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雪莲?药师一愣:“先生,雪莲我们貌似有,虽然我们并也没天山雪莲,并且我都没听过,有这药材!”天雪弥足珍贵。通常人一辈子,都无法窥视几眼。又何谈获知呢?楚云貌似并一般人一辈子,都难以窥探一眼。。...

天山雪莲?

药师一愣:“先生,雪莲我们倒是有,但是我们并没有天山雪莲,而且我都没听过,有这药材!”

天雪珍贵。

一般人一辈子,都难以窥探一眼。

又何来知晓呢?

楚云倒是并不意外:“那你们店的药师,许晴可在?”

许晴身为不死银针传人,应当知晓。

许药师?

这人不由一愣,打量着楚云,有些讥讽:“先生,我看你来寻药是假,你来找我们许药师,才是真的吧?”

这人心中有些好笑,许晴药师,那可是天之圣女呢?

不管是姿色,还是才能。

那可都是独一无二的,面前这个家伙,有什么能耐?就想要见许晴药师?

这不是扯淡嘛?

楚云看出其眼中讥讽,不由摇头,刚想转身,却见另外一个小药师看着楚云:“你是不是昨天,在这施针的那个高人?”

她昨天在这抓药,有幸目睹了事情的整个过程。

刚刚在看见楚云的时候,她觉得很眼熟,只是一时没想到。

在楚云转身的刹那,她才猛然惊醒,这不就是昨天那个神医么?

神医?

刚开始那药师也惊了,他不曾亲眼看见楚云,但是今天一整天,他都听见大家在议论着一个神医。

他甚至有些惋惜昨日的休息。

早知道会错过如此精彩的场面,他情愿不休息啊。

任何高人的救治现场,都是大型的学习现场。

他此时很后悔,自己居然差点赶走了高人?

嗯?

楚云点头问道:“许晴在么?我找他有事!”

“啊?”女药师被楚云看着,有些不好意思,小脸一红:“先生,我们许药师现在不在,不过她走的时候有交代,只要您来,我们都要立刻告诉她!”

女药师说完,还偷偷打量着楚云,心中暗道:“我的天,这个神秘的高人,年纪也不大啊,而且还这么帅气?”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他身边还有一个小女孩呢?好像是他女儿?”

“到底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配上如此高人啊?”

不在?

楚云有些失望:“那你能不能问问她,何时能到?”

“好好好。”

女药师连连点头,拨通了许晴的号码,可惜不在服务区,这让她很无奈,也很抱歉。

楚云皱眉:“算了吧,我明日再来。”

楚云不愿意做无谓的等待,况且现在也不知道,许晴何时能来?

倒是家里,小琳的身子很糟糕,他可不敢大意。

必须要时刻观察,不能给毒药,一丝翻浪的机会。

有他的劲气压制,纵使不能祛除,也能确保当下。

这是最好的选择了。

“先生,您……”女药师还想喊下楚云,要个微信啥的,可惜楚云已经走了,她不由嘟嘴:“高人,就是高人!”楚云走出保和堂,心情有些低落,却是不曾丧志,一定要找到天山雪莲的下落。

心思刚落,却见前面一辆黑色轿车上面,走下一老一少。

一男一女!

女人正是许晴!

许晴此时搀扶着一巍巍老者,老者如风中弱柳,给人一种羸弱的感觉,但,楚云在看见这老者的时候却是两眼一眯。

高手!

不!

强者!

这老者虽是羸弱。

但,在其身上所散发的气息,典型的通窍大成。

不是一般人!

许晴扶着许老下车,还未出声,却是愣了下,美眸直勾勾的看着面前楚云。

“晴儿,你怎么了?”许老有些诧异。

“爷爷,他来了。”许晴目光不曾离开楚云,美眸之间,有着一抹傲气,更有一丝不悦,就是男人,昨天抢了自己的风头。

“谁来了?”许老一下没反应回来,一瞬回神:“晴儿,莫非你是说昨天那个人?”

许老心思一颤,顺着许晴目光看了过去。

看着楚云,许老眼有诧异:“那,就是你给我说的高人么?”

“爷爷,就是他!”许晴有些不高兴。

嗯?

得到肯定,许老不由多看了楚云两眼,心中惊叹。

年轻!

太年轻了!

如此年轻,在银针一道,就能有如此大成造诣,绝不简单!

诧异之间,楚云已经来到两人面前,淡然的眼眸,看了许晴一眼,这才收回目光,看着面前许老:“我若是没看错,您应该就是不死银针当代执针人,许擎天,许老!”

“噢?”

许老苍眉一挑,满是诧异:“小子,这么多年了,外界之人,能知晓我名字的,可谓不多,你,不一般!”

许老很是诧异。

擎天之名,自从他行走以来,鲜有人知。

楚云却是一语中的。

不一般!

“您谦虚了。”楚云笑道:“小子只是听的多了,就记下了。”

“噢?”许老也不在意:“我听晴儿说,你就是当年被林家丢下大河的楚云?”

“是我!”楚云点头。

“奇怪!”许老摇头:“你五年前不过废物,现在在银针一道上面,却是有了如此高的造诣,可谓是非同一般,看来,在你身上,一定发生了很有趣的事情!”

楚云耸肩:“您又何尝不是呢?”

许老面色一怔,随即爽朗大笑:“好,好一个楚云,老朽倒是很好奇了,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你之针法,又属于何门何道?”

“随心施展而已,您不必挂在心上。”楚云并不打算多言,许晴却是看不惯楚云这自大的模样:“楚云,我爷爷和你说话,你怎么能如此没大没小的?”

“晴儿!”许老呵斥,许晴嘟嘴,不悦的瞪了楚云一眼。

楚云倒是并不曾放在心上。

许老观楚云神色不变,始终如一,心有惊艳:“这后生,当真可畏。”

心念之间,许老笑道:“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小友若是有空,不妨陪着我这糟老头子,喝上两杯夜茶如何?”

“不用了!”楚云记挂小琳,直奔主题:“我今夜,有求而来。”

有求?

许晴明眸一亮,得意的看着楚云,似乎是在说,让你嚣张,你还有求人的时候?

许老挑眉:“小友严重了,不知小友所求何事?我这老头子,可能相帮?”

“但求一物!”楚云神色严肃:“天山雪莲!”

第11章 傲骨

2021-07-22

书评(179)

我要评论
  • “我知&。”

    “我知道了。”林曼清有些烦闷:“时间不早了,我得先回去陪小琳了,不然她会着急的。”

  • 四处借&是清楚

    她下意识的觉得,楚云也是来催债的,毕竟林曼清为女治病,四处借钱,她是清楚的。

  • 亦是这&,不断

    亦是这个女人,让他五年来,不断厮杀,不断变强,就为了遗忘掉那伤感一夜!

  • 车子:&“兄弟

    一个时辰之后,司机停下了车子:“兄弟,到了,一百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