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了?楚云心中一怔:“我都戴上面具了,她还能认出来我么?”这时,在楚云心中更多的却是一丝甜意。这样的感觉,就像是他对她像,就算是在人山人海之间。只要你几眼,就能看这样的感觉,就像是他对她一样,哪怕是在人山人海之间。。...

认识?

楚云心中一怔:“我都戴上面具了,她还能认出我么?”

此时,在楚云心中更多的却是一丝甜意。

这样的感觉,就像是他对她一样,哪怕是在人山人海之间。

只要一眼,就能看出她之所在。

可,此时不能相认。

楚云不由摇头:“姑娘,我们之间认识么?”

楚云这话不假,林曼清认识的是楚云,可惜,并不是殒褚!

“我……”林曼清苦笑:“对不起,是我失态了。”

林曼清面色上的苦笑,刺痛着楚云心神,多想将其搂入怀中?

但,他不能。

此时不能!

因为那样做的话,只会害了林曼清和楚琳,那不是他要的结果,他所要的,乃是林曼清和楚琳的一生安稳,楚云摇头安慰:“姑娘,再次恭喜你,成为今晚最大的宠儿。”

“啊?”

林曼清又是一愣,这才想到,自己有钱了?

二十万?

对曾经的她,不过是几天的生活费而已。

但是对现在的她,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到了这个时候,她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心念之间,却见楚云再次喊道:“抽奖继续!”

剩下的人不多了,二十万的大奖,也没了,大家都有些失落。

不过有剩下的也不错。

陈飞羽看着楚云,眼有思索:“这家伙,不仅仅是个强者,更是一个聪明人,今晚虽然损失了这么多,然而他不会激起众怒。”

“还帮我将拳场的名誉,再次提高。”

“以后来这打拳的人,怕是会更多。”

“我也不好再对他出手。”

陈飞羽可不是好鸟,虽然楚云的强势,震撼了所有人,可要让他白白丢出一百多万钞票,这无疑是在割他的肉?

他甚至打算,殒褚只要拿钱离开,就会派出陈家精锐,调查楚云。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楚云居然会当众分钱?

造成了最大的三赢局面。

一者,楚云可以平安带走三十万!

二者,也能平息一下今晚带起的动荡,安抚众人心中仇怨,这也无形减少了楚云的麻烦,毕竟来打拳的,都是亡命之徒,输的急眼了,啥都能干。

三者,也是给了拳场一个好名声,好未来。

高明!

陈飞羽不得不赞赏楚云的智慧和取舍,然,就在下一秒,陈飞羽却是一愣:“你来干啥?”

排队不多的人群里面。

还有一红衣女子,显得极为醒目。

“抽奖啊!”银翘撩起了耳边发丝,娇媚一笑:“怎么?不可以么?”

“你别捣乱!”陈飞羽生怕自己这妹子,会做出一点什么。

“切!”银翘切了一声,柳眉轻佻,看着面前楚云:“殒褚,你刚刚是不是说,今晚大奖,见者有份?”

“是!”

楚云点头,目光多看了银翘两眼。

这是一个极为美丽的女人。

高挑玲珑的身段,在一袭红衣的衬托下,很是完美。

傲人的曲线,更是动人心魄,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

一头披散黑发下,有着一双摄人心魄的娇媚眼神。

火热而又妩媚,似是两汪清水一般。

很美!

但,也仅此而已的!

嗯?

银翘见楚云看了自己一眼,就不在多看,红唇一嘟,有些不悦,她对自己的姿色,向来自信,谁知面前这家伙,看了一眼,就不在看了?

真是令人生气!

没看见周围之人,都看直了眼嘛?

四周之人,在银翘走出的时候,都挪不开眼了,火辣的眼神,恨不得将银翘按到在地,扒开红衣。

但是他们不敢。

他们很清楚,面前这个女人,可是一个女磨头,招惹不得。

林曼清这个时候,亦是多看了银翘两眼,心有羡慕:“好火辣的女人!”

抽奖很快就到了银翘,楚云递出了盒子,谁知银翘柳眉一挑,红唇轻吐:“你帮我摸一张怎么样?”

银翘娇艳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楚云。

似乎是要洞穿楚云内心深处。

“呵!”楚云摇头一笑:“小妞,收起你的心思,不然的话,会很危险!”

银翘皱眉,一抹愠色,一闪而逝,随即娇媚一笑:“咯咯咯,你凶什么凶嘛?人家可是很温柔的呢?”

银翘之语,酥软入骨,周围之人,心中痒痒的,有把持不住者,已显尴尬。

楚云语气不变:“抽,还是不抽!”

“哎呀,你别凶嘛。”银翘嘟嘴:“人家抽就是了嘛?你要是在这样的话,那人家可就哭给你看了呢?”

银翘故意发嗲,弄的周围之人,大有流鼻血的冲动,却见银翘伸手,香软小手,在奖池中拿出一张纸条,打开一看,正是五万!

“五万呢?”

银翘一下就欢喜了起来,娇媚的脸蛋上面,全是开心。

就像是捡到宝一般。

看的周围之人,纷纷夹腿,生怕露出了尴尬。

楚云并不多看,继续抽奖,抽奖完毕。

所有大奖,均有所属,这才放下盒子,看向了陈飞羽:“陈少,接下来,就是你的事了。”

“啊?”

陈飞羽连忙点头:“明白明白,他这个时候可不敢得罪楚云。”

楚云一举一动之间,都令他看不透。

尤其是楚云今晚作为,更让他对楚云心思仰望。

这样的强者。

不能得罪!

一旦得罪,死的怕就是自己了。

陈飞羽拍手,马上就有一位女子,端着三十万的现金,走到了楚云面前:“先生,这是您的三十万!”

“很好!”

楚云大致扫了一眼,确认无误,这才接过三十万。

陈飞羽也开始了发奖。

众人拿着号,纷纷上前领奖,现场一时混乱。

楚云轻笑一声,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趁乱离开了这。

奖励发完。

众人这才发现,今晚最靓的仔,已经不见了?

“殒褚强者不见了?”

“是啊?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我还看见呢?”

“殒褚强者,真是高人啊,神龙见首不见尾,真是厉害啊。”

……

众人更觉殒褚之神秘,唯独银翘娇媚一笑,似有期待:“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林曼清拿着手中巨款,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今晚的种种场面,历历在目。

苏强残废?

殒褚崛起?

当众分钱?

喜得头等?

林曼清摇摇头,这才小心翼翼的离开,她知道,她只是一个女人,这里的人,谁不是亡命之徒?

若是他们起了歹心?

那她也守不住这二十万。

她不知道的是,拳场外,小巷中。

楚云正靠墙而立,安静的抽着香烟,目光不曾离开过拳场内的林曼清丝毫。

直到林曼清坐上了出租车离开,确认无人追随之后。

他才丢下了手中烟头,淡语一语:“出来吧。”

第11章 傲骨

2021-07-22

书评(190)

我要评论
  • 一道白&来。

    周围之言,楚云亦不在意,只在等心中那一道倩影出现,终于,楚云剑眉一挑,眼流一丝温柔,门口,一道白衣倩影,拎着小包,走了出来。

  • 见面前&掩贫苦

    心绪之间,却见面前不少白领走出,却无佳人在内,不少人路过楚云身边,难免露出一抹嫌弃之色,楚云虽换衣着,却是难掩贫苦。

  • 李欢见&云:“

    李欢见情形不对,连忙挡在了林曼清面前,挺起胸脯,质问楚云:“喂,哪里来的叫花子?你想干啥?”

  • 小屋,&早已开

    五年未归,变化颇大,曾经的低矮小屋,早已开发成高楼大厦,鲜见汽车的路上,亦是变得拥堵不堪。

  • 烟,看&衣衫褴

    司机抽了一口烟,看了一眼衣衫褴褛的楚云:“要去南三环,一百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