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斤大米迅速倒好,袋子都被秦征拢到了一边,趁着两个小道童忙着穿衣穿鞋的时候,被程云淓发来了身后。她倒退向门边,又打开门回去,过了一会儿推门进去,手里端了满满一大钵子热腾腾的营养米糊,里面有白米、糯米、黑米、核桃、红枣和桂圆,还加了虾仁,颜色“给!”她说着,把米糊粥放到灶台上,拿了湿纸巾和免洗消毒洗手液,给两个娃使劲擦了擦脏了吧唧、冻得又红又紫的小手,从衣服兜兜里掏出四个煮鸡蛋,“你俩穿好衣服,赶紧先吃,我给你们师兄留了。”。...

几十斤大米很快倒好,袋子都被秦征拢到了一边,趁着两个小道童忙着穿衣穿鞋的时候,被程云淓收到了身后。她倒退到门边,又开门出去,过了一会儿推门进来,手里端了满满一大钵子热腾腾的营养米糊,里面有白米、糯米、黑米、核桃、红枣和桂圆,还加了虾仁,颜色虽然灰了吧唧的不好看,但破壁机打的又浓稠又润滑,香气扑鼻。

“给!”她说着,把米糊粥放到灶台上,拿了湿纸巾和免洗消毒洗手液,给两个娃使劲擦了擦脏了吧唧、冻得又红又紫的小手,从衣服兜兜里掏出四个煮鸡蛋,“你俩穿好衣服,赶紧先吃,我给你们师兄留了。”

两个道童到底还是孩子,闻着着香喷喷的食物的味道,眼睛亮了又亮,在秦征的帮助下,匆匆忙忙穿好了浑身上下的衣服,就扑到灶台边,接过程云淓塞到他们手里的汤勺,舀了一勺米糊就塞进嘴里。

“真香呀!”

“真好吃!”

程云淓拉拉秦征的袖子,让他弯下腰在他耳边问道:“道士能不能吃肉呀?”

秦征一愣,“能……吧……”

好像是能的,但也确实没见他们吃过。

第三十章都是孩子

程云淓点点头,又装模做样地把门拉开,走出去,过了一息,就端着一盘蒸好了的荠菜肉包和几个红薯推门走了进来,没一会儿,又折返了一趟,这次是小心翼翼地端了两杯热牛奶冲的巧克力,放到咬着大肉包子差点噎住的两个傻孩子手边。

“慢点吃,慢点吃。”秦征在一旁说道。

“是豕肉的呢!”道演缓过气来,擦了吧噎出来的眼泪,幸福地小声说道:“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蒸饼呀!”

“可惜只有四个。”程云淓遗憾地说道,“你们一人一个,剩下两个给你们师兄。这个红薯可以随便吃,我给师兄们留了。”她又捧出一大罐的营养米糊和一簸箕蒸好的红薯、紫薯、玉米、土豆、包子和馒头,用盖子盖了,在灶台上放放好,指给道念和道演看。

“嗯嗯嗯!”两个傻孩子一手拿包子一手拿红薯,嘴里塞得满满的,开心得眼睛眯起来,连连点头。

“可不能跟别人说起。”程云淓竖着一根手指,非常严肃地再一次告诫,“不然就没的吃了!”

“嗯嗯嗯!不说不说不说!”

“天色还早,你们怎不多睡会儿?”秦征背着手站在旁边看程云淓蹲在道演旁边教他怎么系鞋带,问道。

“师兄说让我们早早起来,去山里拾些柴火。”道演用力咀嚼着嘴里的食物,含含糊糊地说着,“夜里没有生火,冷。”

“现在雪停了,我们吃完便去。”道念有些不好意思,看着门外淡淡的天光,用力咽下嘴里的食物,咕嘟咕嘟喝完牛奶巧克力,舔着嘴唇恋恋不舍地说着。

“那便避开密林走,雪太大,怕是有野兽出没。”秦征说着,把自己脖子上的羊绒围巾摘了下来,给道演围起来,又让他们把道袍穿在外面,“披上道袍别人便看不出你们里面穿着什么,定不会抢了去。”

还好两件道袍都是师兄们穿过的,虽然旧,却挺大,腰带松一松也能罩得下,只是把两个瘦小的小道士穿成了挺胸凸肚的小企鹅,走起来摇摇摆摆的,特别可爱。

“谢谢十一郎!谢谢小居士!”两个傻孩子脸蛋红扑扑的,愉快地合十行礼。

今日一大早他们是被冻醒的,又饿又冷,睡不着便干脆爬起来背着背篓去拾柴,而现在天还没有大亮,他们就吃了这小半辈子吃到的最好吃的一顿朝食,穿上了暖暖的衣服裤子、暖暖的袜子和靴子、暖暖的围巾手套,衣服里塞了灌了开水的透明水壶,权当揣了个热水袋暖着肚子,衣服兜里被塞了好多甜甜的糖果,还一人斜背了一个花花绿绿的“狮子杯”,里面装的是红糖姜茶,小居士说里面都姜茶到晚上都还会热的呢!

“是不是在做梦呀?”道演打了一个饱嗝,幸福地想道。他现在身上一点都感觉不到寒冷,会不会还在被子里睡着呢呀?

两个傻孩子手拉着手,踩着云端的步伐,脸上带着做梦般的傻笑,晃晃悠悠地往观门的方向走,刚走几步,又被程云淓叫住了。

“厨房里都是粮食,我把门给锁了。”程云淓压低声音悄悄地说着,“一把钥匙给你们,一把钥匙给你们师兄,不要遗失了哦!”

道念接过钥匙圈,拉开拉链放进羽绒服贴身的荷包里,郑重地拍了拍。

道演用戴着手套的小手捂住嘴,睁大眼睛点着头,再一次郑重表示:“一定不说出去!”

书评(89)

我要评论
  • ……这&的,竟

    这声音……这是自己的声音?这软软细细又童稚的,竟然是自己的声音?

  • 程云淓&也实在

    程云淓觉得自己有点呆滞,思维有点转不过来,这变动一波接一波的袭来,饶是她活了28年,一时间也实在承受不住。

  • 双手又&是血污

    程云淓看着自己抱起小娃娃的手,那不是自己的手,这双手又瘦又细又小又脏,满是血污和划破的伤痕,这分明……是个七八岁小孩子的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