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出发到达下路的时候了逼近正午时分了,比程云淓预料中的晚一些,所以哄娃花了好多的时间。阿梁哭完后,小鱼儿不愿跟阿梁坐进侧兜,肯定要程云淓抱,哄她又哄了好半天。皓皓貌似最乖,程云淓给他嘴里塞了奶嘴后,他就奋勇地吮着,一会儿就睡着了了。秦征觉得被三秦征感觉被三个孩子哭得都耳鸣了。。...

他们出发上路的时候已经接近正午了,比程云淓预料的晚一些,因为哄娃花了好多的时间。阿梁哭完之后,小鱼儿不肯跟阿梁坐进侧兜,一定要程云淓抱,哄她又哄了好半天。皓皓倒是最乖,程云淓给他嘴里塞了奶嘴之后,他就奋力地吮着,一会儿就睡着了。

秦征感觉被三个孩子哭得都耳鸣了。

最终还是小鱼儿哭得累了,才抽噎着被秦征抱进侧挂兜里。

侧挂兜的外部是防风防雨的厚涂层,上面半透明的罩子一拉上,防风防雨还防寒。程云淓怕阿梁和小鱼儿坐在里面又颠又冷,在侧挂兜里面放了三层的厚被子和好多的靠枕,又用帆布瑜伽带栓在车里做了两个安全带,把两个孩子包得严严实实的,衣服裤子里贴了好多暖宝宝,被子里也放了热水袋。

她收拾了两个双肩包放进侧挂兜,一个包里放着尿不湿、纸巾、湿巾、毛巾等等一路上要用到东西,另一个包里放了装满热水的保温瓶和装满食物的焖烧杯、皓皓的奶粉奶瓶和一些饼干、曲奇、怕他们晕车的话梅等等小零食。

特特叮嘱了阿梁要好好照顾小鱼儿,小心别闷到了,小心别晕车呕吐了。

阿梁眼睛哭得肿了,小鼻头红红的,张开小短手把小鱼儿抱在怀里,又羞愧,又认真地点着头,很小声音“嗯”了一声。

本来真的很怕的,但阿姐把半透明的罩子在头上罩好了,不怎么能看得到外面的世界,呼呼的寒风也被隔开了,就忽然好像心定了一点一样呢。

电瓶车的车头被程云淓挂了皮革的防风防寒套,她本想把皓皓用婴儿背带系在身体前面,这样一低头就能看到他,不至于让皓皓害怕,但包裹了太多太厚衣服的皓皓像个球一样,程云淓的小身体抱也抱不住他。最后还是狠狠心,把他背在了身后,又在外面裹了一层小被子,用大号的燕尾夹夹好固定了,然后提醒秦征帮她注意,别让皓皓的小鼻子小嘴巴被堵住。

“其实,我可以抱着皓皓的。”秦征说。

程云淓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迟疑地说:“还是……我来吧,你的伤都在肩膀和肋下,背着他会被勒住的。”

秦征的羽绒服下又加了一件短的轻羽绒服,裤子也加了一件程云淓改过的厚厚的雪地保暖打底裤。这可是程云淓去北欧看极光时候的装备,这段时间程云淓用自己厚实的打底裤给每人都改了一条,手工粗糙一些,给小鱼儿和阿梁的都比较大,不太合身,但可保暖防寒了,又有弹性,男生穿了都不嫌短,还不会摩擦到秦征腿上的伤口,真是居家必备大老爷们最爱保暖用品呀!

只是秦征觉得很奇怪,踩脚的设计从没见过,还紧贴在腿上,前面还有一个洞......穿的时候脸都红得发紫,好羞涩!

“食物都带好了吗?”秦征欲言又止,脑海里盘算半天,总算问了出来。

“都带好了!”程云淓轻飘飘地说着,“饿不到我们的!”

不但饿不到,她还把用惯了的小炉子和柴房里好多的柴火茅草都收进了空间小家呢。

她拿了一个头盔给秦征,教他怎么戴在头上,自己也在戴好了大侄儿的轮滑头盔和防风眼罩,背着皓皓坐上了电瓶车,两只手伸进防风罩里捏住龙头,试着左右摆了摆。有点重,小胳膊弄起来有点吃力,但咬咬牙也不是坚持不下去的。

“你坐在我后面。”程云淓对秦征说道,看着他手里拿着的那把断刀,“如果遇到坏人,你要保护我们哦!”

秦征觉得自己的头被头盔夹住了,耳朵也有点不太灵敏的样子,程云淓给他戴了一个带呼吸阀的口罩用来防寒,一呼吸,头盔的透明挡眼罩便有一层薄薄的雾气,让他适应了一会,才能够正常吸气。

他小心翼翼地坐上电瓶车的后座,一只手握住断刀,一只手托了托皓皓的小屁股,想让程小娘子背得不那么吃力。听了程云淓的话,他想了想,便问道:“你能变出……嗯……你有合适的刀剑吗?”

程云淓弯下腰在防风罩里面的大口袋里胡乱掏了一下,其实是想着空间厨房里单立人刀具,然后掏出一把西瓜刀,回身递给秦征,“这个行吗?”

秦征又在心里给自己压惊:“不意外不意外。”然后接过拿刀看了看,竟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好钢。

“好钢!稍微薄了一些。”他有些遗憾地说道。

程云淓继续掏,又拿出一把剁骨头的菜刀。

“这个呢?”

秦征接过来摸了摸,也是极好的钢,于是微微点头道:“嗯,这个还可以。”

但断刀还是不能丢。

“放我这里吧。”程云淓接过菜刀,插在防风罩的大口袋里,“准备出发了。”她说着,极力伸长小短腿努力把电瓶车的支架往后一踢,秦征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觉得有一股力把他往前一扯,人却后仰了一下,险些没有握住手里的断刀。

电瓶车歪了两下,几乎让程云淓的小细胳膊支撑不住,但马上她就用她那久经考验的娴熟骑行技术撑住了。沉重的龙头灵活地绕过积雪和小土坑,慢慢地向着村口开了过去。

“啸!”

阿幽双脚一蹬,展开翅膀,向着阴沉的天空飞去。

程云淓的心砰砰砰砰激烈地跳动不停。

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谁能想得到会在着几千年之前,或者说是另外一个空间的古代,把这完全不属于这个时代、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玩意开了起来?

会不会被抓住?会不会被当成妖孽被烧死?会不会因为被觊觎而遭到危险?如果被一拥而上,能不能够成功地驾车逃脱?

自己倒是没什么,遇到危险可以躲进空间小家。可是弟弟妹妹们会不会被一起抓住?

不知道啊,不知道。

就连后座这个十四岁的少年秦征,程云淓都完全不知道,他对这些凭空蹦出来的新玩意到底是个什么心理和态度。

程云淓分明看出了秦征强烈的好奇和怀疑,每次都等着他询问,他却每次都思索好久,又放弃了询问。今天当他一眼看到电瓶车,程云淓感觉这个少年的认知都震裂了,片片碎在地上,她几乎都能听到他脑海里的问号呼啸着冲了出来,但,他竟然还是忍住了。

这娃真是沉得住气,心思真是深不可测啊。

既然不问,那就先不管他。这条路程云淓根本不知道怎么走,甚至有些后悔,万一秦征是骗他们的,要把他们骗到他的地盘软禁起来呢?他说自己是斥候就是斥候吗?万一那一身伤是做强盗时被砍的呢?这么一想,程云淓顿时出了一头的冷汗,车轮被土坷垃颠了一下,险些歪掉。

“小心。”秦征的声音在耳边淡淡地说道,用手扶了一下她的肩膀。

不知怎么,程云淓忽然想起秦征蹲下来给阿梁擦鼻涕眼泪的样子,笨拙、生疏,又小心翼翼,却细心温柔,生怕把阿梁弄疼了,目光里不经意地流露出同情和怜悯,不似作假。

心念这么一转,程云淓的肩背顿时松了下来,吐出了一口浊气。

既然带着空间小家穿越重生到这个乱世,便是穿越和空间大神们在保佑着自己吧?大神们一定不会让自己一开篇就又领一次盒饭的……吧?

程云淓又迷信地在心里合十,冲着虚无缥缈的穿越大神、空间大神意念地拜了拜,求大神们千万保佑他们能顺利且安全地抵达目的地。

书评(366)

我要评论
  • 弟弟拍&看着手

    “可是,怎么又有那个房间呢?”程云淓挣扎着靠着土坑半坐起来,努力不去看除了原主耶娘外别的死人,一边抱着弟弟拍着哄着,一边看着手里的洗脸毛巾,“我能回去我的家吗?”她想。

  • 程云淓&八岁小

    程云淓看着自己抱起小娃娃的手,那不是自己的手,这双手又瘦又细又小又脏,满是血污和划破的伤痕,这分明……是个七八岁小孩子的手!

  • 淓擦了&了,我

    “好的,我明白了!”程云淓擦了一把满头的白毛汗,故作镇定地站在沙发前对自己说,“我死了,我又活了,我穿越了,我有了一个空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