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新起的屋子比蔡二和婆娘于氏现在的住的旧屋稍稍大一些,也而已大如果一点儿而已。果真是大半成品,并也没完全维修好,房内空空如也,别说家具了,连炕都也没。门是一切安好了,两扇窗子只装了一扇,边空空的一个大窗洞。幸好房顶是铺好了,但是茅草稀落,基本漏风。地门是安好了,两扇窗子只装了一扇,一边空空的一个大窗洞。还好房顶是铺好了,虽然茅草稀疏,基本透风。地面打扫得也算平整干净,条件还不算差,自然是比露宿要强太多了。。...

那新起的屋子比蔡二和婆娘于氏现在住的旧屋稍微大一些,也只是大那么一点而已。果然是大半成品,并未完全修好,房内空空如也,别说家具了,连炕都没有。

门是安好了,两扇窗子只装了一扇,一边空空的一个大窗洞。还好房顶是铺好了,虽然茅草稀疏,基本透风。地面打扫得也算平整干净,条件还不算差,自然是比露宿要强太多了。

“如何?”秦征征询地看了程云淓一眼。

“可以。”程云淓在已经暗下来的光线中左看右看之后,心里已经有了打算,用力点了点头。

蔡二更加羞愧,嘴里讷讷地说道:“未想到小郎会来,什么都不曾准备。”

“勿需准备,你便去吧。”秦征看着程云淓偷偷活动着腿脚,知道她这一天走得也太累了,便挥挥手让蔡二离去。

“若有干柴,还请蔡二郎给我们拿一些过来,谢谢了!”程云淓赶紧说道。

蔡二连连说好,又弯着腰退了出去,赶紧跑到自己旧院子,抱来一堆劈成均匀长方块的干柴,又搬来三块石头和一桶水,在程云淓划定的位置垒了一个行军灶,用打火石费力地生好火,带着满腔“无有釜,如何煮水”的疑惑,弯着腰又在秦征的手势之下退了出去。

秦征在院门口叫住他,两人站在寒风中低声说了几句话,末了蔡二低头叉手施礼,转头又弯着腰微瘸着腿走出了院门。

秦征仰头看看已经黑下来的天,深吸了几口气,将院门闩上,转身回到屋内。

燃起的炉火上已经架好了一个蒸锅,阿梁和小鱼儿坐在小板凳上,不远不近地围着炉火,一边吸着还没冒出来的食物的香气,一边伸着小手烤着火。

“真香呀!”阿梁夸张地说道,“妹妹你说香不香?”

小鱼儿仰头望着他,想了一会儿,捧场地点了点头。

程云淓在他们身后从车里包里把要用的东西往外拿,周围已经堆了一堆的小桌子小凳子锅碗瓢盆和油盐酱醋了,秦征进来的时候,她正弯着腰撅着屁股吃力地出来一个小炉子,晃晃悠悠的,秦征赶紧上来把小炉子接住。

“累死我了!”程云淓喘着粗气擦了擦汗,两只用力过度的小手有点抖。

秦征看看那个小车,又看看拖出来的那么多东西,甚至还有一个婴儿独轮车让皓皓“啊呜啊呜”欢笑地躺在里面,这么明显的戏法,那两个小的居然丝毫没有疑心?小鱼儿就罢了,阿梁这小胖子是不是个傻的呀?

程云淓坐在小凳子上休息了片刻,拿出泡泡防寒膜指挥秦征拿了锤子和长钉子,钉在两个窗子上。一直用来钉窗子的小被子被她分给了路人,没得用了,只能动用太过先进的塑料制品。

她又摸出一个充好电的野营灯,让秦征钉了个钉子挂在墙壁上,顿时照得满室白花花的,特别亮堂。

“我们先吃晚饭。”她看着白亮白亮的室内,听着外面的风声,忽然觉得特别惬意,笑眯眯地说着,打了热水给几个娃洗手擦脸,然后端出一电饭煲的番茄土豆肥牛火腿片焖饭,那个鲜香扑鼻!

今天中午因为突发情况,午饭都没有怎么吃好,只把蒸上的馒头花卷一边赶路一边就着寒风吞了,所以现在他们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

晚上这一顿是早上出发前焖下的,空间小家的电饭煲里一直保着温,饭粒煨得烂烂的,滋味都渗透到米粒里面,端出来再撒点生抽和香油一拌,把番茄压压碎,热气腾腾的,里面又是蔬菜又有肉,真是好吃到爆炸,几个孩子都捧着碗吃到停不下来。

“啊!”程云淓舔着嘴唇满意地感慨道。

“啊!”阿梁摸着滚圆的小肚子,留恋地跟着说道。

“啊!”小鱼儿没有发出声音,但也跟着阿姐阿兄捧着碗学了一句舌。

程云淓转头看着秦征,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秦征:“......我去把碗洗了。”

他觉得自己跟着程云淓都要学歪了,哪那么多零碎的词儿,刚才也差一点跟着脱口而出。

食不言寝不语知道吗?

书评(398)

我要评论
  • &淓发现

    这么一想,一个闪眼,程云淓发现自己又扑倒在尘土飞杨的土坑里,抱着那个仿佛都哭得奄奄一息的小娃娃,然后,手上拿着一条滴着热水的洗脸毛巾……

  • 那不是&的伤痕

    程云淓看着自己抱起小娃娃的手,那不是自己的手,这双手又瘦又细又小又脏,满是血污和划破的伤痕,这分明……是个七八岁小孩子的手!

  • 这阵疼&极慢,

    这阵疼痛来的突然,去的却极慢,几乎让程云淓又晕死过去。

  • ,她忍&大喷嚏

    然而未必有时间给她捋,手里的毛巾迅速地失去了温度,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喷嚏。这才发现浑身冰冷彻骨,而更让她冰冷彻骨的是,她抱起小娃娃抬眼一看,四周居然,都是死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