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连地,眼睛习惯了也没任何光线的黑夜后,竟不会觉得尤其黑了,小院的空地上集起了薄薄一层的雪,已发出轻轻地的白光。秦征和阿梁跟随道和顺着走廊避着寒风又扭过角门向前院走去。正殿的大门紧紧地闭着,道和轻轻地敲了两下,来打开门的却是一位披着破旧不堪麻布的老翁,秦征和阿梁跟着道和顺着走廊避着寒风又转过角门向前院走去。正殿的大门紧紧闭着,道和轻轻敲了两下,来开门的却是一位披着破旧麻布的老翁,躬身把三人让进去。。...

风雪连天,眼睛习惯了没有任何光线的黑夜之后,竟不觉得特别黑了,小院的空地上集起了薄薄一层的雪,发出微微的白光。

秦征和阿梁跟着道和顺着走廊避着寒风又转过角门向前院走去。正殿的大门紧紧闭着,道和轻轻敲了两下,来开门的却是一位披着破旧麻布的老翁,躬身把三人让进去。

一进正殿的大门,一股又闷又浑浊的气息夹杂着苦茵茵的药味扑面而来,让阿梁“啊啾”“啊啾”连打了两个小喷嚏。

秦征和道和谢过开门的老翁,拉着阿梁跟着道和向着殿中有火光的地方走过去。

迎山观在方圆百多里并不是个大的道观,正殿的规模也不甚宽阔,如今住进了逃难的村民,在冰冷的地面上打着地铺,挨挨挤挤缩成一团。有白发孱弱的老人瑟瑟发着抖,也有衣衫单薄的年轻妇人抱着嘤嘤哭泣的婴儿垂泪拍着哄着,却没有奶水给他吃,连一点米汤如今都吃尽了。

大殿里燃着两个火盆,为了节约柴火,火都不旺,并不能抵抗一丝一毫的寒冷。

秦征带着阿梁先走到蒲团前,怀着很复杂的虔诚心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郑重地拜了拜供奉的太上老君,心里还在遗憾现在这个条件却是无法敬上一墫香。然后随道和绕过几个瑟缩的地铺走到大殿一个光线昏暗的角落,一位年轻的道士正盘腿坐在蒲团上,微闭双眼,为身旁的人号着脉。

道和和秦征在一边等候,等到那道士号完脉收回手,睁开眼睛,才上前去行了一礼,恭敬地唤道:“道恩师兄。”

年轻道士并未起身,也似乎并未像道和那样在此时此地看到秦征和他牵着手带来的一个孩童而产生诸多的好奇,他只是在蒲团上微微欠身还礼,轻言回道:“十一郎。”

然后伸手在身边的药篮中取出一个陶瓶,倒出一粒药丸,递给跪坐在旁边殷切看着他的家属,慢声叮嘱:“用一碗温水化开,此刻便服了,明早再看看是否有好转。”

那含着眼泪的妇人双手接过药丸便要磕头,被道恩拦住了,只指着火盆让她自去烧水,这才扶着道和的手站起来。

“这姜块是哪里来的?”他一眼瞥见道和手中大块的生姜和一小堆黑糖块,略有些诧异地问道。

“正要与师兄说,是十一郎……”道和一高兴,声音未免就高了些,道恩眉头微皱,道和忙一弯腰,缩了缩脖子压低声音说道,“是十一郎带来的小居士给的。”

“是征等一路逃难,宿在无人的村舍附近挖到的。”秦征也压低声音说道。

道恩又看了一眼红糖块,仿佛好整以暇地等着他的解释。

秦征眼皮子跳了几跳,只得继续扯谎,“沿途有不少丢弃的箩筐行李,吃食衣物自然也拾了不少。”

道和连连点头附和,表示一定是这样的。

道恩无语地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借着不远处火盆里发出的昏暗光亮打量了一下秦征从脖子捂到膝盖处厚实而奇怪的衣着和他牵着的穿得圆滚滚的阿梁,略一沉思,便让道和切了姜片去煮姜汤,然后走到香案边另一个蒲团上跪坐下,慢声对秦征说道:“我给你们二人把个脉。”

秦征迟疑了一下,还是略行一礼:“多谢道恩师兄。”

他在旁边的蒲团上盘腿坐下,让阿梁坐在自己腿上,给他脱下手套,费力地卷起袖子,捉出还挺有肉的小胖胳膊,搁到蒲团旁的矮几台面上。

书评(496)

我要评论
  • 般,撕&一道光

    而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却如同清晨的光芒一般,撕裂了暗夜的厚重阴云,刺出一道光,一直刺到程云淓的面前,她奋力一挣,睁开了眼。

  • 撼还没&打湿,

    程云淓是个闲不下来的人,即便心中的震撼还没有消除,却也踮起脚打开卫生间的灯,拉下挂钩上的洗脸毛巾,又打开水龙头,热水器在隔壁厨房呜呜地响起来,把毛巾在热起来的水里打湿,赶紧洗了把脸。

  • 现代的&这个房

    可是,穿越了,穿越到一个衣着明显不是现代的小女孩身上了,怎么我还在这个房间里?刚才那个小娃娃怎么样了?

  • ”程云&一把满

    “好的,我明白了!”程云淓擦了一把满头的白毛汗,故作镇定地站在沙发前对自己说,“我死了,我又活了,我穿越了,我有了一个空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