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征一惊,两三个疾步跃起过去的,扳住程云淓小肩膀,一迭声问着:“怎么了?怎么了?怎的呕血了?”程云淓张着小嘴半仰着头,苦着脸含混不清地地说:“门牙掉了。”“什么?”“门牙。”秦征托住她的下巴,仔细看了看她的血口,果真是两颗门牙都掉了,牙龈里露着“什么?”。...

秦征一惊,两三个快步飞身过去,扳住程云淓小肩膀,连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怎的吐血了?”

程云淓张着小嘴半仰着头,苦着脸含糊不清地说道:“门牙掉了。”

“什么?”

“门牙。”

秦征托起她的下巴,仔细看了看她的血口,果然是两颗门牙都掉了,牙龈里露出一点点白色的小芽儿。

“好端端地怎会突然门牙掉了?”秦征自言自语地皱眉,忍不住朝着正殿方向瞥了一眼。

“唔几道,”程云淓依旧半张着嘴,含含糊糊地透着风说着,“柒个超吸,就掉闹。”

秦征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吃个朝食,就掉了。”他忍不住舔了一下自己的牙,回想了一下自己是十岁左右才换的门牙,怎么也不会八岁就掉门牙吧,难道是天尊觉得小妖怪在自己地盘上做法太过,生气发威了?

阿梁在身后颠颠地拿了一杯水端了过来给程云淓漱口,怕的脸色苍白,一个劲地问阿姐要不要紧。

“快将朝食吃好,收拾收拾尽快赶路!”秦征果断地说着。

“我们不多留一天,给观里多攒一天的粮食吗?”

“不了,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吧。”秦征严肃地说道,又想起什么一般,更加严肃地对程云淓说道,“以后不许乱说乱唱了!”

“洗木?”程云淓捂着嘴巴莫名其妙地问道。

“今早怎的就在道观里唱什么小妖精?”秦征轻声斥责道。

“不会吧!”程云淓惊了一下,也很迷信地唯心起来,一边漱口一边嘀咕着,“随便唱个歌也不可以吗?”

“不可以!”秦征断然道。

程云淓瘪起了嘴。

她也没想到八岁就会换门牙,也有点担心是不是天尊联合了空间和穿越大神一起惩罚她过多地暴露资源,赶紧闭目合十四处拜拜,嘴里嘀嘀咕咕地祈祷了一圈,胆小怕事地恳请各位大神们原谅自己的自作主张,并保证以后定要约束自己,一定不再乱撒物资了!

因为肉包子和米糊都给了道观的道士们,今天的朝食很简单。程云淓蒸了一笼屉小猪、小熊猫造型的奶黄馒头和两包的菠菜虾仁猪肉蒸饺,配着热牛奶巧克力,几个孩子也吃得很开心。程云淓还怕长身体的秦征吃不饱,又给他用微波炉转了一碗老坛酸菜牛肉面,怕他吃不得辣,只放了小半份的料包,再打了两个水扑蛋,热腾腾地端出来,香得她直咽口水。

这味道秦征从未吃过,初尝起来酸酸的,舌尖又如火一般,须得大口大口把那白生生的汤饼连汤带汁都吃进去,吃得鼻尖上出了微微的汗,不断地吸着鼻子,停不下来。

阿梁看着阿兄吃得辣么欢,也闹着要吃。程云淓在秦征的碗里给他舀了点汤汁,他喝了一口,嘴巴就咧成了瓢。程云淓用馒头沾着汁水再给他吃,他才觉得这个味道可以接受了,连吃了两个卡通花馒头,吃得小肚子都溜圆的。

秦征拿起两块化冻的牛排,起身放到院子里,没多久就听见翅羽滑行的风声一掠,阿幽便落了下来,小脑袋点一点,如勾的锐利双爪抓起牛排,双翅一展,又冲入苍云中,消失不见了。

书评(322)

我要评论
  • 娘,不&会让自

    原主阿淓小姑娘,不要担心不要怕,安心跟你耶娘去吧,我不会让自己白白重活一次的!

  • 靠着土&弟弟拍

    “可是,怎么又有那个房间呢?”程云淓挣扎着靠着土坑半坐起来,努力不去看除了原主耶娘外别的死人,一边抱着弟弟拍着哄着,一边看着手里的洗脸毛巾,“我能回去我的家吗?”她想。

  • 的大镜&么一个

    程云淓猛地想起刚才仿佛在自己家卫生间的大镜子里看到过这么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满身是血,头发蓬乱,惊讶地在镜子里瞪着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