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苏强虽失利。更被楚云胖揍。颜面更是打扫卫生。但,生死之间,岂有可以选择?苏强忍着着痛疼,口齿不清的地说:“先生,都是我的错,我选活。”“好!”楚云眼露寒光,脚更被楚云胖揍。。...

“我……”

苏强虽惨败。

更被楚云胖揍。

颜面更是扫地。

但,生死之间,岂有选择?

苏强强忍着疼痛,口齿不清的说道:“先生,都是我的错,我选活。”

“好!”

楚云眼露寒光,脚下发力:“跪下,三个响头,饶你不死!”

“啊?”苏强愣了下,本觉得楚云是要钱?

谁能想到,楚云如此手段?

跪下?

当众打脸?

那他以后,可还有颜面,在东山立足?

不仅仅是他,现场之人,无不惊呆。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

楚云居然让苏强跪下?

不可一世的苏强,会跪下么?

“我……”苏强十指紧握,心有怨恨,可惜,胸口上面的压迫感,让他全身弥漫在恐惧之间:“先生饶命,我跪,我跪!”

“呵!”楚云这才拿开了脚。

苏强咬着牙,强忍着疼痛,颤颤巍巍的跪在了楚云面前。

扑通!

双膝落地有声,更是毫不犹豫的磕头!

现场之人,无不呆滞。

不可一世的苏强?

此时就像是个窝囊废一般?

当真可笑。

楚云戏虐一笑:“很好!”

陈飞羽亦是长出了一口浊气,心中暗自赞赏:“这苏强倒是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不然的话,这个时候他怕也是尸体了吧?”

陈飞羽心思刚落下,却见骇人一幕。

只见楚云再次发难,猛然一脚,踹在了苏强双膝上面。

咔擦!

双膝瞬间破碎成渣,苏强痛呼一声,栽倒在地,两眼怨毒:“你……你……”

陈飞羽亦是气愤:“先生,你怎么能言而无信?”

“有么?”

楚云负手:“他现在死了没?”

“这……没死!”陈飞羽摇头。

“那就可以了!”楚云摆手:“我只答应留他性命,不曾答应,留他双脚!”

陈飞羽哑口无言。

四周围观之人,莫不冷颤。

牛!

这是真牛!

二话不说,就将苏家少爷给干残废了?

南城谁有这个魄力?

虽然留下了性命,但是这比让他死了更难受!

生不如死啊。

殒褚手段之残忍,空前绝后。

众人莫敢抬头。

陈飞羽压下心中怒火,苦笑摇头,摆了摆手,陈家亲卫走上:“少爷!”

“将苏强送回苏家吧。”

“是!”

苏强被抬走,众人更难回神。

陈飞羽却是撞着胆子:“殒褚先生,您今晚在我拳场,共打两场,两场通吃,一共获利一百五十万,您看您能不能留下个卡号,我马上就给您转账!”

陈飞羽其实是想,跟着卡号,看能不能查出一点什么。

“一百五十万?”

楚云戏虐一笑,也不顾手上鲜血,为自己点上了一颗香烟,吐出一道烟圈:“只有一百五十万么?”

“啊?”

陈飞羽被楚云还这么一看,身子狂颤,暗骂自己愚蠢,连忙解释:“殒褚先生,您别误会,刚刚您在对战苏强的时候,舍妹压了二十万给您,所以您后半场的收入,其实并没有上半场的高!”

“噢?”

楚云有些诧异,能一口气给自己压下二十万?

不是傻子,就是慧眼!

陈飞羽见楚云迟疑,还想喊出银翘,却见楚云摆手:“不用了,我本无心,今晚既然赚了真多,那就有钱大家一起分吧!”

一起分?

陈飞羽愣了下:“殒褚先生,您是说……”

“需要我重复一遍么?”楚云有些不悦:“一百五十万,给我留下三十万现金,其余的一百二十万,设置一个一等奖二十万,两个二等奖十万,三个三等奖五万,其余的剩下的,就给现场之人均分!”

嘶!

现场再次沸腾。

“我的天,我没听错吧?殒褚强者要均分现金?”

“一百五十万除开三十万,还有一百二十万的奖金呢?”

“妈呀,这也太任性了吧?”

“对啊,一百二十万里面除开五十五万,都还有六十五万呢?我的天,真是壕无人性啊!”

……

更有一些热血青年拼命呐喊:“殒褚!”

“殒褚!”

“殒褚!”

现场齐声,很是震撼!

角落中的林曼清早就傻眼了,她哪里想到,殒褚如此厉害?还这么豪气?

本打算离开的她,也停下了脚步。

她也看上了奖金,她不求大奖,但求有奖,也能延续一下小琳的生命。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楚云此时亦是在关注着她,见林曼清在角落发呆,不由好笑:“这个傻丫头,我这奖金,本就是给你准备的。”

楚云之所以会选择瓜分大奖,就是为了低调。

也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

他若是直接将钱,都给了林曼清,必定惹人疑窦。

但是设立一个二十万的头等奖。

也能让林曼清不在低声下气的活着了。

这样,就够了!

陈飞羽的确是一个合格的商人,不出十分钟,就做好了准备工作。

一百五十万红灿灿的票子,在擂台上,显得极为醒目。

所有人都涨红了眼,看着那厚厚的钞票,呼吸都不顺畅了。

但,此时此刻,却是无人敢乱动。

殒褚之名,骇人听闻!

陈飞羽写好了纸条,放在了楚云面前,这才示意大家排好队,逐一摸奖。

在楚云的操控下。

豹哥摸到了一个三等奖五万!

想要挑战楚云的那个大汉,摸到了一个二等奖十万!

其余的大奖,也都有了归属。

唯独头等奖,迟迟不见归属。

剩下摸奖的人,也都摩擦着手掌,祈祷着运气降临:“娘的,我要是能摸到二十万,那就爽了!”

“一定是我的,我刚刚去尿的时候,还洒在手上了呢?今天肯定开光!”

“屁话,一定是我的!”

……

众人信心满满的,可惜都落空了。

楚云一直注意着林曼清。

终于!

到了!

林曼清来到了楚云面前,有些尴尬,也有些期待,楚云不曾出声,就这么看着林曼清,等着她摸奖。

林曼清咬着红唇,迟疑了下,这才再奖池里面摸了起来,奇怪的是,有一张纸条,贴在她掌心,怎么都甩不掉?

无奈。

林曼清只能拿出了这纸条,却是不曾选择打开。

楚云压着声音:“你怎么不打开?”

“我……”林曼清有些不好意思:“能有就很不错了,何必执着呢?”

“那你也打开看看啊。”楚云心有愧疚,如今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弥补林曼清了。

“好吧!”林曼清打开了纸条,却是一愣,有些不可置信:“这……”

纸条上面,有着三个红字!

一等奖!

二十万?

林曼清懵了,香肩都在颤抖。

楚云瞟了一眼:“恭喜你,成为了今晚的宠儿!”

“我……”林曼清还有些不可置信,唯有美眸在和楚云眼眸,对撞的瞬间,令其芳心一颤,下意识的脱口:“我们是不是认识?”

第11章 傲骨

2021-07-22

书评(111)

我要评论
  • 的,毕&的。

    她下意识的觉得,楚云也是来催债的,毕竟林曼清为女治病,四处借钱,她是清楚的。

  • 门口,&衣倩影

    周围之言,楚云亦不在意,只在等心中那一道倩影出现,终于,楚云剑眉一挑,眼流一丝温柔,门口,一道白衣倩影,拎着小包,走了出来。

  • 后的黑&,竟然

    随即,男子看向了老者,缓步走来,一步一沉,老者身后的黑衣大汉,竟然两腿打颤,激动。恐惧的神情不一而足!

  • ,此时&有一丝

    楚云下意识的迈出了脚步,心中有着千言万语想要诉说,此时却是唯有一丝忐忑,涌入心头。

  • 都不曾&于能再

    他蹲守了很长时间,都不曾发现有那熟悉佳人的身影。“五年了?终于能再见到你了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