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场角落。苏强正端着酒杯,一脸戏虐的望着走上擂台的楚云,就像是看小丑通常:“曼清,你看这个走上擂台的人,像不像是个一个傻瓜?”“为什么?”林曼清第一次来拳场,对苏强正端着酒杯,一脸戏虐的看着走上擂台的楚云,就像是看小丑一般:“曼清,你看这个走上擂台的人,像不像是个一个傻瓜?”。...

拳场角落。

苏强正端着酒杯,一脸戏虐的看着走上擂台的楚云,就像是看小丑一般:“曼清,你看这个走上擂台的人,像不像是个一个傻瓜?”

“为什么?”林曼清第一次来拳场,对拳场里面的规矩,也不是很懂。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苏强嘲笑楚云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感觉不舒服。

“呵。”苏强冷冷一笑:“曼清,你看这个傻子,还戴个面具?这不是怕出丑么?强者就应该是要彰显自己,享受成功的喜悦不是么?”

“就这样的垃圾,现在我倒是越发觉得可怜了。”

“这豹哥可是叶非凡手下有名的打手呢?昨天在商场对我出手的场面,你也看见了。”苏强说到这,就觉得很生气。

不!

是不爽!

这样的感觉,比吃了屎都难受。

不过若是真的以命相博。

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呢?

这个时候他甚至铁了心,要在擂台上,好好的羞辱豹哥,也只有这样,才能将昨天的面子找回来。

南城谁不知道,豹哥是叶非凡手下的打手?

打趴了豹哥,也就等于是打趴了叶非凡!

这样的事情,他没有拒绝的道理!

心中这么想的时候,苏强眼中更有阴沉:“不过这个戴面具的小子,胆子倒是很大嘛?一个新人,居然敢挑战豹哥?我看他真是活腻歪了呢?”

这个时候,他甚至已经看见楚云是怎么被撕碎的。

林曼清轻咬着红唇,下意识的看了看楚云的方向,不知道为何,看着擂台这人,她的心儿,并不淡定。

似乎有些紧张?

这样的感觉,很奇怪!

也很干脆。

擂台。

豹哥紧锁眉头:“是他?”

虽然楚云戴着面具,他依然能断定,这就是那个废物:“小子,我劝你还是滚下去吧,否则你连留全尸的机会都没有。”

“跟你打,赔率高,我想试试。”楚云压着声音。

豹哥凝眉:“既然如此,来者,留名!”

“殒褚!”楚云淡然而立。

殒褚?

擂台众人,更感诧异。

“我的天啊,这家伙难道是个纯新人?”

“我之前也没听过这家伙的名号啊?”

“这可真是找死啊。”

“你可下来吧,不然你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呢?”

……

擂台四周,一阵鄙夷哄。

任谁都不看好楚云。

甚至觉得此时的楚云,只是一个小丑而已!

谁知楚云却是摇头一笑:“豹哥,开始吧!”

淡然话语。

却显自信。

众人均是哑口无言,随即却是疯狂下注!

纷纷压殒褚死!

拳场二楼,陈飞羽气的都要炸了:“可恶,这是哪里来的王八蛋?这是要来拆台么?”

虽然这场赔率不大。

他顶多就是赔个二十万!

但是想想二十万,他就觉得很肉疼。

那都是自己兜里的肉啊,现在要平白无故给别人?就因为一个傻子?

他恨不得咬死楚云。

陈飞羽身边一个红衣女子,却是玩味一笑:“哥,你看你,要不要等下我出手?将那豹哥给你解决了?”

“这样,你就能赚票大的了?”

咕噜!

陈飞羽艰难的吞下一口唾沫,摇了摇头:“不行,一旦击杀了豹哥,叶家肯定会翻脸,我们陈家就算能取胜,那也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我可是一个商人,才不会做那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呢?”

“爹说的果然没错,你就是奸诈!”红衣女子娇媚一笑,却是多看了楚云两眼,有些玩味:“其实我倒是蛮欣赏这小子的,一来就挑硬骨头吃,不是真有本事,就是真傻!”

有本事?

陈飞羽不由讥讽:“就他这样,还想着真本事呢?”

“怕也就是一个亡命之徒呢?”

“之前也都来了不知道多少了?”

陈飞羽满脸鄙夷,想到之前挑战豹哥的人,他都不由觉得好笑。

真是找死!

红衣女子却是轻笑一声,不曾言语,反倒是翘起了二郎腿,美眸不曾离开楚云半寸,似乎有些期待?

拳场。

擂台上。

豹哥听着周围的呐喊声,显得很是得意,自信,意气风发!

这就是强者的感觉!

豹哥居高临下,意气风发的看着楚云:“殒褚,你若是害怕了,那你现在就滚下去,我不杀你!”

滚?

楚云摇头,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出手吧,你,只有一招的机会!”

楚云话语平淡。

却显霸气非常。

一招!

嘶!

众人全都不敢置信的看着楚云。

狂!

太狂了。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找死了。

这简直就是老寿星吃砒霜呢?

角落中的苏强,更是险些喷出了酒水,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曼清,你看看,这人真是好笑啊?明明就害怕自己输掉了,还要口出狂言?非要说什么一招决胜负?”

“真是无知呢?”

“我……”林曼清咬着红唇,柔弱道:“若是他真的有本事呢?”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着台上的殒褚,她就觉得很熟悉,甚至莫名其妙的觉得,这就是楚云!

幻觉!

一定是幻觉!

她虽然不断提醒自己,这是幻觉。

但是她又不受控制的去看?

二楼。

陈飞羽更是惊呆了:“这个扫把星,这是想干啥?必输之局,还要口出狂言?”

“这是嫌老子输得不够多?”

陈飞羽看了看奖池里面的钱,怕是都要上百万了。

赔率虽然不大,但是赔下来,也要二十多万了呢?

而且因为楚云一句话,还在增加?

陈飞羽气的要炸裂了。

倒是那红衣女子,更显玩意:“二哥,你干啥呢?不就输点钱么?你看你着急的?”

陈飞羽更是气急:“你懂啥?我不赚钱,你拿啥去败家?”

“切!”红衣女子讥讽一笑:“我找个富二代不就好了?”

“你……”

陈飞羽直接无语,却是更紧张的看向了擂台。

擂台上。

豹哥面色逐渐阴沉,他对楚云虽然有怨,但并无恨意,江湖厮杀,生死有命,然而楚云一句一招,这是鄙夷!

赤裸裸的鄙夷!

压根就没将豹哥放在心上。

怒!

怒火在豹哥心中燃烧,直接化作了磅礴力量,汇聚在手臂,豹哥身上气势,增增的上涨,吓的周围之人,纷纷惊讶,更有甚者握紧了拳头。

呔!

陡然,只见豹哥爆喝一声,两眼爆瞪,五指猛握成拳,一拳就朝着楚云砸来……

第11章 傲骨

2021-07-22

书评(360)

我要评论
  • 见,林&掉下了

    只是那一场意外,他明明看见,林曼清亦掉下了湍急大河,为何现在……

  • 门,心&吧?”

    林曼清刚走出公司大门,心中莫名其妙的动了下,刚抬头,却见闺蜜李欢挡在了面前:“曼清,我刚收到了周浩的邀请,你应该也收到了吧?”

  • 的倩影&不自觉

    楚云看着远处的倩影,嘴角不自觉的上翘,眼眶忍不住泛红。

  • 着急的&。”

    “我知道了。”林曼清有些烦闷:“时间不早了,我得先回去陪小琳了,不然她会着急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