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楚云挑眉:“你也明白他?”“我……”许老忍着心中震憾:“医道九针,魔门殒褚,用的左手破天银针,妙用十分,可毒可救,最最重要的的是,魔门之人,通晓风水,更能窥视“不过最近十年,玄门生变,变得低调非常,甚至外界都难再见回天银针,唯独是在三年前,老朽在帝白山的时候,曾听闻玄门新人殒褚,一针回天,成功救治了帝白山主。”。...

嗯?

楚云挑眉:“你也知道他?”

“我……”许老忍着心中震撼:“医道九针,玄门殒褚,用的一手回天银针,妙用非常,可毒可救,最为重要的是,玄门之人,精通风水,更能窥探自然之道。”

“不过最近十年,玄门生变,变得低调非常,甚至外界都难再见回天银针,唯独是在三年前,老朽在帝白山的时候,曾听闻玄门新人殒褚,一针回天,成功救治了帝白山主。”

“帝白山主,那可是先天大成的强者啊?都对殒褚尊敬有加。”

“这事情,当时在整个古武界,可谓是掀开了剧烈浪潮,甚至有人闻风而去,可惜最后连殒褚之影,都没看见。”

“这么多年,玄门银针,也就那一次,如同流星过境一般,转眼消失!”

许老难掩激动。

楚云笑道:“你知道的,倒是不少。”

许老惭愧:“小友莫要说笑了,老朽就是走的地方多了,才知道这么多消息,倒是小友您,年纪轻轻,就能知晓这么多的事情。”

“才是真的厉害啊。”

楚云摇头:“偶然而已,今晚我寻药而来,听说苏强被殒褚所废,你之天雪,怕是难救了。”

“这……”许老沉吟了下:“小友说的没错,回天银针,可回可逆,尤其是玄门之力,更是深奥,天雪之效,也难让苏强恢复如初了。”

许老脸上有些失落,毕竟这是苏老爷子亲自开口,为的就是救治苏强,现在却是无能为力。

真是惭愧。

楚云看出了许老面上自责,不由笑道:“许老不必自责,其实要想苏强恢复,也不难。”

“噢?”

许老大喜:“小友,莫非您有什么良策?”

良策?

楚云摇头:“良策倒是不敢当,只能说不是办法的办法,也只能勉强一试!”

“还望小友指教!”许老更加尊敬了,作揖求问。

“呵!”楚云轻笑一声,点上香烟,吐出一道烟圈,沉声相问:“不知许老,你可曾听闻血蟒之鳞?”

血蟒之鳞?

许老皱眉:“小友,难道您是说……”

楚云点头:“没错,现在若想对抗玄门之力,血蟒之鳞,是唯一的出路,这是也苏强唯一的希望。”

“可是……”许老陷入了沉吟:“小友,你说的的确没错,但是血蟒仅是传说,老朽也曾,欲寻神物,可惜,都是无功而返。”

“天下间,仅存血蟒之名,却不见血蟒之踪啊。”

楚云点头:“血蟒的确珍贵,不过空穴不来风,想必既然有记载,就定能有所踪迹!”

“这……”许老点头:“小友所言有理,就看苏老爷子能不能寻找到血蟒了,若是血蟒找不到的话,那就只有另外一种办法了。”

“噢?”

楚云来了兴致:“不知许老高见?”

许老拱手:“高见不敢当,就是一点愚昧猜想,玄门殒褚虽强,不过九针之首,鬼谷纵横,无双妙手,圣手银针,应该能救。”

鬼谷?

楚云嘴角上翘,颇为戏虐:“您有其下落?”

“这……”许老摇头:“没有,鬼谷神秘,无人可知,似是无根浮萍一般,踪迹难寻,其门人更是消失多年了,老朽怕是有生之年,都难见到鬼谷风采了。”

许老倒是颇为惋惜。

鬼谷大名,在医界中,可谓是鼎鼎大名呢?

能见其面,可谓是所有医者共同的理想。

楚云挑眉,回归主题:“许老,小子专为天雪而来,还望成全!”

天雪?

许老又是一愣,心有松动,许晴却是拉了拉许老:“爷爷,要我看,他就是为了天雪,才接近我们的,要不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

“我们将天雪给了他,谁知道他是去做什么坏事?”

许老点头:“小友,天雪珍贵,不言而喻,老朽可否多问一句,你寻其干啥?”

“炼药,救人!”楚云语气低沉。

心中甚至做好了打算。

不给,就抢!

炼药?

许老愣了:“小友,您会炼药之术?”

炼药!

是医者的荣耀。

一个成功的炼药师,谁不是经过多年磨练,才能成功的?

楚云年纪如此小,怎么可能会炼药之术法?

莫非是夸夸其谈?

许晴更是鄙夷:“爷爷,你看吧,我就说他是骗子了,您都才刚刚开始炼药而已,他怎么会懂炼药?”

“我看就是心思不正,为了天雪而来。”

许晴很是鄙夷,她就是看不惯楚云那洋洋得意的样子。

不!

是看不惯楚云那张臭脸。

一看就觉得很烦。

甚至是厌恶。

许老眯眼:“小友,炼药之事,可不能信口开河啊。”

炼药需要医者,对药物有深刻的认识。

并且能将所有药物的比例,把控到完美。

唯有这样,才能让药物相容,相合。

也只有这样的丹药,才能配上炼药之名。

江湖上,不缺一些无得的炼药师,半吊子的水平,就出来招摇撞骗的,胡乱的将一些药物,糅合成团,就自诩炼药。

却不知,那不过是自欺欺人。

楚云点头:“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

许晴更是鄙夷:“爷爷,我看他就是一个骗子,仗着知道的事情多,就出来招摇撞骗的,肯定就是没安好心,想得到天雪,然后去做不好的事情。”

许老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小友,炼药之事,事关重大,更何况,乃是天雪,老朽必须确定你的身份,才能将天雪给你。”

身份?

楚云挑眉,心知许老是想打听自己,不由轻笑:“许老严重了,我只是一个落河不死的人,有幸听到了一些事情,又学到了一些炼药方法,仅此而已。”

“那敢问小友,师呈何人呢?”许老继续问道。

“师傅?”楚云沉吟片刻:“小子不曾拜师,故此没有师傅,不过若是真的算来,我接受过数位高人指点,仅此而已!”

许老见楚云不愿说,不由坚信了许晴的说法。

楚云怕是有问题。

楚云皱眉,耐心已到极点:“许老,小子再退最后一步,半个小时,为你炼制一颗凝气丸,若是成功,还望你能交出天雪!”

“如若不然,我,并不介意,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第11章 傲骨

2021-07-22

书评(369)

我要评论
  • 她,但&”

    楚云无言,唯有星眸更凝:“是我对不起她,但,我不能辜负曼清。”

  • 轻语:&有我;

    楚云丢下了烟头,走出三步,驻步轻语:“华夏,不止有我;我的妻女,却只有我!”

  • 混账东&是我孙

    “你……”老者气的胡子颤抖:“混账东西,那是我孙女,你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了?信不信老子割了你。”

  • ,楚云&负手而

    苏氏集团,鼎阳大厦,楚云负手而立,心有忐忑,更有期待

  • “你们&我们部

    “你们看这家伙,是在等谁啊?会不会是我们部门有人处的对象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