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雪?许老惊诧:“小友,您推知天雪之弥足珍贵?”“自然而然获知。”楚云点点头:“若也不是其之弥足珍贵,我也会寻药而来。”楚云之言,惹恼了许晴:“楚云,你咋说话的的?你别我以为,你楚云之言,惹怒了许晴:“楚云,你咋说话的?你别以为,你误打误撞,救了小胖,我就会感激你,佩服你。”。...

天雪?

许老诧异:“小友,您可知天雪之珍贵?”

“自然知晓。”楚云点头:“若不是其之珍贵,我也不会寻药而来。”

楚云之言,惹怒了许晴:“楚云,你咋说话的?你别以为,你误打误撞,救了小胖,我就会感激你,佩服你。”

“你那完全,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许晴的质问,许老难得不曾呵斥。

在他看来,楚云那三针虽然玄妙,但在寻常医者看来,那就是在杀人。

而且,楚云多年前,可是东山市有名的废物。

短短五年。

楚云就有了如此实力?

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

就算楚云的经历,再如何玄妙,也难以走上如今本领。

毕竟万丈高楼平地起。

楚云又不曾有任何的基础,岂能快速成功?

亦或者说,楚云本就是不安好心?

没错!

他现在甚至都在怀疑,昨日的一切,都是楚云自导自演的。

“呵!”楚云看了一眼许晴,摇头轻笑:“许晴,你身为不死银针的传人,可惜,在你身上,我看不见一点传人,应该有的样子,倒是有些脑残!”

“亦或者说,你是不是也是胸大无脑的俗人呢?”

“混蛋!”许晴何时遭人羞辱过?

登时气坏了:“楚云,你别以为我就那么好欺负?”

欺负?

楚云再次摇头笑了:“女人,你一个区区百骸大成的弱者,你不被欺负?谁受欺负?难道是我么?”

“你……”

许晴气坏了。

百骸大成?

弱者?

许晴想想就觉得好笑。

世人多求实力,但,多少人苦心一辈子,都难以达到百骸之力。

许晴不过双十出头,就已经是百骸大成了。

再有三年必定通窍?

这样的姿势,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是绝对的天才,为何在楚云这,却成了——

弱者?

不!

垃圾!

他那眼神,和看垃圾有什么两样?

真是想想就气死了。

许老却是拉着暴走的许晴:“晴儿,不得无礼。“

“爷爷!”许晴不高兴了:“他都那样说我了,你还要帮着他么?”

“你先退下!”许老神色有些凝重,能一眼看出许晴的修为,不一般,真的不一般啊。

最起码也是通窍强者。

可惜,他在楚云身上,看不见任何一丝劲气波动。

难道这也是巧合?

楚云淡然自处:“许老,您不必这样看着我,反倒是你自己,您的身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若是再不加以调理,我看怕是提前准备后事吧。”

“放肆!”

许晴终于怒了,长腿一抬,对着楚云雷霆扫下。

百骸大成。

四肢灵动。

倒是不差。

可惜在楚云眼中,却是慢的不行,但见楚云轻飘飘的抬手一点。

手指点再许晴脚底。

就算是隔着鞋底,许晴也能感觉到,一道霸道劲气,瞬间贯穿入体。

整条腿都酥麻了!

“啊!”

许晴吃痛,有些站立不稳,登时委屈,美眸中眼泪吧啦的:“可恶,你对我做了什么?”

“女人,不要在挑战我的底线!”楚云眯眼,话语沉沉。

“你……”许晴气坏了,还想动手,然而,美眸对上楚云眼神的瞬间,不由心中一凉。

这是什么样的眼神?

沧桑?

深邃?

冷漠?

狂妄?

……

诸多感觉,涌入许晴内心,医者行医,观面观心,如此眼神,她还是第一次见。

这个男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才能有这样复杂的眼神?

许老亦是挡下了许晴,歉意道:“小友,你切莫生气,我这孙女,的确是冲动了些,对你若是造成了困扰,还望您别放在心上!”

“无妨!”

楚云摆手,许老再问:“小友,老朽身上的确有病,那是沉积多年的伤情,不过前些时间,老朽得到神药,已算痊愈,岂能有小友所说之严重?”

“呵!”楚云轻笑:“你之神药,可是一叶花?”

“这……”许老浑身巨颤,不敢置信。

一叶花亦是难求。

全身一叶一花。

很是难得。

尤其是花开需要五十年。

也就是说,一珠一叶花,需五十年才能入药。

但其药效,更是非常,不说生白骨,却也能清气养魂,化解沉痛。

许晴亦是讶异非常,许老求得一叶花,乃是意外,服用此物,除开她之外,更是无人知晓。

楚云不过首次相见。

岂能相知?

巧合?

还是猜测?

如是猜测,这也太准了吧?

楚云摇头轻笑:“你伤在筋脉,劲气不畅,一叶花之奇效,确实能让你短时无忧,却是并不曾为你修复筋脉,你之修为劲气,一旦增多丝毫,筋脉不顺,你必定玄黄受挫,当场残废!”

“你如不信,那你近来是否,每夜凌晨,就会感觉到腋下玄关疼痛难当。”

“长久下去,你必发病,药石罔效!”

“啊?”

许老大惊,一个后退。

楚云之言,他早有所想,但,他原本觉得,筋脉多年如此,修为亦是如此,若是压制,当是无忧,如今看来,却是犯下了天大的过错!”

许晴更是诧异,楚云之言,句句在理。

尤其是最近,许老的身体,越发的不好了。

她,更是着急的很。

没想到,解药亦是毒药!

“先生,你既能看出,可否相救?”许晴对楚云的称呼,也尊敬了起来。

“要救不难!”楚云负手:“不过,我为何要救?”

“你……”许晴气的胸脯颤抖。

医者行医,治病救人,难道不是本分么?

楚云此言,是何意思?

许晴瞪着楚云:“那你要如何才能出手?”

“简单!”

楚云眉宇一挑:“找来天山雪莲,我便出手!”

天雪?

许老苦笑:“你果然还是为了天雪而来。”

许晴看着许老:“爷爷,你就答应他吧!”

“可是……”许老摇头:“晴儿,你又不是不知道,苏老爷子已经找到了我,让我给他孙子苏强治病,苏强双膝残废,天雪有生骨之效……”

苏强?

楚云摇头:“恕我直言,天雪也救不了他!”

“小友如何肯定?”许老不解。

楚云耸肩:“就因为出手之人,是殒褚!”

殒褚!

许老瞪大了双眼:“可是玄门殒褚!”

第11章 傲骨

2021-07-22

书评(106)

我要评论
  • 。全然&机暴跳

    “谢了。”楚云道谢下车,扔给司机一百块,快步离开。全然不顾司机暴跳如雷的谩骂。

  • 最绝望&了他的

    就是这个女人,在他最绝望的时候,闯入了他的生活,彻底的改变了他的一生。

  • 很好,&你是不

    “呵!”老者苦涩一笑:“很好,既然你去意已决,我不在阻拦你,不过,你是不是应该给她一个交代?这五年来,她对你可谓是付尽真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