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拳出蛮横。带起罡风阵阵。擂台周围,争相惊叫。“我的天啊,豹哥不高兴了?”“这家伙啊太狂了,要为自己的狂妄自大埋单啊。”“死定了死定了,这还严禁一拳就打飞了啊?”带起罡风阵阵。。...

呼!

拳出霸道。

带起罡风阵阵。

擂台周围,纷纷惊呼。

“我的天啊,豹哥生气了?”

“这家伙真是太狂了,要为自己的狂妄买单啊。”

“死定了死定了,这还不得一拳就打飞了啊?”

……

角落中,苏强一脸浅笑,嘴角更有戏虐,在他看来,全场死一个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甚至,唯有鲜血,才能渲染出气氛。

鲜血才是强者应该有的姿态。

倒是林曼清,心中莫名一动,有些紧张,粉拳攥的更紧了。

擂台之上,楚云负手而立,面具之下的面庞,不见喜怒,唯有单手轻抬起。

单手?

周围之人更是惊呆了,单手对抗?

傻子!

绝对是傻子。

这就是一个二货。

已经不能用找死来形容了。

心念之间,却见楚云轻哼一声,淡然抬手。

轰隆!

双拳对撞一瞬,一阵沉闷之声,激荡开来,更有一道凝实劲气,四射而出,周围之人纷纷眯眼,更多的却是残忍冷笑。

他们在等待着楚云飞下擂台的一幕。

他们在等待着,楚云像是死狗一般的倒在场下。

唯有鲜血,才能激起赌徒的热血。

咔擦!

陡然,一声清脆之声响起,这是手骨断裂的声音。

众人不曾回神,却见一道壮实身子,猛然后退!

正是豹哥!

蹬蹬!

豹哥狼狈退到擂台边缘,大手软绵绵的垂下,铜陵大眼,不敢置信的看着楚云:“你……”

此时,豹哥很是震撼。

刚刚对撞瞬间,他清楚的感觉到,楚云手上,似乎是有洪荒猛兽一般,瞬间撞碎了自己的胳膊。

楚云淡然的看了一眼豹哥,负手而立,眼露轻笑:“你,可服?”

“我……”豹哥神色数变,终究低头:“我,败了!”

虽是耻辱,更是实情!

败了!

一败涂地!

他压根就没想到,一个废物,能有如此巨大的力量?

可怕!

擂台四周。

更是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呆傻的看着楚云。

“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好像打败了豹哥?而且就是一拳?”

“这不可能吧?豹哥那么强?他一个新人,步子都没挪一下,就打败了豹哥?逗我玩呢?”

“可是豹哥的胳膊,都废掉了啊。”

“这……你说他们会不会假拳啊?”

假拳?

众人稍微一愣,随即看向了奖池,其中金额,已有百万之多,全都是压的豹哥。

现在楚云胜出?

百万巨款,全归楚云?

还是说,楚云,豹哥,陈家,早有谋算,要来坑大家的钱呢?

众人一下就变得义愤填膺了起来。

“真是没想到,他们会这么无耻?居然打黑拳,来骗大家的钱?”

“滚下下。”

“恶心人的玩意,滚下去!”

众人纷纷呐喊,所有人的眼眸中,都蕴含着怒火,足以将楚云撕裂!

虽然拳场之内,本就黑拳纵横,不过平时他们都看不出来罢了。

今天豹哥的输,却是太明显了。

顷刻之间,两人就成了众矢之的,人人得而诛之!

二楼。

陈飞羽一脸鄙夷:“这两混蛋,讹钱都讹到我头上来了?真是天真?”

红衣女子却是拍了拍手:“二哥,你咋就那么确定,这是在做戏?”

“呵!”陈飞羽轻笑一声:“银翘,你好歹也是通窍强者了,马上就要进入先天了,可谓是我们陈家的骄傲,你觉得,豹哥的修为,能被人一拳击退么?”

“哪怕是先天强者,又能将豹哥一拳击退呢?”

“你告诉我,这不是做戏,这是什么?”

陈飞羽的话,让银翘首现狐疑,娇媚眸子,再次看向了擂台之上的楚云,心有诧异:“真的是在做戏么?”

她感觉有些奇怪。

说不上的纳闷。

又不得不相信陈飞羽的话,豹哥实力,强横非常,就算是先天到场,也能抵挡几招,岂会落得一招就失败了?

里面有鬼!

这是唯一的可能。

陈飞羽也懒得多做解释,反倒是更加戏虐的看向了楚云,心有冷笑:“真当我这拳场的钱,有那么好赚呢?”

场下角落。

苏强亦是一愣,随即却是一脸鄙夷:“好一个豹哥?我还当真对金钱不感兴趣呢?居然背着自家主子,来这做这样的事情?”

“可真是下贱!”

林曼清咬着红唇,美眸始终不曾离开殒褚!

在她心中,甚至有那么一丝期待:“殒褚殒褚?反过来,那不就是楚云么?如果楚云能像他这样能打,那该多好啊?也许一切的一切,都会不一样吧?”

林曼清不由苦笑,她很清楚,幻想终究是幻想。

楚云永远都是楚云,不会是殒褚!

两人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擂台之上。

豹哥阴沉着脸,很是不爽,输掉没什么,但是输掉了,还要被人冤枉打黑拳?这就很令人生气了!

反倒是楚云一脸轻松,负手而立,修罗面罩下的双眼,轻飘飘的扫过擂台四周。

眼神过,喧嚣止!

面对楚云那淡然的眼神,所有人都不敢出声,不知为何,在楚云眼神扫过的一瞬间,众人就像是觉得,泰山压顶一般。

可怕!

恐怖!

众人身子甚至动弹不得。

“呵!”楚云不由讥讽轻笑,口出狂言:“一群垃圾!”

垃圾?

楚云狂言,瞬间激怒了众人:“士可杀不可辱,老子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厉害?”

一个高壮汉子走上擂台。

楚云不由莞尔:“匹夫而已,有何可惧?”

“你……”壮汉气坏了,就要出手,谁知豹哥怒吼一声:“滚蛋!”

豹哥发怒,吓的他一下不敢出声了。

对豹哥他还是很敬畏的。

豹哥压下心中怒火:“殒褚,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不懂,如此强者,为何甘愿受辱?

“简单!”

楚云傲然而立:“殒褚之名,岂能受损?他们既然不信,那我再废一人如何?”

冷然话语,如平地惊雷一般,炸响在众人耳中,虽然有怒,亦不敢发?

却见楚云目光,直落角落苏强:“你,如何?”

第11章 傲骨

2021-07-22

书评(172)

我要评论
  • 云道谢&下车,

    “谢了。”楚云道谢下车,扔给司机一百块,快步离开。全然不顾司机暴跳如雷的谩骂。

  • 已经孑&的女儿

    “嗯。”男子点头:“五年来,我一直以为,我已经孑然一身,却没想到,她,还在,我的女儿,还活着。”

  • 了吐舌&能不去

    “够了!”林曼清有些生气,吓的李欢吐了吐舌头:“好好好,我不说就是了,不过,三天后就是同学聚会的日子,你可不能不去啊?而且周浩这一年,对你和小琳的帮助可不小呢?”

  • “是我&能辜负

    楚云无言,唯有星眸更凝:“是我对不起她,但,我不能辜负曼清。”

  • 头,走&只有我

    楚云丢下了烟头,走出三步,驻步轻语:“华夏,不止有我;我的妻女,却只有我!”

  • “呵!&决,我

    “呵!”老者苦涩一笑:“很好,既然你去意已决,我不在阻拦你,不过,你是不是应该给她一个交代?这五年来,她对你可谓是付尽真心。”

  • 士,职&级别!

    但,今日,厚重的铁门之外,一老者杵杖而立,静静的看着面前铁门,老者身后,整齐划一的站着两排黑衣军士,职位最低都是校级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