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云淓就在他旁边,拼尽全力以赴房门扑上去要抱着哭的孩子他娘,顺势就把那个也就跟小鱼儿差不多大的小男孩从后面勒住了。那孩子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脸被憋的卡白发青,翻着白眼,嗓子里已发出“呼呼”的声音,仅有进的气也没出的气了。程云淓一点也不迟疑地双手握空拳抵住那孩子也不知吃了什么,脸被憋的卡白发青,翻着白眼,嗓子里发出“呼呼”的声音,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程云淓就在他旁边,用尽全力推开扑上来要抱着哭的孩子他娘,反手就把那个也就跟小鱼儿差不多大的小男孩从后面勒住了。

那孩子也不知吃了什么,脸被憋的卡白发青,翻着白眼,嗓子里发出“呼呼”的声音,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程云淓毫不犹豫地双手握空拳抵住孩子的胃上部,双臂用力,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

“噗”的一声,一个什么东西从那孩子的口中喷了出来,滚落在面前的雪地上。

“出来了出来了!”周围的人发出惊叫。

“哇!”那孩子终于喘过了一口气,大哭起来。

程云淓松了一口气,双臂一松,把小孩送到了扑过来的孩子他娘亲手里。

“我的儿啊!我的儿啊!叫你抢!叫你抢!你要是有个好歹,可叫娘亲怎么活呀!我的乖儿啊!”

大概是因为孩子脱险了,那妇人松了一口气,那哭起来就非常有节奏感,连哭带嚎,跟唱戏似的好听。她伸手在那娃屁股上“啪啪”拍了两下,扭过身抱着娃就要给程云淓磕头。

那拎着孩子脚的男子应该是他的耶耶,在孩子哭出声的时候也“呜”地哭了半声,这时也擦着眼睛想过来叩头致谢。

“别别别!”程云淓吓的往旁边一跳,赶紧说:“不用谢我,不用谢我!我妹妹小时候也曾经被噎住过,一位海大爷用此方法救了她,不过也就是借花献佛罢了。”

正煞有介事地跟周围的流民们编着故事,程云淓忽然灵机一动,站到旁边高一点到石头上,气沉丹田,对着围在一起、还处在惊险和惊喜交集的余波中未曾彻底缓过来的流民们大声说道:

“各位父老乡亲,各位叔叔婶婶、阿兄阿嫂!我觉得今天这小小的意外也给大家提了个醒儿,以后若是身边有人也被东西噎住卡住了,记住海大爷教的这个方法赶紧抢救好吗?”

流民们:“......哈?”

程云淓也不管身边有没有人认真听,职业病发作,把手一拍,伸开双手比划便开始讲课:“大家注意,看我讲解!这是非常简单的急救方式,一学就会!就这样,两手握住,从后面抱住,拳头抵住这里,用力往上,一下,两下.....先五下,再拍肩胛骨之间,这里,啪啪啪啪啪,五下!再重复上一个动作五下......反复用几次。就是如此简单,无论是成人还是孩童,都可以救回来。可是要注意了!周岁以下的婴儿不能如此哦!因为他们小骨头还没长好,容易把小肋骨勒骨折。”

“那若是小于周岁的婴儿被噎住,该如何救治呢?”一个温柔的女声在人群背后认真地问道。

程云淓一听到有人发问,顿时更来劲了,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用眼神的接触提起周围一二十位围着的流民的注意力,提高嗓门、声情并茂地大声讲解道:“如果小于周岁地婴儿被异物噎住导致窒息,就先用手扶住下颌,翻过身体,采取头低脚高的体式,让孩子趴在大腿上,用掌根拍击肩胛骨中间这个位置,也是五下,啪啪啪啪啪!如果没吐出来,就把孩子翻过来,也是头低脚高的体式,在胸廓中间啪啪啪啪啪,再拍五下!”

“若这般拍了没有作用呢?”旁边张着嘴听得入迷的一位老妇忍不住拉着自己刚刚会站立的孙儿的手,咽了口唾沫,担心地问道。

“那就再重复一遍或者几遍。”程云淓对愿意跟她互动的听众表示很满意,笑眯眯地看着老妇人,亲切地回答道,“总而言之,被异物呛入气管导致窒息一定要立刻用海大爷教的这套急救法抢救,越早抢救越快恢复。就像刚才这个弟弟,只挤压了五下,就把异物吐出来了!”

“哎呀,大夫来了!大夫来了!让大夫给孩子看一看!”旁边有人忽然惊叫,把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程云淓也不强求,追着大家的注意力大声强调:“大家要学会哦!成人孩子都适用哦!”然后跳下石头,满意地拍拍手,有点开心地转过身,大摇大摆地往自家草棚走过去。

忙的她一头汗,感觉身上轻松多了,比早起好多了呢。

“小娘子,请等一下。”背后有人轻声喊。

可是程云淓还没太习惯把自己跟“小娘子”“二娘”这类称呼联系到一起,没意识到是在叫自己,还在那里一边往回走,一边跟站在草棚门口兴奋乱跳的阿梁“啊”“咦”“唏”“呼”地比划着各种逗乐造型。

“小娘子!小娘子!”直到身后喊她的声音变成了多人齐喊,她才惊讶地回过头。

“喊我吗?”她指着自己问道。

一群人一齐点头,然后让开一个位置,示意她向身后看过去。

他们身后蹲着一位披着深色大氅的年轻妇人,发髻上插了一朵小白花,正在为刚才噎住的小男孩把脉。她身边一位拎着药箱的小伙计赶紧跑了过来,冲着程云淓笑道:“小娘子慢走,我家娘子有些话想要请教。”

“好哒!”程云淓笑眯眯地说道。

书评(330)

我要评论
  • :“魔&时一片

    她莫名其妙地睁开眼,纳闷地想着:“魔都怎么会地震呢?”就只见天花板整个地塌了下来,天地间顿时一片黑暗……

  • 上的洗&打湿,

    程云淓是个闲不下来的人,即便心中的震撼还没有消除,却也踮起脚打开卫生间的灯,拉下挂钩上的洗脸毛巾,又打开水龙头,热水器在隔壁厨房呜呜地响起来,把毛巾在热起来的水里打湿,赶紧洗了把脸。

  • 个不留&个月的

    匪徒把男女老少赶到这个坑里,一个不留地虐杀了他们。而原主把弟弟,六个月的皓皓保护在了怀里,阿娘把两个孩子保护在了怀里,耶耶把阿娘和孩子们保护在了怀里。

  • 道,这&记忆,

    程云淓泪眼朦胧地伸出手去抚摸了身边那两张冰冷的脸,她知道,这是这具身体原主的情绪慢慢地恢复,同时原主的记忆,也随着泪水一起涌了过来。

  • ,穿越&到一个

    可是,穿越了,穿越到一个衣着明显不是现代的小女孩身上了,怎么我还在这个房间里?刚才那个小娃娃怎么样了?

  • 一般,&宝宝不

    程云淓的内心深处又涌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怜爱,仿佛这小娃娃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一般,忍不住用手肘撑起身子,勉强用胳膊把小娃娃圈起来,爱怜地拍了拍:“哦哦哦,宝宝不哭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