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征足够的耐心地等着贝肯闲下去,凑过去的将另一把钥匙塞到他手中,轻声说他厨房里放了一些粮食及他和道和的朝食,但是他明白了这三位定会提着流民们自己吃独食。贝肯整体表现得很波澜不惊,略挑了挑眉,躬身施礼。他握着钥匙,明白了秦征锁上厨房门是不希望能流民们明白了有多少道恩表现得很平静,略挑了挑眉,欠身行礼。他握着钥匙,明白秦征锁上厨房门是不希望流民们知道有多少粮食,虽然他不赞成如此,却也知晓秦征这么做的用心。。...

秦征耐心地等着道恩闲下来,凑过去将另一把钥匙塞到他手中,低声告诉他厨房里放了一些粮食及他和道和的朝食,虽然他知道这两位定不会背着流民们自己吃独食。

道恩表现得很平静,略挑了挑眉,欠身行礼。他握着钥匙,明白秦征锁上厨房门是不希望流民们知道有多少粮食,虽然他不赞成如此,却也知晓秦征这么做的用心。

“十一郎,今日雪霁,你等是留在迎山观几日,还是启程赶往宣城?”道恩与秦征一起踱出正殿,缓声问道。

“自然是想尽早启程。”秦征皱眉,说道,“只是同行者均年幼体弱,万事还需细细安排才好。”

“如此。”道恩轻轻点头。

“两位真人在敦煌耽搁已久,现如今战事既起,道恩师兄又如何打算?”

“某和三位师弟自是安心在观中等待师父师叔归来。”

秦征默然片刻,思索着说道:“突厥图谋瓜凉二州,伏龙山脉一带虽只是小股袭扰,却也造成恐慌。今冬苦寒,草原戈壁牲畜死伤惨重,加之今秋草原又爆发蝗灾,外族缺粮少食,更加难以生存。如今不过十一月上旬,突厥便大军犯境,恐怕不会轻易收兵。”

道恩停住脚步,诧声问道:“十一郎的意思是……?”

秦征并未看他,继续说道:“迎山观虽小,但地处官道近郊,与宣城一步之遥,再进一步便是常乐与敦煌。此处一无深山可以躲避,二无关卡可做御守,既然附近村民已然转向各城镇求助,师兄不若早早收拾停当,带着粮食和物品,与几位师弟去往敦煌与二位真人汇合为上。”

道恩皱眉:“去往敦煌?莫非宣城也难守住?既然如此,十一郎为何还要带几位幼童前往宣城?”

秦征一笑:“去宣城自然有征之道理,几位孩童也自有安排。只是目前征力有不逮,无法协助两位师兄,还请两位师兄早做打算。”

道恩不语,侧目打量面前这位少年。

上次见到他,还是他随他阿耶前往北庭军中赴任之时,一身黑色劲装,骑一匹黑色健马,小小年纪便沉冷如冰,与他华服广袖的父兄及风采绝伦的卢三郎都迥然不同。

几个月不见,他已然长得比自己高半个头了,虽然穿着奇怪的衣着,脸上青紫伤痕未消散,左边颧骨上还贴着半边膏药,脸色苍白,唇无血色,形容略有狼狈,却依旧从容镇定,肩背挺直,有着十四岁的年纪不相符的居高临下的冷静,细长的双目透着一股肃杀和漠然,全无昨夜送食物和药品时的怜悯和善意。

到底是小小年纪便丢进沙场、从生死边缘被扒回过一次的人。

“如此。”道恩点头,郑重稽首,以示定会慎重考量。

秦征还礼,与道恩告辞,转身走进小院,还未走进,却一眼看到程云淓顶着个丸子头从房门里奔出来,弯腰往门口的雪地上吐了一口血。

书评(214)

我要评论
  • 镜子里&又瘦又

    她的心脏咚咚咚地跳动着,又是震撼又是惊讶,又是不知所措。再瞥一眼镜子,忍不住有些嫌弃地看着镜子里小小的自己,实在是又瘦又小,穿着一身破衣服,蓬头散发,满身的血,好脏,好丑。

  • &来,把

    程云淓是个闲不下来的人,即便心中的震撼还没有消除,却也踮起脚打开卫生间的灯,拉下挂钩上的洗脸毛巾,又打开水龙头,热水器在隔壁厨房呜呜地响起来,把毛巾在热起来的水里打湿,赶紧洗了把脸。

  • 怜爱,&一般,

    程云淓的内心深处又涌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怜爱,仿佛这小娃娃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一般,忍不住用手肘撑起身子,勉强用胳膊把小娃娃圈起来,爱怜地拍了拍:“哦哦哦,宝宝不哭哦……”

  • 冷的脸&道,这

    程云淓泪眼朦胧地伸出手去抚摸了身边那两张冰冷的脸,她知道,这是这具身体原主的情绪慢慢地恢复,同时原主的记忆,也随着泪水一起涌了过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