子,却讷讷地不敢说话。那位长髯的中年男子瞥了一眼等在门边的陈荷娘,眉头略皱,点点头示意她进来。

陈荷娘低眉垂首走进去,福身行了一礼:“见过阿耶。”

这便是益和堂的掌柜的,也是宣城最有名的大夫,陈录。

陈大夫轻不可闻地“嗯”了一声,坐在小案几后提笔写着什么。

陈荷娘沉默了片刻,虽未得到允许,还是走上前去跪坐在一旁的席垫上,从案几旁的小茶炉上拎了热水,倒了一杯放在小几上,然后垂首端正跪坐好。

“听闻你被请去出诊一名被食物噎住的孩童?”

“正是。”

“如何?”

“儿去的时候,那孩童已然获救。儿诊脉探知孩童受到一些惊吓,还有些气虚体弱、受风寒等小疾。儿已开了安神补气、驱寒祛风的方子。”

“已然获救?便不是急症了?”

“却也不是。在儿赶到之前,有位小娘子以奇妙手法救了那孩童。”

“如此。”陈大夫捋捋长髯,颇有些不悦地说道:“虽然世俗多奇技,但怎好任由不懂医术之人随意摆布孩童,若是一个不妨遭遇不测,便是医馆的不是了。”

“阿耶教训得对。”

陈大夫揪着胡子斜睨着垂首称是的自家小娘子,心里不由得酸楚地想着:“这般明丽聪颖,怎么就不生就成个男子?”

书评(492)

我要评论
  • 是的,&又不傻

    是的,她明白了,目前的情况必然是这样的!她又不傻,她又不是真正的八岁的小孩!

  • ,安心&次的!

    原主阿淓小姑娘,不要担心不要怕,安心跟你耶娘去吧,我不会让自己白白重活一次的!

  • 主把弟&子保护

    匪徒把男女老少赶到这个坑里,一个不留地虐杀了他们。而原主把弟弟,六个月的皓皓保护在了怀里,阿娘把两个孩子保护在了怀里,耶耶把阿娘和孩子们保护在了怀里。

  • 头,热&房呜呜

    程云淓是个闲不下来的人,即便心中的震撼还没有消除,却也踮起脚打开卫生间的灯,拉下挂钩上的洗脸毛巾,又打开水龙头,热水器在隔壁厨房呜呜地响起来,把毛巾在热起来的水里打湿,赶紧洗了把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