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果真意外发现了!”豹哥走出来,脸有摇了摇头,他距离楚云很远,掩藏的也很好,这都被意外发现了?这个人的实力?可怕的!太可怕的了!荒谬的是,他还当对方是个垃圾。楚云摘下来面罩:“你楚云摘下面罩:“你跟着我,还有什么事?”。...

“你果然发现了!”

豹哥走出,脸有苦笑,他距离楚云很远,隐藏的也很好,这都被发现了?

这个人的实力?

可怕!

太可怕了!

可笑的是,他还当对方是个垃圾。

楚云摘下面罩:“你跟着我,还有什么事?”

豹哥无言,只是安静的走到了楚云面前三步,随即做出了惊人之举。

扑通!

豹哥双膝跪地,沉声道:“老大,我想跟着你混!”

“为什么?”楚云对豹哥的感官,并不坏。

最起码是个爷们!

“变强!”豹哥眼中闪烁着炽热的光芒。

“你已经很强了。”

“不,我要变得更强。”豹哥身子甚至有些颤抖:“我知道,强无止境,我要不断的超越自己。”

“那你这是要叛变叶非凡?”楚云看向了豹哥。

“不!”

豹哥摇头:“我跟着少主,一是报恩,二也是为了变强,我跟着你,并不算叛变,顶多就算……”

豹哥断了下,抓耳挠腮的半天,才吐出四个字:“情义双全!”

“噢?”

楚云笑了:“自古情义难全,你如何情义双全?”

“情之所至,义往无前!”豹哥眼中满是真诚。

“好!”楚云点头赞赏,豹哥是个粗莽汉子,却是为人耿直。

却有结交之德!

豹哥见楚云答应了,顿时欢喜,楚云却是一瓢冷水泼下:“你可要想清楚,跟着我很危险,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忧!”

“我不怕!”

豹哥狠狠摇头:“横刀立马,马革裹尸,血撒王路!热血男儿当如是。”

“好!”楚云点头:“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豹哥不懂。

“简单。”楚云负手:“忘记今晚的一切,否则,你会后悔。”

一丝泰山压力,自楚云身上逸散开来,令豹哥心中一颤,身子匍匐,差点跪地:“好,我答应你。”

楚云转身看向了林曼清离开的方向,豹哥虽然憨,却不傻:“我会暗中送她回去。”

“嗯。”楚云点头,他相信豹哥能办好这个事情,这才迈步离开,豹哥迟疑了下,也没跟上,毕竟今晚苏强残废,势必掀开南城风云。

他必须将这个事情,告诉叶非凡!

南城苏家。

苏定天正在陪着苏老太爷喝茶:“爸,这些时间,咱们的广告公司,在强儿的带领下,可是做的很不错啊。”

“嗯!”苏老太爷点头:“强儿的资质确实不错,武道上面的造诣,也还可以。”

苏老太爷,面色和悦,苏定天却是不敢逾越丝毫。

要知道,这可是苏家的创始人。

当年一人持着菜刀,硬生生在南城血雨之间,杀出了一条路,以一己之力,建立了南城苏家。

若是没有苏老爷子。

又何来今日苏家辉煌呢?

整个苏家上下,对苏老爷子,更是尊敬的很。

苏定天连忙斟茶:“爸,这些时间,我还听说强儿对林曼清那女人,也展开了追求呢?”

林曼清?

苏老爷子动作一颤,手指敲打着桌面,苏定天更是不敢言语,苏老爷子思考事情的时候,任何人都不敢插言呢?

“也好!”苏老爷子点点头:“虽然燕京林家下令,将林曼清逐出了家门,不过林曼清的母亲,终究不是一般人,这些时间,林家的密探,也是越发频繁的出现。”

“看来林家也尚未完全抛弃林曼清。”

“若是强儿能得到林曼清,那也能在很大程度上面,得到林家许可。”

“也算是莫大的助力,不过我倒是听说,林曼清生下的那个小孽种,得了绝症?”

苏定天点头:“父亲说的没错,林曼清为了那小孽种,可是费尽心思,林曼清想要回归林家,那小孽种也是最大的阻碍!”

“嗯!”

苏老爷子沉吟了下:“定天,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身为父亲,能帮的,就帮一下吧!”

苏定天先是一愣,随即欢喜:“父亲,定天明白了。”

苏老爷子话语明显不过了。

林曼清可以得到,甚至是必须得到,但是林曼清的女儿?

那个小孽种?

必须死!

只有死了,林曼清才能安心回归林家,给苏家带来利益。

哪怕是一丝丝的利益,都能让苏强稳坐苏家继承人的宝座!

苏定天刚端着杯子,打算说点恭维的话,就见下人惊慌跑来:“不好了,出事了!”

“什么事?”苏定天不悦:“有什么事情,比父亲的清雅更重要?”

“我……”下人吓的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苏老爷子,那在苏家,可是神一般的存在呢?

谁人敢反驳丝毫?

苏老爷子端着的茶杯,浅尝一口,不由摇头:“定天,这茶水凉了点。”

“是是是!”苏定天都要恨死了,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晚的机会,就被一个下人搅黄了?

就算让他死,都不够血恨的啊!

在他心中全是杀意。

凌迟。

一定要将这个不长狗眼的玩意,给凌迟处死,不然的话,难消心头之恨啊。

心思落下。

却见苏老爷子看向了那下人:“说说吧,又出什么大事了?”

“太老爷我……”下人全身瑟瑟发抖,后背全是冷汗,想到今晚的事情,他就不敢说。

苏定天忍不住了,一拍桌子:“废物,没听见父亲问你话么?”

“老爷饶命!”

下人连忙磕头求饶:“是苏强少爷出事了。”

苏强?

苏定天面色阴沉:“强儿,他怎么了?”

“我……”下人脑门磕地,轻声说道:“少爷今晚去了陈家拳场打擂,被人废掉了双足,现在正躺在门外呢?”

“什么?”

苏定天拍案而起:“我儿被废掉了双足?”

苏老爷子亦是皱眉,浑浊双眼眼中,迸射出一道骇人精光:“是何人所干?”

下人登感杀意临身,颤抖不止,轻吐两字:“殒褚!”

第11章 傲骨

2021-07-22

书评(259)

我要评论
  • 一直以&,还活

    “嗯。”男子点头:“五年来,我一直以为,我已经孑然一身,却没想到,她,还在,我的女儿,还活着。”

  • “华夏&我的妻

    楚云丢下了烟头,走出三步,驻步轻语:“华夏,不止有我;我的妻女,却只有我!”

  • 衣衫褴&三环,

    司机抽了一口烟,看了一眼衣衫褴褛的楚云:“要去南三环,一百块!”

  • 扔给司&。全然

    “谢了。”楚云道谢下车,扔给司机一百块,快步离开。全然不顾司机暴跳如雷的谩骂。

  • 一处山&而立,

    一处山头,一红色披风女子,痴情而立,美眸目送着那一道孤影,有着千言万语似要言语。

  • “是我&她,但

    楚云无言,唯有星眸更凝:“是我对不起她,但,我不能辜负曼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