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已,他们与流民们一同都进不了宣城,隔著两里路便被荷枪持棍的兵士及衙役拦在了外沿。“非宣城人等,不可以入城!”衙役们在风雪中冻得直浑身哆嗦,几个人分披了蓑衣和斗笠,有光着头的,有衣衫都被打湿的,迁怒于地用力推攘着挤在门口的流民,在的冻得发颤的兵丁“非宣城人等,不可入城!”衙役们在风雪中冻得直哆嗦,几个人分披了蓑衣和斗笠,有光着头的,有衣衫都被打湿的,迁怒地用力推搡着挤在门口的流民,在同样冻得发抖的兵丁帮助下,把他们驱赶开。。...

只是,他们与流民们一起都进不了宣城,隔着两里路便被荷枪持刀的兵士及衙役拦在了外沿。

“非宣城人等,不可入城!”衙役们在风雪中冻得直哆嗦,几个人分披了蓑衣和斗笠,有光着头的,有衣衫都被打湿的,迁怒地用力推搡着挤在门口的流民,在同样冻得发抖的兵丁帮助下,把他们驱赶开。

蔡二放下手独轮车,用力挤进人群,对着衙役和兵丁鞠躬行礼,央求说道:“小民是来宣城投亲的,求兵爷放儿等进城吧。”

“去去去!看你们就是流民,自去城外义棚,不得拥堵在此!”

“求求兵爷,小民家小娘子发了寒热,急等进城看病,求求兵爷......”

“听不懂话吗?不得入城!不得拥堵!违令者乱棍打死!”

几经驱赶,终于有个衙役被蔡二又是鞠躬又是行礼地拉住了,转头注意到独轮车上几个孩子,其中那个满脸苍白的蜷缩在箩筐里的孩子似在发着抖,蔡二央求不止,颤着手捏了几个铜板悄悄塞进衙役的手中。

那衙役攥进拳头,鄙夷地觉得太少,却也放低声音对蔡二说道:“进城是万万不能,没得助了你们连累我受罚的道理。你们便去城南吧,益和堂在城南搭了医棚救助,若去得晚了,连医棚都收了。”

说罢就不耐烦地抽手,将蔡二赶到一边。

蔡二无法,只能一瘸一拐地走过来,低声问道:“小郎,如何是好?”

秦征面无表情地微微抬起下巴,说道:“便去城南医棚。”

“好叻!”蔡二应一声,喊声婆娘,便推起独轮车顺着边道向那衙役指的方向而去。

天色有些暗,大雪也纷纷扬扬地下了下来。宣城四门紧闭,只留南城城门侧的一扇小门,由兵丁及衙役把守,凭腰牌进出。官府严控不得入城,流民们分散在四城,有官府在离城不远的地方搭了草棚给流民避寒,也有设官府的粥棚和城内富户的粥棚。

他们顺着衙役指地方向走向城南,远远地便看到了流民聚集的草棚沿着护城河外的一片树林不多不少地搭着,有的流民没有分到草棚,便用破麻布搭了矮小的篷子,一家人挤在一起,不少人去撅了树枝,在自己草棚和麻布篷子门前挖一个简单的炉灶,准备升起火来抵抗这即将到来的严冬雪夜。

蔡二把独轮车停在路边,挤进流民群中打听到了医棚位置之后,最终还是秦征把昏睡的程云淓从箩筐里抱出来,裹好冲锋衣,快步向医棚而去。

程云淓迷迷瞪瞪地醒来,非常不适应被人抱在怀里,挣扎着想要下来自己走。

“不动!”秦征皱着眉头轻声在耳边说道,想了想又说道,“碰到我伤口了。”

程云淓立刻不动了,乖乖地趴在秦征肩头,只是把头隔着老远。她正是在发寒热的时候,浑身发冷,贴了好多的暖宝宝也止不住地发着抖,头痛欲裂。

“我不要紧,不用去看医生。”她嗓子肿痛的厉害,口水也吞不下去,只能含含糊糊地说道,“我们没有钱......”

秦征怔了一下,这么多天以来竟然第一次意识到,他们真的没有钱。

“给流民设的医棚应该......不需银钱吧?”秦征踌躇地说道,看着医棚里排着队的都是衣衫褴褛的穷人,还是走了过去。

“小郎君,哪位亲人生病?”一位耳朵上套了耳罩的少年吸着鼻子,两手揣在袖子里,看见秦征停了脚,有点想排队的意思,就主动上去问道,“儿便是益和堂的伙计,帮小郎君参详参详。”

“妹妹发了寒热。”秦征撩起冲锋衣的一角,让那少年伙计看了看程云淓苍白的小脸,用一种程云淓从未听过的又怯懦又急切的语气对那伙计说道:“儿等从双石镇而来,走了这许多天......”

“双石镇?”伙计一怔,凑近点神秘兮兮地问道,“那里是不是被突厥人......”

“是,儿的村镇被突厥人洗劫,耶娘村民均被杀害,只有儿带着弟妹逃出。若是妹妹有个好歹,儿怎么对得起死不瞑目的耶娘!”

秦征感觉程云淓在衣服里动起来,忍不住在她背上拍了一巴掌。

程云淓老实了,趴在秦征肩头把头别到一边,尽力地忍着,不然就要“呵呵呵”地呵出声了。

书评(123)

我要评论
  • 匪徒把&子们保

    匪徒把男女老少赶到这个坑里,一个不留地虐杀了他们。而原主把弟弟,六个月的皓皓保护在了怀里,阿娘把两个孩子保护在了怀里,耶耶把阿娘和孩子们保护在了怀里。

  • 穿越了&到一个

    可是,穿越了,穿越到一个衣着明显不是现代的小女孩身上了,怎么我还在这个房间里?刚才那个小娃娃怎么样了?

  • 仿佛在&里瞪着

    程云淓猛地想起刚才仿佛在自己家卫生间的大镜子里看到过这么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满身是血,头发蓬乱,惊讶地在镜子里瞪着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