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耐心的等待他的是一个特大的用床单包出来的食物堆。程云淓挠脸,闪躲着秦征的目光讪讪地地地说:“实际上也不多。大米昨天差不多都被我近视散光了,只余下这一点,除了几包黑米燕麦片和藜麦,都也可以熬粥,这是一包红枣夹核桃,也可以放进来一同炖。这些玉米粒好啊啦,都是程云淓挠挠脸,躲闪着秦征的目光讪讪地说道:“其实也不多。大米今天差不多都被我散光了,只剩下这一点,还有几包黑米燕麦片和藜麦,都可以熬粥,这是一包红枣夹核桃,可以放进去一起炖。这些玉米粒可好啦,都是种子呢!只剩这一捧了,别的都被我沿途撒出去,明年春来就原野遍是青纱帐了!这几个红薯和土豆可以烤着吃,都是碳水化合物……嗯那个都可以饱腹……这还有一包韭菜馅饺子,少了点,凑合着吃吧,煮开加三次凉水,飘起来就熟了,煮破了也不要紧,面片汆丸子也挺好吃的……”。...

而等待他的是一个特大的用床单包起来的食物堆。

程云淓挠挠脸,躲闪着秦征的目光讪讪地说道:“其实也不多。大米今天差不多都被我散光了,只剩下这一点,还有几包黑米燕麦片和藜麦,都可以熬粥,这是一包红枣夹核桃,可以放进去一起炖。这些玉米粒可好啦,都是种子呢!只剩这一捧了,别的都被我沿途撒出去,明年春来就原野遍是青纱帐了!这几个红薯和土豆可以烤着吃,都是碳水化合物……嗯那个都可以饱腹……这还有一包韭菜馅饺子,少了点,凑合着吃吧,煮开加三次凉水,飘起来就熟了,煮破了也不要紧,面片汆丸子也挺好吃的……”

说着说着,她又提出来一个精心挑选的没有任何logo的早餐包,特意选的不是拉链,而是暗扣款的,里面放了三包奶粉,两包没拆开,一包拆开了上面夹着密封夹的,还有一个空奶瓶,一个装了热水的保温瓶和一个乐扣塑料水瓶。

“你要教他们怎么兑奶粉,”程云淓指着空奶瓶上用记号笔画的那一道,唠唠叨叨地说道,“温开水放到这条线,舀一勺奶粉摇匀就可,放多了奶粉会拉不出臭臭,放少了又会饿。开水倒在保温瓶里能保持一天,这个杯子装了开水能当热水袋用,等凉了就可以跟保温瓶里的水兑了给宝宝冲奶粉。这里还有一大包尿不湿和婴儿湿巾,还有两个围嘴和两条小毛巾。你看过我给皓皓换尿不湿的,会用吗?要不,还是我去正殿教他们吧……”

秦征满耳都是程云淓叨叨叨叨的小奶音,自言自语地说得又多又细致,就怕他不懂,那对年轻的夫妻不会用。

“这还有小袜子小棉鞋和毛衣毛裤、连体棉衣,你悄悄塞给他们,别让人给抢了。也不知道小宝宝有没有生病,我也没有给这么大的宝宝的药……”

秦征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小尾巴。

“哎哟!”程云淓吃痛,挠着头转过来,有点生气地问道,“干嘛?”

秦征看着她有点恼怒的黑眼睛,笑了:“操这么多心,当心以后长不高。”他说道。

“才不会!”程云淓白了他一眼,却又忧心忡忡地摸了摸头,她现在这个身体本来就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而又瘦又小,这才补了几天就又要奔波,晚上觉也睡不好,就是操太多心了,会不会真长不高啊?

秦征接过程云淓准备的几个大包袱,左一个右一个挂在肩上,手上又被塞了一个点了蜡烛的风灯和一包蜡烛。

不错,咱没有烛台、马灯、煤油灯,也不能用台灯和手电筒,但咱有宜家铁艺蜡烛风灯啊!

程云淓有点小得意,特意挑了一个白色的风灯,上面的小星星映着烛光,跳跃在他脸上,让秦征这张又是划伤又是碘伏又贴着创可贴的脸显得格外好看,帅帅的英俊少年。

“这些蜡烛是给道和师兄的,我看他眼睛有些近视,应该是油灯的光芒太暗。”

“那个小陶罐子里是感冒冲剂,舀一勺用开水冲半杯便好。”

“红参膏子也是一勺就够,我让阿梁都挤出来了,明早再挤一罐便好。”

“这是一包艾灸条,应该用得上,是无烟的七年陈艾哦,不知这个时代有没有这种艾条……”

“那些花卷馒头都冻硬了,要蒸了才能吃。”

“他们有没有蒸锅呀?”

“被子褥子够不够呀?”

“够了够了......“

书评(465)

我要评论
  • 显不是&,怎么

    可是,穿越了,穿越到一个衣着明显不是现代的小女孩身上了,怎么我还在这个房间里?刚才那个小娃娃怎么样了?

  • 少赶到&娘和孩

    匪徒把男女老少赶到这个坑里,一个不留地虐杀了他们。而原主把弟弟,六个月的皓皓保护在了怀里,阿娘把两个孩子保护在了怀里,耶耶把阿娘和孩子们保护在了怀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