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征不明白蔡二实际上始终在心里嘀嘟囔咕,倒也不是嘟囔这些吃的用的穿的从哪里来。在蔡二眼中,他家小郎本身是天神通常的人物,什么精妙绝伦的东西也没?他也亲眼见到看见那小车里有米有面有帐篷有被子,更有甚者除了一个小炉子,并也没会觉得跟随小郎吃得好穿得暖有什么很奇怪蔡二心里嘀咕的是二娘也有八岁了......小郎这般贴身照顾,难不成以后要抬进门?但以二娘的出身,阿郎必不能同意,娘子再跟大人拧着来,也肯定不会同意。以阿郎对小郎的态度,会不会拖出去打死?。...

秦征不知道蔡二其实一直在心里嘀嘀咕咕,倒不是嘀咕这些吃的用的穿的从哪里来。在蔡二眼中,他家小郎本身就是天神一般的人物,什么精妙的东西没有?他也亲眼看到那小车里有米有面有帐篷有被子,甚至还有一个小炉子,并没有觉得跟着小郎吃得好穿得暖有什么奇怪的。

蔡二心里嘀咕的是二娘也有八岁了......小郎这般贴身照顾,难不成以后要抬进门?但以二娘的出身,阿郎必不能同意,娘子再跟大人拧着来,也肯定不会同意。以阿郎对小郎的态度,会不会拖出去打死?

这么一想,蔡二看着二娘的目光便带了些许的怜悯。

程云淓还觉得奇怪呢,怎么蔡二哥和蔡二嫂对自己这般体贴入微、言听计从。若是知道他们的真实想法,怕不得是直接吐血三升、气绝身亡了。

程云淓窝在帐篷里又睡了小半天,实在躺不住了,爬起来穿好衣服、戴上口罩跟几个娃玩。

秦征和蔡二都不在,于氏说他们拿粮食出去换铜钱去了。

长日漫漫,无心睡眠,程云淓实在无聊得紧,便把草棚门口的雪撸了一小块出来当小白板,拿了树枝教阿梁和小鱼儿写字、数数。

于氏抱着皓皓坐在草棚里的小炉子边也无所事事。

她看看别家的草棚里,无论大人孩子,都穿得破破烂烂地缩在草棚里不出来,只有在施粥的时候,才拖家带口捧着碗碟往粥棚的方向跑。像他们家这样吃得饱穿得暖的“灾民”实在少见。

“蔡二嫂......于姐姐,你会写字吗?”程云淓发现于氏伸长脖子看着自己教阿梁写自己名字,便随口问。

“奴不会。”于氏羞愧地低下头,带点敬畏地说道:“庄户人家,饭都吃不饱,哪里会读书写字?”

“我来教你呀!”程云淓说道,“至少咱们能认得自己的名字,以后有什么事儿不会被骗,不会吃亏。”

说罢,也不管于氏答没答应,就又撸了一小块雪地,拿了树枝边写嘴里边叨叨:“是干勾于还是人则于呀?就干勾于吧,好认!于三娘,蔡二郎,呀,你看真般配!”

阿梁在旁边着急地喊着:“那妹妹呢那我呢!”

“王小鱼,刘梁......哎你中间加个国字好不好?哈哈哈我逗你地呢傻弟弟!”

于氏被程云淓塞了一根树枝,羞涩地低着头,一笔一划跟着写。阿梁写着写着就开始玩雪,连皓皓都被塞了一手雪,张着没牙的小嘴巴笑个不停。

“今天我们都要认识一个字哦,把自己的姓写会,不然晚饭少吃一半!”程云淓虎着脸布置家庭作业,“糖糖也不给吃!”

阿梁“咯咯”笑着围着程云淓撒娇地转:“不嘛不嘛,我要吃糖糖,要吃巧巧力,还要吃脆脆米、美美豆!”

“那快快把自己的名字写会了。看于姐姐比你学的晚,都会写自己的姓了!”

“可是......我的姓名难写呢!”

正在歪缠着,忽然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从不远处传来。

“我的儿啊!我的儿啊!”

程云淓猛地抬头,朝发出哭声的方向看去。于三娘也赶紧丢下手中的树枝,抱紧皓皓,又一把把小鱼儿揽过来。

小鱼儿吓得咳了两声,害怕得闭着眼睛伸出手去抱住于三娘的胳膊,把头埋在她怀里才哇哇地哭起来。

“阿姐......”阿梁也害怕起来,躲在程云淓身后。

就在离他们不远的一个草棚里发出了哭声,有妇人声嘶力竭地哭喊着:“儿啊,儿啊,你醒醒呀!”,也有人跑出跑进地喊着“快去请大夫!”

一个男子抱着一个孩子从低矮地草棚里跑了出来,突然把孩子的脚一拎,整个人倒着拎到半空,大力地抖起来。

“怎么啦?怎么啦?”

“那孩子被噎住了!”

“我就说那果子太硬了,不能给孩子吃吧!”

“快去医棚,请个大夫来!”

“我的儿啊你睁眼看看娘亲啊!”

程云淓把阿梁往于三娘身边一推,喊了声:“把娃看住了!”就飞快地跑了过去,边跑边一叠声地喊:“是吃东西噎住了吗?是吃东西噎住了吗?放着我来!”

她跑到那拎着孩子的男子面前,指着他大吼:“放下孩子!你会把他脖子拎断的!”情急之下,又冲上去踢了他两脚:“快放下快放下!时间不等人!我妹妹被噎住过,我会救治!快把孩子给我!”

那男子本来就不知所措,被程云淓先声夺人地一通大吼,又听到有人在远处喊着:“大夫来了,大夫来了!”手一软,便把那孩子放了下来。

书评(312)

我要评论
  • ,程云&都哭得

    这么一想,一个闪眼,程云淓发现自己又扑倒在尘土飞杨的土坑里,抱着那个仿佛都哭得奄奄一息的小娃娃,然后,手上拿着一条滴着热水的洗脸毛巾……

  • 跟你耶&娘去吧

    原主阿淓小姑娘,不要担心不要怕,安心跟你耶娘去吧,我不会让自己白白重活一次的!

  • 刚才那&样了?

    可是,穿越了,穿越到一个衣着明显不是现代的小女孩身上了,怎么我还在这个房间里?刚才那个小娃娃怎么样了?

  • 了温度&人!

    然而未必有时间给她捋,手里的毛巾迅速地失去了温度,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喷嚏。这才发现浑身冰冷彻骨,而更让她冰冷彻骨的是,她抱起小娃娃抬眼一看,四周居然,都是死人!

  • 了她这&定是做

    上天垂怜给她一次重新活着的机会,还给了她这个她一点一点自己攒起来的空间小家,可见她一定是做了什么好事给自己又争取到了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 是自己&软细细

    这声音……这是自己的声音?这软软细细又童稚的,竟然是自己的声音?

  • &也实在

    程云淓觉得自己有点呆滞,思维有点转不过来,这变动一波接一波的袭来,饶是她活了28年,一时间也实在承受不住。

  • 子,勉&…”

    程云淓的内心深处又涌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怜爱,仿佛这小娃娃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一般,忍不住用手肘撑起身子,勉强用胳膊把小娃娃圈起来,爱怜地拍了拍:“哦哦哦,宝宝不哭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