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音在耳边嘀嘟囔咕、唠唠叨叨地说个不停地,教了又教,再次提醒了又再次提醒,惟恐说的不不到位,惟恐准备好得不充裕。直到更年轻的夫妻两人千恩万谢地抱着孩子提着双肩包躲躲闪闪地走了,还在后面望着、心里想,不怕什么遗漏掉了,也没把最好是的给他们。秦征跟在程云淓身后往小秦征跟在程云淓身后往小院里走,看着这还不到自己胸口的小女郎一蹦一跳地踩着地上的雪,小尾巴伪装成小丸子顶在头上,也跟着一跳一跳。帽子围巾手套都给了旁人,光秃秃地露着耳朵和脖子,脖颈后那道深褐色的伤疤便在衣领里若隐若现。。...

小奶音在耳边嘀嘀咕咕、唠唠叨叨地说个不停,教了又教,提醒了又提醒,唯恐说的不到位,唯恐准备得不充足。等到年轻的夫妻两人千恩万谢地抱着孩子背着双肩包躲躲闪闪地走了,还在后面望着、想着,就怕什么遗漏了,没有把最好的给他们。

秦征跟在程云淓身后往小院里走,看着这还不到自己胸口的小女郎一蹦一跳地踩着地上的雪,小尾巴伪装成小丸子顶在头上,也跟着一跳一跳。帽子围巾手套都给了旁人,光秃秃地露着耳朵和脖子,脖颈后那道深褐色的伤疤便在衣领里若隐若现。

若是有法力,也不是个功力深厚、法力高超的小妖精吧,这般粗的伤痕,当初是有多痛?也不知道哭了没有,哭了多久才结了那难看的伤疤。

小身影跳上台阶,踮着脚拿了钥匙去开门闩上挂着的链子锁,秦征连忙接过钥匙,打开门锁,推开房门。

程云淓跟着冷气一起钻进了门。

“醒了吗?”她笑眯眯地拉长声音问道。

“醒啦!”阿梁躲在被子里回答着,“皓皓也醒了,妹妹也醒了,都没有哭!”

“我家宝宝们最乖啦!”程云淓夸张地说着,“起床喽,宝宝们起床吃饭饭咯!来来来,太阳晒到小屁股啦!”

“阿姐,外面没有太阳呢。”

“没事,我们假装有太阳。”

秦征站在门外的台阶上深深地吸了口寒冷的空气。夜里雪便停了,风还很大,即使现在天已经大亮了,也还阴着,灰色的云层沉沉地压在头顶,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晴,也不知今日还会不会有风雪。

他拿出鹰哨吹了一阵,没多久便听到天空中传来“啸”的长鸣,一个淡红的身影如闪电般从云端掠过。

小房间里还在笑闹不停,皓皓“咯咯咯”的笑声和阿梁的说话声,还有小鱼儿意味不明的“啊啊”声,没一会儿,便听见程云淓哄着几个孩子,顺着太阳的话题,很有节奏感地、欢快地唱起了歌儿:

“太阳对我眨眼睛,鸟儿唱歌给我听,

我是一个努力工作又不粘人的小妖精…..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不要问我到哪里去,

我要摘下最美的花,献给我的小公举。

大王叫我来巡山,我把人间转一转

打起我的鼓,敲起我的锣儿,

生命充满节奏感……”

秦征微微一笑,揣起了鹰哨,走下台阶,向着正殿走去。

正殿里也都忙起来了,流民们都陆续起了身,道和又忙忙碌碌地开始安排烧水的烧水、打扫的打扫。有几个家庭,比如那对年轻夫妇的家庭,收拾了铺盖准备喝点热水吃点昨天秦征拿来的干粮,就趁着雪还没下便下山赶路投亲,早早下山中晌就能上了官道,晚间也能找到村落投宿。也有的家庭因为有病弱还留在正殿,又怕呆久了废了粮食被赶出去,就特别殷勤地帮着烧火烧水,能动的看到两个小道童出门拾柴火,便也跟着出去砍柴、寻觅食物,年老体弱的便拿了破扫帚开始扫院子里的积雪。

秦征悄无声息地踱进正殿,走到道恩身边。昨夜道恩给他号了脉,开了一张调理的方子,只是目前抓不到合适的药。道恩自然是不知道秦征受这么重的伤之所以恢复得如此之快,都是靠了一天三次每次四颗的抗生素的缘故。此时他正拿着一个木勺从一个非常漂亮的透明琉璃瓶里舀出一勺黑色浓稠的膏子,在一碗热水里搅了搅,递给旁边一位脸色苍白的大叔饮下。

那自然是程云淓把空间小家所有的红参膏子都挤到一个带密封盖的玻璃瓶子里,让秦征拿给他的,同时给他的还有一瓶念慈庵的止咳糖浆和一包七年陈的无烟粗艾条,所以秦征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子淡淡的艾灸味,他曾在小鱼儿身上闻到过。

书评(371)

我要评论
  • 身上了&个小娃

    可是,穿越了,穿越到一个衣着明显不是现代的小女孩身上了,怎么我还在这个房间里?刚才那个小娃娃怎么样了?

  • ,一直&面前,

    而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却如同清晨的光芒一般,撕裂了暗夜的厚重阴云,刺出一道光,一直刺到程云淓的面前,她奋力一挣,睁开了眼。

  • ,一个&中闪过

    恍惚中,一个念头在程云淓的脑海中闪过:“怎么,我没死吗?”

  • 好,小&泪鼻涕

    还好还好,小娃娃的襁褓正在自己身体和旁边裸露而肮脏的土壁夹角中,并没有被压到。那小娃娃得不到回应和抚慰,被自己的眼泪鼻涕呛住了,猛烈地咳嗽起来,小小的舌头伸着,脸上冻的青紫一片。

  • 的小女&身是血

    程云淓猛地想起刚才仿佛在自己家卫生间的大镜子里看到过这么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满身是血,头发蓬乱,惊讶地在镜子里瞪着她!

  • 很显然&地闭着

    很显然,自己正采取一个俯卧的姿势,趴在一个襁褓之上,襁褓里一张哭的鼻涕眼泪横飞的小脸儿,眼睛紧紧地闭着,没牙的小嘴张得大大的,正发出嘶哑又凄惨的哭嚎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