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仔细看才能看见一个淡红色的影子从厚厚的云层边缘和光秃秃的树梢间横穿过,翅膀拍散的云絮,化为大朵大朵的雪花慢悠悠地落下去。阿幽的身影并不能够始终看可以得到,这就则表示它也没警哨,那是说,它并也没意外发现前前后后藏身有人。按照行程,明天便会经过罗绵镇一带阿幽的身影并不能一直看得到,这就表示它没有示警,那就是说,它并没有发现前前后后躲藏有人。按照行程,明日便会经过罗绵镇一带,走上官道,那里应该已经脱离了突厥骑兵奇袭的范围,村落和人烟也会多起来,这电瓶车怕是不能继续开了。。...

要仔细看才能看到一个淡红色的影子从厚厚的云层边缘和光秃秃的树梢间穿过,翅膀拍散的云絮,化成大朵大朵的雪花慢悠悠地落下来。

阿幽的身影并不能一直看得到,这就表示它没有示警,那就是说,它并没有发现前前后后躲藏有人。按照行程,明日便会经过罗绵镇一带,走上官道,那里应该已经脱离了突厥骑兵奇袭的范围,村落和人烟也会多起来,这电瓶车怕是不能继续开了。

天色越来越暗,秦征打开了电瓶车的大灯,一束白色的光芒照射着前路和乱飞的雪花,崎岖的泥土路上薄薄的落雪也慢慢积蓄起来,抬头已经看不到阿幽的影子了。

秦征略有些着急,因为贪快,他们已经走了原计划三天要走的路,前面的宿头还要上一段时间,天黑之前是不可能赶到的,就怕没有阿幽的引领,他们在黑暗中迷了路那就糟了。

然而……

嘴里说着“糟了”,脑海里划过程云淓翘翘的小辫子,心里却居然……并不觉得真的很“糟了”呢!

雪越下越大。

即便电瓶车的大灯发出的光芒是秦征短短的十四年的人生中都不曾见过的明亮,他也不太能够在这冬雪的黑夜中很快地找到合适的路。

开开停停,停停开开,好几次都得停下来转动着龙头,让灯光劈开黑暗,照亮四周,仔细分辨之后,才小心继续上路。

终于,在差不多戌时中的时候,秦征把车停到了一棵大树的底下,把脚丫子冻得发僵的阿梁从后座上抱了下来。

“到宿营地了吗?”程云淓拉开防风罩的拉链,露出圆溜溜的黑眼睛左看右看,问道。

“往前走一段便是迎山观,我们可以……”秦征忽然愣住了:迎山观?她可以进道观吗?会不会被道士擒住?

糟糕!怎么竟然没想到这个?

秦征懊悔不迭。

程云淓却没留意到他的迟疑。

“等一下,马上就好!”她把拉链又拉拉好,躲在侧挂兜里检查了一遍两个小崽子的防寒措施,自己也披挂整齐,才又拉开拉链从侧挂兜里钻出来,先去摸了摸阿梁的耳朵和手,迅速地收起头盔,给他和秦征换了几片暖宝宝之后,才完全拉开侧挂兜的拉链,在秦征的帮助下把已经睡着的皓皓背在了背后,用婴儿背带配套使用的小睡袋裹住,又拿出另一个背带,一边哄着哭闹着要她抱的小鱼儿,一边让秦征把她背在了身后,也同样用了厚实地小睡袋裹了一层,最后拿出两个雨披,给秦征和自己都披好了。

两件都是透明的塑胶雨披,很时尚漂亮呢,背后还有背包的设计,正好背起两个娃。

“你可以进道观吗?”秦征一边反手托着小鱼儿的小屁屁哄着她,把动个不停的小丫头调整到一个不太能踢到自己伤口的位置,一边看着程云淓问道。

“能啊,怎么不能?”程云淓不明白他为啥着重要问一句,从侧挂兜里掏出这几天攒下来的三个手电筒,给秦征和阿梁一人塞了一个,仰着头回答道。

“你确定?”

“当然,怎么?”程云淓疑惑地抬起头,眨着眼睛,不明所以。

秦征看着灯光中程云淓闪闪的黑眼睛,心里盘算了几下,默默地握了握手中的断刀。

“我们要把小车车藏起来吧?”他改变了话题,开始环顾四周,找着藏车的地方。

“嗯……”

程云淓默默地想了一下,还真不知道该怎样在两双好奇的眼睛的注视下把电瓶车给收进空间小家。

“要我,躲开吗?”秦征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害怕,却又不知不觉地有一点即将亲眼“见证奇迹”般的兴奋,眼看着程云淓左右为难,不由得试探地问道。

程云淓抬眼“唰”地飞速瞥了他一眼,这才明白他刚才问能不能进道观的这个点,不由得有点想笑。

也不知这个娃把自己想成什么了,是鬼怪吗?还是妖精?是担心被太上老君,或者有功力的道士收了自己吗?

这么想想,又觉得自己还挺幸运的,作为一个瞎作的“圣母”,竟然遇到了这么好的几个孩子,不多想,也不多问,这般的信任和习惯成自然,让这漫天的大雪,都不觉得很寒冷了。

程云淓欣慰地笑了笑,乌溜溜的黑眼睛映衬着电瓶车的灯光和细碎飘落的雪花,揉进了点点碎金一般,柔柔的一片星。

书评(422)

我要评论
  • 到回应&地咳嗽

    还好还好,小娃娃的襁褓正在自己身体和旁边裸露而肮脏的土壁夹角中,并没有被压到。那小娃娃得不到回应和抚慰,被自己的眼泪鼻涕呛住了,猛烈地咳嗽起来,小小的舌头伸着,脸上冻的青紫一片。

  • 着,一&淓又一

    这么想着,一个恍惚,程云淓又一闪眼正看到了镜子前的小女孩。

  • 个闪眼&尘土飞

    这么一想,一个闪眼,程云淓发现自己又扑倒在尘土飞杨的土坑里,抱着那个仿佛都哭得奄奄一息的小娃娃,然后,手上拿着一条滴着热水的洗脸毛巾……

  • 原主阿&己白白

    原主阿淓小姑娘,不要担心不要怕,安心跟你耶娘去吧,我不会让自己白白重活一次的!

  • 地看着&血,好

    她的心脏咚咚咚地跳动着,又是震撼又是惊讶,又是不知所措。再瞥一眼镜子,忍不住有些嫌弃地看着镜子里小小的自己,实在是又瘦又小,穿着一身破衣服,蓬头散发,满身的血,好脏,好丑。

  • 程云淓&手!

    程云淓看着自己抱起小娃娃的手,那不是自己的手,这双手又瘦又细又小又脏,满是血污和划破的伤痕,这分明……是个七八岁小孩子的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