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认识了路,又或是所以胆子大,秦征但是是新手,但开得比程云淓快得多。他的心“嘭嘭嘭嘭”地异常激烈跃动不停地,开回去好久都也没低缓下去。头盔、口罩、保暖防寒罩和厚厚的羽绒服遮挡住住了迎面扑来而至的凌冽寒风,更有甚者飘下的小雪粒也都顺着他的防水面料的羽绒服豪无痕迹他骑着的、开着的,手里捏着的,身上穿得头上戴的,究竟是什么做的?是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吗?可不可以得到更多?如果他身边的同袍们、兵士们都穿着这样又轻巧又保暖的衣服和鞋子,是不是就不会被西域的风雪冻伤冻死了?。...

因为认识路,又或者因为胆子大,秦征虽然是新手,但开得比程云淓快得多。他的心“嘭嘭嘭嘭”地激烈跳动不停,开出去好久都没有平缓下来。头盔、口罩、防寒罩和厚厚的羽绒服遮挡住了扑面而来的凌冽寒风,甚至飘起的小雪粒也都顺着他的防水面料的羽绒服毫无痕迹地落了下去,丝毫感觉不到寒冷,甚至因为激动不已的情绪而出了一头的毛毛汗。

他骑着的、开着的,手里捏着的,身上穿得头上戴的,究竟是什么做的?是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吗?可不可以得到更多?如果他身边的同袍们、兵士们都穿着这样又轻巧又保暖的衣服和鞋子,是不是就不会被西域的风雪冻伤冻死了?

这小车又平又稳又灵活,虽然开得最快的时候并不及战马的速度,也不方便腾出一只手来挥动长刀与敌人拼杀,但若自己所带的斥候部每人都骑着一辆出去探听敌情,是不是会做的又迅速又悄无声息?

这么想着,他竟然抖了一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几近下午了,本来就没有出过太阳的天更加阴沉了。秦征完全放开了手刹,一路冲进了被寒风吹得僵硬的戈壁。他们的速度如果按照程云淓上一世来说,其实不算快,主要还是因为路况太差了,但比秦征所估算的那还是快太多太多,午饭之前其实就已经开过了他原计划今晚要宿营的地方。

本来他是想花上一天走过这二十多里的戈壁边缘,却没想到即便是这二十里的无人戈壁,虽然颠簸,也有很多路要下来推着走,却只花了一个多时辰,就这么畅通无阻地飞速开过了!

这一路不是没有遇到过人,只是很零星,看上去应该是躲过了突厥骑兵烧杀抢掠之后耐不住恐惧而挑着担子、带着妻小老弱,冒着寒风大雪朝着宣城和敦煌方向逃难的流民,如惊弓之鸟一般,只要远远地听到电瓶车的喇叭声“嘀嘀嘀嘀”地响起,看到一个没有见过,脑袋那么大的黑压压的东西飘过来,连腿的没有,也看不到面孔,就吓得丢下一切,抱着孩子背着老人拉着弱妻飞奔进了山林躲了起来。

每次遇到这样的难民,把他们吓走的目的是为了掩护自己这奇怪的装备不被看到,但程云淓看到他们仓皇奔逃的背影,还是会躲躲闪闪地从侧挂兜里探出身来,把棉衣、棉被、粮食、吃的、喝的,都丢到他们歪倒在地上的担子里,或者就丢在路边。

空间小家里每天能有七、八十斤的各种大米,有买的也有年末公司发的福利,程云淓用枕头套或者帆布环保购物袋分开装了,一包一包地丢出去,还有玉米、红薯、土豆、面包、土司、麦片……反正能抓到什么就丢什么。

甚至有一片道路没遇到行人,程云淓也会探出身子去,用没有任何logo的、可降解的环保垃圾袋,套好了家里半新不旧的棉睡衣睡裤还有棉拖鞋给扔到路边,有自己的,也有给爸妈哥嫂准备的,包括儿童小被子小睡袋也给她团成团,散财童子一般,左边丢了右边丢。

不好丢羽绒服这样太科技化的物品,但老旧一些的衣服裤子还是能拿出来的吧?万一有难民路过能捡到呢?

秦征一边专心开车,一边警惕地瞥着四周,一开始心里还在默默地惊讶她怎么能变出那么多东西来,后来看着看着,也就习惯了。只是,看她一路走一路扔,几乎在每个转弯的沿路都丢下各种物品,欲言又止,终于极不赞成地说道:“这样的话,有心人顺着线索不一会便会追踪到我们。”

“啊?”程云淓愣了一下,赶紧缩着脖子躲进了侧挂兜。

是啊,一路走一路这么频繁地丢物资,只要有人顺着路追过来就太容易能找到他们了。这些物资就算都是半旧的,也不是这个朝代能够拿的出来的,棉睡衣上没有拉链却有扣子,还是中开襟式样,质地细密、颜色鲜艳,棉睡裤的裤腰上缝的是松紧带,棉拖鞋也是橡胶底,那些大米也太白太饱满了,这个年代的大西北有种稻米吗?在原主的记忆中,似乎从未吃过稻米,都是连壳一起煮的大黄米小黄米,这一路丢了七八包,是不是太显眼了?

“圣母病害死人呀!”

程云淓吐槽自己,塌了肩膀,默默地继续对手指。

只是,也许因为穿越过来之后都没有直面危险和危机,甚至连生人的影子都没有见过几个,程云淓明知这是残酷血腥的战时乱世,内心深处却似乎并没有感到太深的危机感。

这不行啊!不能麻痹大意啊!

秦征瞥了一眼她耷拉下来的小辫子,硬了硬心,把侧挂兜防风罩的拉链拉拉好,抬头看了一眼慢慢压下来的黑云,又加了一把速度。

书评(230)

我要评论
  • 几乎让&过去。

    这阵疼痛来的突然,去的却极慢,几乎让程云淓又晕死过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