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许晴瞪大了美眸:“怎么?你还想抢也不是?你真当我们好欺负?”“要不然呢?”楚云白了许晴几眼。这个女人,啊引人烦燥!“可恨!”许晴气的牙痒痒的,恨严禁一口咬这个女人,真是惹人烦躁!。...

“你……”

许晴瞪大了美眸:“怎么?你还想抢不是?你真当我们好欺负?”

“不然呢?”楚云白了许晴一眼。

这个女人,真是惹人烦躁!

“可恶!”

许晴气的牙痒痒,恨不得一口咬死楚云,奈何刚刚,楚云一指震退她的场面,历历在目。

她,不敢妄动!

尤其是楚云正直勾勾的看着她。

冷漠的眼神,似是寒冰利刃一般,令她全身很不舒服。

凝气丸?

许老却是更惊了:“小友,你真的能炼制凝气丸?而且只是半个小时?”

“有问题?”楚云反问:“何不一试呢?”

“这……”许老又是沉吟。

凝气丸。

那可是百骸强者,通窍强者的必备丹药。

一颗丹药,就能恢复大半劲气。

可谓是神药。

奈何炼制丹药,不是大成者,不能做到,以至于凝气丸,有价无市。

他也曾炼制,但是成功率,也不过四成而已。

楚云狂言,半个小时,就能出药?

这不是狂言,这又是什么?

许晴更是鄙夷:“爷爷,要我说,他就是不安好心,您炼制丹药,都已经很厉害了,也不过四成把握,他要在半个小时出药,这不是说疯话么?”

楚云皱眉,这个女人,真是烦人!

“你……你瞪什么瞪?”许晴见楚云瞪着自己,也不甘愿落了下风,下意识的挺了挺秀首:“你要是真的有本事,咱们就打个赌怎样?”

打赌?

楚云冷笑:“如何赌?”

“简单!”许晴得意道:“你要是不能再半个小时中,炼出凝气丸,那你就自己道歉认错,承认你是骗子。”

“如果我成功了呢?”楚云眼中满是轻笑。

“哼!”许晴冷哼:“你若是成功了,我自愿给你为奴为婢,端茶倒水!”

为奴为婢?

楚云浅笑:“既然你这么舔着脸要做奴婢,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你……”

许晴气急:“好,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有多大本事?”

许老亦是迟疑,却是不曾阻止,在他看来,楚云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炼药之能,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何况几年前,楚云还是东山市,有名的废物。

就算是现在,废物云那也是人们的时常笑谈。

就算是楚云有了什么奇遇,也不可能在五年中,就有如此成就。

唯一的可能,就是楚云在夸夸其谈,其实根本就没这个本事。

许晴转身:“爷爷,正好我们这,还有炼制凝气丸的药材,我们干脆就给他,看他能不能炼制出来。”

许老未曾点头,却是看向了楚云,心有迟疑,凝气丸的药材,可是也不便宜呢?

成功了最好。

若是不能成功?

他一时半会,也弄不齐全药材了。

楚云挑眉:“许老,你还有迟疑?”

“这……”许老轻叹一声:“也罢,那就请小友随老朽走一趟,炼制凝气丸的药材,老朽双手奉上。”

“好!”

楚云跟上。

保和堂。

内堂。

楚云许老两人,各自落座,许晴亦是端出了一个盒子。

盒子不大。

却很精致。

楚云在看见盒子的时候,不由目光一顿,就算隔着盒子,他也能感觉到,其中药材的灵气充沛。

可谓是上等药材。

许老浅笑:“小友,这就是我准备炼制凝气丸的药材了。”

“甚好。”楚云点头:“丹炉呢?”

丹炉,乃是炼药之必备。

几乎每个炼药者都有一个。

炉下起火,火控药材,劲令成型。

许老皱眉:“小友,您既会炼药,难道没有丹炉么?”

楚云摇头:“没有。”

楚云其实想说,他炼药并不需要丹炉,但毕竟太过骇人了。

还是低调点的好。

许晴撇嘴:“丹炉都没有,还好意思舔着脸说自己是炼药师呢?分明就是个骗子,等下看你炼制失败了,可怎么办?”

呢喃刚落,许晴说道:“爷爷,我的紫金丹炉,还没用过,就让他来炼一下吧。”

“也好!”

许老答应了下来,许晴再次转身,取出了一只紫色丹炉。

炉子不大。

仅仅巴掌大小,全身紫色,炉身刻凤,当真是美轮美奂。

楚云不有赞赏:“紫金丹炉,位列十八,果然名不虚传。”

天下丹炉无数。

各有名号。

紫金丹炉,位排十八。

算是难得的宝物了。

许晴撇嘴:“看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面上鄙夷,许晴心中更是得意:“哼,我的紫金丹炉,我都没用过,这次给你用,我看你怎么用,你不失败才是奇怪了。”

许晴心中有自己的小心思。

这玩意有一定的习惯问题。

如果是一个老丹炉。

那么成功的可能性就要大很多。

紫金丹炉,成名许久,但是,这么多年,许晴带在身边,都未曾使用。

就和没开锋的宝刀一样。

楚云驾驭起来,更有困难。

失败的可能性,也就更大了。

许晴心思,楚云岂能不懂,握着丹炉,轻笑一声:“炉,是好炉,不过,主人却不是什么正经人!”

“你……”许晴气的不行,刚要发怒,却是陡然大惊。

紫金丹炉里面的炭火,居然瞬间燃烧,红彤彤的,燃烧的很是厉害。

“劲气起火!”

许老张大了嘴巴。

这修为?

先天?

劲气外泄,燃烧物品。

此乃是先天修为之征。

这样的年纪。

这样的修为?

这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许老震撼的不行,尚未平复,却见更加震撼一幕,只见楚云右手托鼎,爆喝一声:“开!”

一声开!

丹炉大开。

楚云飞速加速了各种药材。

药材入鼎,瞬间燃烧,液化!

动作娴熟,行云流水。

不曾有丝毫停顿。

高手!

这是高手!

许晴也是张大了红唇,看着面前的楚云,一愣一愣的:“看他这样子?难道他真的会炼药?”

“可是他的年纪……”

“这怎么可能?”

“不,绝不可能!”

许晴安慰自己:“我可是不死银针的传人,我都没学会炼药呢?他怎么会的?”

“还想让我给他为奴为婢?做梦!”

许晴念头刚落,又是一怔,只见面前楚云,再次做出了惊人之举……

第11章 傲骨

2021-07-22

书评(90)

我要评论
  • 红,不&喃:“

    林曼清美眸通红,不断摇头后退,似乎不敢置信楚云还活着,轻声呢喃:“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 曼清看&:“是

    林曼清说完,搭着包走了,刚走没两步,林曼清就险些撞上一人,连忙道歉,唯独抬头一瞬,林曼清看清了眼前人,神色一变,红唇轻开:“是你!”

  • 亦是这&伤感一

    亦是这个女人,让他五年来,不断厮杀,不断变强,就为了遗忘掉那伤感一夜!

  • 有我;&我的妻

    楚云丢下了烟头,走出三步,驻步轻语:“华夏,不止有我;我的妻女,却只有我!”

  • 东山市&辆的士

    东山市码头边,楚云拦下一辆的士:“师傅,南三环多少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