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凝!”楚云一声沉喝,全身气劲一震。紫金丹炉,骤然一颤。丹炉颤抖着一瞬间。一阵清香散逸而出。清香飘逸灵动,令人心旷神怡。许晴都不由得多吸了两口:“好香啊啊?怎么会这么香紫金丹炉,陡然一颤。。...

“给我凝!”

楚云一声沉喝,全身罡气一震。

紫金丹炉,陡然一颤。

丹炉颤抖瞬间。

一阵清香逸散而出。

清香飘逸,令人心旷神怡。

许晴都不由多吸了两口:“好香啊?怎么会这么香?”

许老更是震撼,眼中划过一抹异彩:“丹,成了?”

惊讶之间。

却见楚云,大手一挥,打开了丹炉。

丹炉打开一瞬。

清香更浓,一颗雪白丹药,安然躺在楚云掌心。

正是武者梦寐以求的——

凝气丸!

许老忍着激动,双手却是难掩颤抖:“这是凝气丸?真的是凝气丸?”

楚云轻笑:“许老,你可要尝药呢?”

“我……”许老此时也顾不上形象了,一下就将丹药,给吃了下去。

丹药入体,瞬间爆散,一股柔和劲气,弥漫过四肢百骸,许老只觉神清气爽。

说不出的舒畅。

“真……舒服啊!”许老良久开眼,眼中全是不可思议。

许晴却是忍不住了:“爷爷,到底怎么样啊?难道他真的……”

“晴儿!”

许老转身,很是严肃的看着许晴:“这是真的凝气丸,而且纯度比我炼制的还要高明。”

“那……”许晴大惊,一是震撼楚云的才学。

二是想到刚刚的赌约,许晴就小脸发烫,不敢去看楚云,心中暗骂:“这无耻的家伙,该不会让我给他做那样的事吧?”

奴婢!

何为奴婢?

那可是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啊?

脱衣服也要脱么?

许晴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楚云不管许晴何想:“许老,现在是否到你,实现诺言了呢?”

“我……”许老长叹一声:“先生大才,老朽惭愧,这就送上天雪。”

天雪?

楚云心中一动,也难免激动了下,天雪珍贵,也能为小琳炼制清神丹了。

清神丹奇效。

定能压制下桃花败之毒。

心念之间,就见许老打开了身后墙壁机关,登时一古色古香的盒子,出现在楚云眼中。

盒子出现刹那。

楚云登时感觉到,一丝清爽之气。

正是天雪之气。

楚云心中激动:“是天雪!”

许老取下盒子,双手奉上:“先生,这就是天雪,还望先生查验。”

“不用!”

楚云收起盒子,陡然气息外放,震得古老心神巨颤,震惊的看着楚云:“先生,您……”

“许老,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一切,望你忘记。”楚云话语沉沉,一股浓浓压力,在古老心中久久不散。

许老先是一愣,随即明悟,楚云这是不想让别人发现,连忙点头:“先生放心,今晚之事,老朽不会说出丝毫!”

“很好!”

楚云点头,这才转身离开。

许晴见楚云离开,芳心不由落地:“还好还好,他没说刚刚的事情?”

“可是……”

许晴心中又是难以掩饰失落:“难道我在他眼中,就这么不够资格?连给他做奴婢都不行?”

不得不说,女人就是这么奇怪。

尤其是高傲的女人。

你越是注意她,她就越是不放在心上,但是当你不在注意她了,她就会想方设法的,引起你的注意。

“对了!”

楚云在临门一脚的时候,突然说道:“许晴,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奴婢!”

“你说什么?”许晴美眸一瞪,有些不爽了。

“你不愿意?还是说,你想毁约?”楚云话语霸道:“你可以试着拒绝,但是拒绝的后果,你,承担不起!”

话语落下。

楚云迈步离开,不曾有丝毫停顿。

“我……”许晴望着楚云的背影,气的跺脚:“王八蛋,怎么可以这样?”

“晴儿!”许老严肃的喊了一声。

“爷爷,您看那混蛋……”

“好了!”许老呵斥:“难道你还没看出来么?他是个高人!”

高人?

许晴鄙夷:“他算什么高人?”

“够了!”

许老怒斥:“晴儿,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服输?你的那点小心思,你真以为我不知道?紫金丹炉在他手中,可谓是完美到了极致。”

“而且,他若是想害你我,不废吹灰之力!”

“我……”许晴红唇轻开,说不出话来,她想要反驳,但是刚刚的一切,都给她造成了深深的印象。

“好了!”

许老拍拍许晴的肩膀:“晴儿,你也老大不小了,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有好胜心是好事,但,你毕竟是女孩,始终是要有个归宿的。”

“啊?”

许晴一下愣住了:“爷爷,您在说什么呢?”

许老长叹:“可惜先生已经成家了,不然的话,你倒是可以……”

“爷爷,你不会疯掉了吧?”许晴大惊,自己尊重的爷爷,居然想把自己,许配给一个有妇之夫?

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嘛?

许老意味深长的说道:“晴儿,你听爷爷的话,你以后在先生面前,可不要这样不懂事了,也许,你能跟在先生身边,为奴为婢,这是你的荣幸,也是你的机遇!”

“我……”

许晴小嘴一开,想说点什么,却是啥也说不出来。

唯独许老的话,在耳中徘徊,楚云的作为,在面前消散不开,令其心中傲气更多:“他这么厉害?怎么会是废物呢?”

“如果他真的这么厉害?那林曼清又是什么样的佳人呢?”

“仙女之姿,能否配上他呢?”

许晴芳心乱糟糟的,想不明白,索性不在去想。

……

楚云离开保和堂,直奔家门。

房门虚掩。

楚云刚到,就见小琳一下跑了出来,冲在了楚云怀中:“爸爸,你怎么才回来呢?”

“怎么,小琳想爸爸了么?”

楚云一把举高了小琳,逗得小琳咯咯直笑,银铃笑声,很是好听。

小琳撇嘴:“爸爸,才不是呢?只是妈妈今晚做了好吃的,说要等你呢?”

曼清?

楚云心中一动,看向房门,此时门口,林曼清正系着围裙看着他:“回来了,就一起吃点吧。”

林曼清的话语,不咸不淡。

楚云并不意外,毕竟离开多年,林曼清没将自己赶走,就很不错了。

晚餐之后。

小琳玩了会,就沉沉睡觉了。

楚云刚想离开,却见林曼清来到了楚云面前:“楚云,你等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第11章 傲骨

2021-07-22

书评(489)

我要评论
  • 苦,我&眼中啊

    “你怎么了?”李欢搭了下包带:“周浩这两年对你的用心良苦,我们可是都看在眼中啊?你难道就不打算给周浩一个机会?”

  • 清楚,&的,当

    “哎!”李欢摇头,她对林曼清的事情,知道的不是很清楚,就知道和一个废物,生了个女儿:“你说说你,也真是的,当年你要是能听你家里的话,不让小琳……”

  • 日,厚&前铁门

    但,今日,厚重的铁门之外,一老者杵杖而立,静静的看着面前铁门,老者身后,整齐划一的站着两排黑衣军士,职位最低都是校级别!

  • “不知&是像极

    “不知道啊?不过看他这认真的样子?倒是像极了备胎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