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夜里他们客店在一个破庙里,清除了一间破旧不堪的大堂,搭好帐篷,升起来火,秦征和蔡二轮着值岗。程云淓做了一夜的梦。梦见哥哥嫂子,梦见爸爸妈妈,梦见现在的学生们同事们朋友们,梦见昂宝出生于的那一天她跑去医院里又激动又小心翼翼地从嫂子手里递过来一个丑丑的小程云淓做了一夜的梦。梦到哥哥嫂子,梦到爸爸妈妈,梦到以前的学生们同事们朋友们,梦到昂宝出生的那一天她跑去医院里又兴奋又小心翼翼地从嫂子手里接过一个丑丑的小娃娃,然而一转眼,怀中那张着大嘴打哈欠、眼睛还半闭的小婴儿又变成了瘦小的皓皓。。...

当夜他们投宿在一个破庙里,清理了一间破旧的大堂,搭起帐篷,升起火,秦征和蔡二轮流值守。

程云淓做了一夜的梦。梦到哥哥嫂子,梦到爸爸妈妈,梦到以前的学生们同事们朋友们,梦到昂宝出生的那一天她跑去医院里又兴奋又小心翼翼地从嫂子手里接过一个丑丑的小娃娃,然而一转眼,怀中那张着大嘴打哈欠、眼睛还半闭的小婴儿又变成了瘦小的皓皓。

她梦到自己和昂宝翘着腿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吃薯片,电视里正演着耶耶和娘亲把妹妹的小身体放在小木盒里抱出去,自己大病初愈,还只有那么一点点小,嘴里喊着“妹妹”“妹妹”追出来,小细腿儿没有力气,便在地上爬着、哭着,小手扒拉着地上的泥土。

昂宝丢了手里的薯片,抱住自己,呜呜地哭:“嬢嬢,嬢嬢,我会乖乖的,你快回来,别不要我......”

程云淓惊醒过来,满枕头的湿意。

早起她便头疼欲裂,体温有点高。

根据前世的丰富经验,她知道自己是最近太累了,昨天大概受了寒,身边忽然多了一个于氏的照顾,紧紧绷起来的弦松了一松,便病了。

程云淓赶紧拿出感冒冲剂,每人喝了一袋,又让于氏把皓皓抱在胸前,教她怎样冲奶粉,怎样给皓皓和小鱼儿换尿布,收拾了一个药品包和耳温枪抱在怀里,才独自爬进了独轮车上的箩筐里,用被子和冲锋衣包得满不透风,又戴了一个大口罩,以防传染给三个小娃娃。

皓皓还算好的,他目前还处于有奶便是娘的阶段,没有阿姐的抱抱,他在于氏怀里哭了几声,把奶嘴给他叼上后没多久就适应了,毕竟于氏的怀抱还是要比阿姐的怀抱宽大又舒服很多。

小鱼儿却在旁边一个箩筐里伸着小手哭了半天,阿梁怎么哄也哄不好。

“阿姐生病啦,不能抱哦。”程云淓指着自己的口罩安慰小鱼儿,“会传染哒,要吃苦苦药哒。”

小丫头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眼泪源源不断的从眼睛里冒出来,抽噎不停,可怜极了。

最后还是秦征把她从箩筐里抱出来,让她趴在自己肩头哭了一会儿,喂了她温水喝,又含了一小片的大白兔奶糖,才抽噎着被放回箩筐。

阿梁可怜巴巴的没人安慰,苦着一张脸,被程云淓偷偷塞了一大块脆香米,闭着嘴巴假装大家都看不见地嚼得津津有味,小脸蛋都鼓出来了,惹得程云淓笑个不停。

甜食、零食、糕点糖果程云淓有很多,也不吝惜给阿梁和小鱼儿吃,就是每次只给一点点,糖果巧克力都要掰碎了,每次只给一小片,就是怕他们把乳牙吃坏了。

程云淓在中午休息的时候,烧了起来。

她偷偷用耳温枪测了体温,将近38度,扁桃腺也肿痛起来。于是坐得离大家稍微远一点,有条不紊地指挥于氏做了午饭,煮了鸡汤,放了多多的姜块,自己在旁边生了堆小火,拿了小锅子下了碗鸡汤面,呼噜呼噜吃了。摸摸头上没发出汗,又吃了一回药,再自己爬到箩筐里,盖好被子和冲锋衣,怀里揣了一个热水袋,再套个U形枕,靠在箩筐沿上养精神,不一会儿便在颠簸的行进中睡着了。

独轮车吱吱扭扭的在薄薄的微雪中向前行。

程云淓醒了几次,只要是箩筐太小,蜷缩着睡腿和脖子都酸得不行。鼻子不通气,头也好痛,身体自我保护机制启动,让自己醒来喝上一两口保温杯里的糖盐水或者红糖姜茶补充电解质,再活动活动手脚脖子,换个姿势继续睡。

她迷迷糊糊地感觉到秦征跟在她这边的车旁,见她睁眼,便上来给她拉一下蒙在头顶的冲锋衣,以免盖住了鼻子不好呼吸。

“我没事,今晚可能会发高烧,但我有药。”她眼睛半真半闭地对秦征说道,“别怕。”

秦征伸出去想安慰地摸摸她的头的手在半空中停住了。

她说“别怕”。

她居然还有心情让自己“别怕”!

书评(429)

我要评论
  • 的人,&水器在

    程云淓是个闲不下来的人,即便心中的震撼还没有消除,却也踮起脚打开卫生间的灯,拉下挂钩上的洗脸毛巾,又打开水龙头,热水器在隔壁厨房呜呜地响起来,把毛巾在热起来的水里打湿,赶紧洗了把脸。

  • 地虐杀&皓皓保

    匪徒把男女老少赶到这个坑里,一个不留地虐杀了他们。而原主把弟弟,六个月的皓皓保护在了怀里,阿娘把两个孩子保护在了怀里,耶耶把阿娘和孩子们保护在了怀里。

  • 恍惚中&?”

    恍惚中,一个念头在程云淓的脑海中闪过:“怎么,我没死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