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楚云送着小琳去了学校,就遛达在市区了。现在的楚云身上,堪称是分文也没。要给小琳抓药,就需钱。大量的金钱。想要迅速可以得到还这么多钱。除却两条路,楚云不做他想。现在楚云身上,可谓是分文没有。。...

翌日!

楚云送着小琳去了学校,就溜达在市区了。

现在楚云身上,可谓是分文没有。

要给小琳配药,就需要钱。

大量的金钱。

想要快速得到还这么多钱。

除开两条路,楚云不做他想。

抢!

赌!

虽不光彩,却能成功。

抢,楚云还没如此不堪!

赌?

楚云合计了下,目前来说,这是最好的办法,又不会引起外界对龙王的猜测。

但是赌。

也是需要本钱的。

现在楚云身上,还剩下十来块钱?

这能干啥?

任何赌场都不会让楚云进入的。

真是麻烦!

“咦,那是……拳场?”楚云抬头一瞬,眼中划过一抹喜色。

打黑拳?

赚钱?

擂台之上,不计生死,又不要啥本钱,倒是来钱的路子,楚云不由笑了起来,刚走没两步,就有一辆牧马人停在了他的面前。

车门打开,一铁塔大汉,走了下来。

爆炸性的肌肉,宣示着绝对的力量。

豹哥?

不过二次相遇,这人倒也给楚云留下了深刻印象。

通窍强者,实属不易!

“是你?”豹哥看见楚云,虎目深处,流过一丝不屑!

窝囊废!

废物!

小白脸。

这是他对楚云的评价。

“就你这样的,也想去打拳?”

豹哥居高临下的看着楚云,一脸自傲。

“嗯。”楚云点了点头。

“我劝你识趣点,早点滚蛋吧,这可不是青云商场了。”豹哥冷笑:“里面的人,可都不好惹。”

昨日的出手,完全就是骑虎难下,叶家有叶家的面子,叶非凡要是示弱了?岂不是告诉别人,叶非凡怕了苏强?

他本看不起楚云,然而多年前,他的小弟,也是因为血癌而走,他厌恨血癌,希望小琳能有一个好的归宿。

可惜,她这个老爸不光废,还拎不清。

“我真不弱。”楚云友好的朝豹哥笑了笑:“而且打拳不是能赚钱么?”

钱?

豹哥冷笑,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不屑的摇摇头,步入了拳场。

楚云也跟了上去,他迫切的需要第一笔金。

拳场设有押注台,每个拳手的赔率都不一样,拳场也有自己的拳手,专门用来赌拳,不少有钱人,都愿意资助这些拳手,让其胜利获利!

说到底,就是一场赌,刺激的赌博而已!

像是豹哥这样的强者,在擂台上,绝对是王者,一般不会有人压输,他来这不为钱,只为名气而已。

拳场入口。

有一登记处。

这是拳手登记处。

只留姓名,不问出处,更不问生死!

死者划掉。

生者留名!

这就是拳场的规矩。

楚云走上前去,那负责记录的人,一下就高兴了起来:“这位先生,请问您是要打拳么?”

能来打拳的拳手。

都是能为拳场带来收益的人,他岂能不高兴呢?

“是!”楚云淡言。

“先生,那您的名字?”记录之人满心欢喜。

名字?

楚云挑眉,此回归来,他并不愿出名,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守护着林曼清母女。

直言楚云?

那他的身份,一定瞒不了多久,不仅仅不能守护林曼清母女,还会为她们带来麻烦。

毕竟,普天之下,想要楚云的性命的人,实在太多了。

那些人,怕是十有八九,都觉得他死在了五丈海监狱吧?

好在,楚云早有准备,口吐两字:“殒褚!”

这是楚云早年使用的名号。

也只使用了一次!

陨有陨落之意。

褚,有王侯贵褚之意。

陨褚之名。

曾如流星过境一般,短暂而又炫目。

殒褚?

记录之人麻溜的写下,刚想恭维两句,却见楚云丢出了十块钱:“面具!”

面具?

记录之人一下索然无味,满是鄙夷的丢出了一个修罗面具。

他负责记录许久,自然清楚,戴面具的,就没活过两日的。

大多都是一些没有本事的亡命之徒,想来弄点钱。

而且对于强者来说,面具就是耻辱!

他甚至已经准备联系抬尸队了。

楚云可不管他是如何想的,戴上了这修罗面具,大小倒是刚合适。

刚进入门口的豹哥,余光扫了一眼楚云,见他戴起了面具,不由冷笑:“真是一个异想天开的废物,非要来这找刺激?”

“不过死了也好,免得带坏小琳。”

楚云整理了下,倒是有些激动了,即将而来的擂台,令人期待!

刚迈步,楚云却是愣了下,此时入口,正有两人走来。

一男一女!

正是苏强和林曼清……

第11章 傲骨

2021-07-22

书评(170)

我要评论
  • 门,心&头,却

    林曼清刚走出公司大门,心中莫名其妙的动了下,刚抬头,却见闺蜜李欢挡在了面前:“曼清,我刚收到了周浩的邀请,你应该也收到了吧?”

  • 少人路&。

    心绪之间,却见面前不少白领走出,却无佳人在内,不少人路过楚云身边,难免露出一抹嫌弃之色,楚云虽换衣着,却是难掩贫苦。

  • 重的铁&整齐划

    但,今日,厚重的铁门之外,一老者杵杖而立,静静的看着面前铁门,老者身后,整齐划一的站着两排黑衣军士,职位最低都是校级别!

  • 活着,&的,这

    林曼清美眸通红,不断摇头后退,似乎不敢置信楚云还活着,轻声呢喃:“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