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不幸被秦征言中。他们的身后迅速便跟了几家带着小儿和羸弱老人的流民,颤颤巍巍地尾随而来着他们的车,跟随他们或走或逗留,有胆子大的,便上去伸着冻得乌青的手讨一吞咽的。人肚子一饥饿,脑细胞非常活跃度便提升了。饥饿的流民们迅速意外发现那箩筐里的小娘子好像他们的身后很快便跟了几家带着小儿和孱弱老人的流民,颤颤巍巍地尾随着他们的车,跟着他们或走或停留,有胆子大的,便上来伸着冻得青紫的手讨一口吃的。。...

结果,不幸被秦征言中。

他们的身后很快便跟了几家带着小儿和孱弱老人的流民,颤颤巍巍地尾随着他们的车,跟着他们或走或停留,有胆子大的,便上来伸着冻得青紫的手讨一口吃的。

人肚子一饥饿,脑细胞活跃度便提高了。饥饿的流民们迅速发现那箩筐里的小娘子似乎带着食物。这一行人推着独轮车,定不是赤贫人家,穿着也很不一样。外表虽破,但很厚实的样子,那鞋也很不寻常,必定暖和。于是那一双双伸着的手便都冲着她过去了,一个不注意,便被扯住了箩筐。

“行行好,行行好……”

“赏两口吃的吧……”

“我饿呀,我饿呀……”

“我可怜的儿啊,求贵人可怜可怜,可怜可怜!”

“求求贵人了!求求贵人了!”

“走开,走开,我们没有吃的!我们也是灾民!”蔡二郎一边加速推着独轮车,一边大喊,用手肘和肩膀推开想要接近独轮车的流民。于氏和秦征一边一个扶着独轮车上的箩筐,护着四个娃,尤其是那个极度不听话乱扔粮食的,不被那一双双绝望的手抓到。

秦征握紧了断刀,却又无法冲着这些饥饿的人群挥动,即便是要将死死抓住车边的某具身体踹出去,也不得不放轻力道,只是使用巧劲将他们推倒在雪地上。

“这不是我!”

“这怎会是在战场上一刀斩断战友大腿以免他被战马拖曳而阻挡进攻路线的我?”

秦征眉头紧锁,内心深处无端升起了阵阵恼怒。

当他们总算摆脱那一股流民,冲出一段路程,找到一个背风之地休息的时候,秦征脸色的表情已经如天气一般冰冷了。他那双细长的眼睛冷冷地瞥着程云淓,看着她扶着于氏的手从独轮车上跳下来,活动着坐麻了的双腿。

因为是最弱的一环,于氏被流民围攻得最厉害。她穿在羽绒服外打着补丁的旧长衣扯得破了好几条,露在外面的手腕和脸上被抓破了,留下了好几个指甲印,发髻也被扯散了,显得格外狼狈。

“我说过,对不对?”秦征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程云淓说道。

程云淓不说话,咬着嘴唇拿了碘伏棉签,掰了棉签头,给于氏擦拭着伤口,消着毒。

于氏坐在一块石头上,一手抱着皓皓,一手抱着小鱼儿哄着。两个娃刚才都被吓得大哭,哭得嗓子都哑了。

感觉到小郎的语气不对,于氏怯怯的,也不敢抬头,动也不敢动。

“你可听到我说到的话?”秦征没有提高声音,语气越发冰冷,含着隐隐的怒气,“是否弟弟妹妹被人抢去,身边的人因此受伤甚或丢命,你才会得到教训?才肯听话?”

程云淓低着头缩着肩膀,声音如蚊子般的小,瘪着嘴嘤嘤嘤地说道:“我错了……”

“不曾听到!”

“……我错了呢……”

“不曾听到!”

蔡二从停在一边的独轮车上卸下锅子和粮食,正提着一只造型奇怪的塑胶便携折叠桶,准备去外面打些雪来烧成水来做午食。看到小郎对待小娘子如此严厉,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立刻想起在斥候部时被小郎训斥的日子。

“小郎,二娘也是好心……”蔡二胆怯地站在一边求着情。

阿梁却冲了上来,挡在程云淓身前,抬起头愤怒地朝着秦征嚷嚷:“不许欺负阿姐!不许欺负阿姐!”

秦征扒着他的头,轻而易举地把他推到一边,继续严厉地盯着程云淓。

阿梁气得脸都红了,冲上来踢了秦征一脚,举起小拳头要打,却被程云淓一把拉住。

“是我错了!”

程云淓抬起头,直视着秦征的眼睛,极力克服着面子和自尊心的挫败,满脸发热,却认认真真、诚诚恳恳地说道:

“是我最人性的恶的一面认知不足,让大家受到了危险和牵连,这是我的错。

我一定再不如此了!”

书评(457)

我要评论
  • &过去。

    这阵疼痛来的突然,去的却极慢,几乎让程云淓又晕死过去。

  • &娃怎么

    可是,穿越了,穿越到一个衣着明显不是现代的小女孩身上了,怎么我还在这个房间里?刚才那个小娃娃怎么样了?

  • 的内心&撑起身

    程云淓的内心深处又涌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怜爱,仿佛这小娃娃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一般,忍不住用手肘撑起身子,勉强用胳膊把小娃娃圈起来,爱怜地拍了拍:“哦哦哦,宝宝不哭哦……”

  • 在沙发&己说,

    “好的,我明白了!”程云淓擦了一把满头的白毛汗,故作镇定地站在沙发前对自己说,“我死了,我又活了,我穿越了,我有了一个空间!”

  • 必有时&了一个

    然而未必有时间给她捋,手里的毛巾迅速地失去了温度,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喷嚏。这才发现浑身冰冷彻骨,而更让她冰冷彻骨的是,她抱起小娃娃抬眼一看,四周居然,都是死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