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他们走到自己到草棚前,程云淓情不自禁地做了一个苦脸。那啊个草棚啊,是茅草和树枝的枝丫一起,搭了一个顶,再坚起四面透风的栅栏“墙”。独轮车停在一边,上面的几个箩筐和小车都拿进草棚了,阿梁和小鱼儿用厚被子围在坐在箩筐上,于氏抱着皓皓,在草那真是个草棚啊,就是茅草和树枝的枝丫一起,搭了一个顶,再竖起四面漏风的栅栏“墙”。独轮车停在一边,上面的几个箩筐和小车都拿进草棚了,阿梁和小鱼儿用厚被子围着坐在箩筐上,于氏抱着皓皓,在草棚门口守着。。...

待他们走到自己到草棚前,程云淓情不自禁地做了一个苦脸。

那真是个草棚啊,就是茅草和树枝的枝丫一起,搭了一个顶,再竖起四面漏风的栅栏“墙”。独轮车停在一边,上面的几个箩筐和小车都拿进草棚了,阿梁和小鱼儿用厚被子围着坐在箩筐上,于氏抱着皓皓,在草棚门口守着。

程云淓一边哆嗦,一边进了草棚,跟秦征默契地对了对眼睛之后,蔡二和于氏被支使出去捡柴火和找水源。等他们一出门,程云淓便开始从小车里往外掏东西,主要是御寒的和粮食、日用品,还有修草棚的锤子钉子和绳子。

等蔡二捡了一堆柴火回来,秦征便和他一起,用几块挡寒挡风雪的天幕和防雨布在草棚里搭了一个大帐篷,又拿着工兵铲出去劈了好些粗长的树枝,用绳子和钉子把草棚的顶和四面草墙加固。

顶上也铺了大块的透明塑料布,再用茅草和树枝钉住了,压压好。这大块的透明塑料布本来是装修的时候买来遮地板和家具的,有几块新的没用上,这回在古代倒是都用上了。

夜晚的雪已经下的蛮大了,怕草棚里太冷,最后还是在草棚里又搭了三个帐篷。大一点的自动帐篷是于氏带着阿梁、小鱼儿和皓皓住,秦征要照顾程云淓,便住一个小帐篷,蔡二独自抱着断刀住一个帐篷,守住草棚门口。

三个帐篷都在草棚里撑起来显得挺挤的,但好歹有了点热乎气。他们加固草棚的时候还往外扩展了一部分,多出门口的一长条位置来放行李和生火做饭,独轮车也用电动车的长链子锁跟草棚的墙架子锁在了一起。

等方方面面全都安排得差不多了,程云淓总算长出一口气,自己吞了退烧和消炎的药,钻进小帐篷里躺着去了。刚开始还在隔着帐篷跟阿梁和小鱼儿说着话,哄着皓皓不哭。没多一会儿就没了声音,连于氏把晚饭做好了,她都没有醒。

到了夜里,程云淓开始发汗,一身一身的大汗淋漓。

秦征睡得不踏实,一感觉到她翻身便醒了。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一手的水,赶紧拿起放在手边的干毛巾给她擦。

程云淓在睡袋里垫了上下两层的浴巾,却也还是湿得很难受。

“好想回家啊......”她难受地哼哼唧唧。

好多年不生病了,都忘了这难受的感觉,好想回空间小家里躺着啊,在浴缸里结结实实泡个热水澡,那不比现在窝在小帐篷里听着草棚外的呼呼风声强?

秦征给她擦汗的手停了一下,“你想回哪里?”

回修炼的洞府?还是仙界?还是......地府?

“回家!我要回家!我想妈妈!”程云淓睡得不好,脾气就不好,任性地在睡袋里踢腾着腿嘟嘟囔囔地抱怨,被秦征压了睡袋头,又把干毛巾塞到脖子下垫着,翻个身又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反正也回不去,还是老实点吧。

折腾到天亮,等皓皓饿了,嗷嗷嗷地把一屋子人都哭醒,程云淓的高热也退了。她睁开眼睛在睡袋里伸了个懒腰,被寒冷的空气一激,连着打了好几个大喷嚏,高兴地说道:“秦征秦征,我打出喷嚏了,我就要好了!”

秦征没有睡好,无语地抬眼看了看她,把头缩进睡袋,又接着睡。

一夜的大雪在清晨总算停了。

草棚外落了半尺深的积雪,蔡二早起费了好大力气才将草棚的门推开,又拿树枝捣鼓了半天,把草棚顶上的雪都打掉,以防草棚顶被压垮。

而宣城城外无数无家可归、无棚可住的流民,在这漫天的大雪夜,失去了生命。

秦征不许程云淓出门,她也听到了外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哭声。

她知道自己应该心硬些,不然肯定活不过第二集,还会连累身边的弟弟妹妹们也跟着受苦受难,每次也都要骂自己“圣母病害死人”,可听着那凄惨的哭声,手捧着热腾腾的早饭还是食无甘味,借口头还痛着,匆匆扒拉了两口,便又躲回帐篷,钻进睡袋蒙住了头。

秦征瞥了她两眼,并未说什么。

他嘱咐于氏在草棚内好好看护几个孩子,不让他们出门之后,将蔡二叫到外面,拿了一个箩筐给他,里面装着几条被子、几套大小不一的抓绒加厚面的棉睡衣裤和一大包的稻米,让蔡二去换成铜钱。

“随你换多换少,能补齐你昨日垫付的铜钱最好,若有剩余,交给二娘便是。”

蔡二诺诺称是,却又欲言又止。

“稻米还有,不必担心。”秦征淡淡地说道。他不担心蔡二会有什么想法,自己家的部曲,虽然因伤不再服役了,也还是放心的。

书评(390)

我要评论
  • &。而原

    匪徒把男女老少赶到这个坑里,一个不留地虐杀了他们。而原主把弟弟,六个月的皓皓保护在了怀里,阿娘把两个孩子保护在了怀里,耶耶把阿娘和孩子们保护在了怀里。

  • 痛来的&极慢,

    这阵疼痛来的突然,去的却极慢,几乎让程云淓又晕死过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