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梁有点儿小很紧张,小胖手直直地伸着,冬季保暖内衣、毛衣、羽绒服和反冲锋衣,几层袖子卷心菜一样层层卷出来,挤着小胳膊鼓足一圈小肥肉,藕段似的白白又嫩,让秦征忆起程小娘子总爱去捏他和皓皓的胖脸,都忍伸出手手指,在他小胳膊上也捏了一下。确......的确确......确实挺好捏。。...

阿梁有点小紧张,小胖手直直地伸着,保暖内衣、毛衣、羽绒服和冲锋衣,几层袖子卷心菜一样层层卷起来,挤着小胳膊鼓起一圈小肥肉,藕节似的白白嫩嫩,让秦征想起程小娘子总爱去捏他和皓皓的胖脸,忍不住伸出手指,在他小胳膊上也捏了一下。

确......确实挺好捏。

阿梁嘴巴撅了起来,高冷地“哼”了一声,在他身上扭了扭,牵动了秦征的伤口,让他轻轻“嘶”了一声,吸了口凉气。

道恩抬眼看了看他。

“如何?”秦征示意阿梁的脉象。

道恩收回手,沉吟片刻,说道:“倒......还好。”

“这一路吃保穿暖,何止是‘还好’。”秦征腹诽,表面上却作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在道恩的示意下,也卷起袖子露出手腕,平放在小几上。

道恩冰凉的手指轻轻按住秦征的手腕,微闭双眼,凝神听脉。

阿梁依旧在秦征腿上扭来扭去,这么大的孩子坐不住,秦征于是放开手任他站起来,总归他是不敢跑出正殿的,倒也不必去管他。

许是道和自说自话的气质比道恩亲切,阿梁一下地就跑到道和身旁蹲下。道和拿了陶罐装满了雪水,放在一个火盆边,用树枝挑了挑盆里半死不活的火苗,又加了一根粗点的柴火让火苗烧的更旺些。

火焰刚刚跳起,周围便有蜷缩的人影将身下的稻草朝着火盆的方向拢了拢,一双双冻僵的手伸了过来。

“等一下便有红糖姜汤喝了。”道和乐呵呵地对身边的人说道,“好大的一块姜,可以做好几次姜汤了。”

周围暗色的人影略有些骚动,竟似有点活人气息一般,发出低低的惊叹声。

阿梁不禁退后了一步,害怕地拉住道和的衣角,他感觉那些披着褴褛破布的黑影好似有一双饥饿而贪婪的眼睛在偷偷打量他,只等道和一转身,就马上会扑上来吃了他似的。

“道长,道长。”有虚弱的女人在这黑影里带着声轻声乞求道,“求求道长给一口热汤,.奴那可怜的孩儿就快要饿死了。”

周围马上有人不耐烦地接口道:“谁不是就快要饿死了?”

“可我儿......才刚刚五个月......”那女人将脸埋在怀中小儿破烂的襁褓中呜呜咽咽

地啼哭起来。

刚才驳斥她的那人在周围人的瞪视中缩了缩脖子,却忍不住低声说道:“便是这一去了,也没什么不好,这世道,小儿活着比死了多受多少的苦......”

“你闭嘴吧!”他身边的人低喝了一声,扬手威胁要打,他赶紧缩到后面,嘀嘀咕咕不再吭声了。

饶是道和乐观,但想到厨房内空空如也的米缸,也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

“等下姜汤煮好,你喂他几口吧。”道和对着哽咽不停的女人,叹息着说道。

阿梁在他身旁睁大了眼睛,忍不住插嘴:“我阿姐说,小弟弟不能喝姜红糖水。”

道和回首眯着眼睛看了看他,摸了摸他戴着蓝色羊绒滑雪帽顶端的小绒球,叹了口气。

“可是,我们没有东西可以吃了。”道和带着抱歉,轻声说道。

阿梁的小手揣在兜里,摸着兜里的奥利奥,睁大眼睛看着对面那无助哭泣的女人,怀里的襁褓那么小,比皓皓还小,哭声都小小弱弱的,像只无力的小奶猫。皓皓饿的时候,哭起来声音可大了......可阿姐说,这些吃的东西不能告诉别人,不然会被抢走的,我们还小,还不能保护自己......

陶罐中的雪水慢慢冒出了热气,道和拿了一把陶刀,切了几片厚厚的姜片下去,又大方地丢下去一整块的又大又厚又黑的红糖块,忍不住就着冒出来的热气深深地吸了一口,夸张地说道:“啊!”

旁边的黑影晃动起来,好几个声音也情不自禁跟着深吸了一口气,盼望地说了一声:“啊!”

阿梁小心地回头看了看秦家阿兄,他还在跟那个冷着一张脸的道长谈话,好似没有注意到自己。于是站起来偷偷挪到那位女人身边蹲下,把兜里的奥利奥小心翼翼地拿出来,放到女人冻得红肿的手上。

有厚厚的三块呢,虽然都被他揣在兜里揉得有点碎掉了。

书评(431)

我要评论
  • 息的小&水的洗

    这么一想,一个闪眼,程云淓发现自己又扑倒在尘土飞杨的土坑里,抱着那个仿佛都哭得奄奄一息的小娃娃,然后,手上拿着一条滴着热水的洗脸毛巾……

  • 子里看&么一个

    程云淓猛地想起刚才仿佛在自己家卫生间的大镜子里看到过这么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满身是血,头发蓬乱,惊讶地在镜子里瞪着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