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明礼很好奇不己,见状一步张口,“苏姐姐不知可否让我一观。”苏然心说,我姐姐姓赵,她叫你外婆婶子,你叫她姐姐是也不是叫错了。赵华荣好意思的将画递过来他,女子的画像一般都好给外男观赏的。苏然用的是三十厘米宽,八十厘米长的纸画出的。画像上的赵华荣坐苏然心想,我姐姐姓赵,她叫你外婆婶子,你叫她姐姐是不是叫错了。。...

朱明礼好奇不已,上前一步开口,“苏姐姐可否让我一观。”

苏然心想,我姐姐姓赵,她叫你外婆婶子,你叫她姐姐是不是叫错了。

赵华荣不好意思的将画递给他,女子的画像一般都不好给外男观赏的。

苏然用的是四十厘米宽,九十厘米长的纸画出来的。

画像上的赵华荣坐在凳子上,修长的右手拿着绣花针,左手拿着一块布,微微低垂着头。

画上,从发丝,五官,到纤长的眼睫毛,再到手上的绣花针都逼真不已。

光线的暗影,左手布料垂到一边的层叠涟漪细节,都是那么的逼真。

朱明礼震撼极了,他从未看到过如此画作,他的老师就是爱画之人。可他也从未在老师那里看到过如此逼真的画作。

他觉得自己之前的画作跟现在的一比简直掉到了尘埃里。

朱明礼下意识的伸手摸去,还没有碰到又缩了回来,心下暗道,差点就孟浪了。脸色微红的把画还给了赵华荣。

眼里依依不舍。

赵华荣也差点被吓了一跳,女子的画像本就不可随意给人观看,幸好少年及时收回了手。

其他几人到是没觉得有什么,他们也想摸上去看一看呢!

朱明礼这会看苏然的眼光都变的火热了起来,一开始他只把苏然当做救命恩人来看待,态度谦和客气却不亲近。

毕竟以他十六之龄就考取了秀才功名,自然是有点清傲的。

但是现在有一个比他年纪小了几岁,画艺有着堪比大师的造诣。让他知道天外有人这句话不虚。

朱明礼除了读书,爱好就是画了,这会看着苏然的目光闪闪发亮。

“苏兄……”

苏然被他看的一阵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朱明礼意识到自己有点激动过头了,脸色微红道:“在下仰慕苏兄的画艺才华,以后可否来向苏兄请教。”

得,都自称在下了,这古人的称呼真是多变,苏然腹诽。

她还没回答赵华荣就已经开口。

“来吧!刚好我想让小然明年去云溪书院,你们也好交流一下学问。”

在赵华荣的心里,苏然的学识去云溪书院求学是没问题的。

“苏兄要去云溪书院?”朱明礼惊讶!

赵华荣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到时候苏兄我们可能成为同窗也说不定。”

苏然翻了个白眼,暗自撇了撇嘴,哀怨的眼神看着赵华荣。

赵华荣笑了笑,装没看到。

哎……看来这是铁定了要自己进学啊!

朱明礼一行人走之前,请赵华荣三人三日后去吃饭,朱明礼考中秀才,他们家要办宴席。

**

“姐,我一定要去读书?”

午饭间,苏然左手撑着桌子,右手拿着筷子,眨了眨眼问道。

“出去看看吧,你以前肯定也没去过什么地方。”

“这到是,”苏然吃了一口饭,随后用撒娇的语气说道:“那等我长大点再去好不好。”

赵华荣眼里闪过笑意,但却很坚定,“你既然是我弟弟,我就得对你负责。”

“行吧!”苏然一脸叹气,“突然觉得饭都不香了。”

“咳咳……”赵华荣闷笑,夹了一个荷包蛋到苏然碗里。

“多吃点!”

贺景风鼓着嘴咽下嘴里的食物,一脸认真道:“舅舅,你不是说读书长知识吗?”

“呜呜……外甥,舅舅是不想离开你啊!”

苏然一脸泫然欲泣,随后给他夹了一筷子的青菜,“多吃点!”

“没事的舅舅,学院有假放的。”

得~果然是母子,就是不松口,下了决定的心难改啊……

……

三天后,苏然三人和黄婆子等人一起上午去镇上参加朱明礼的秀才宴会。

一开始除了林伯的车,林大壮也驾了自己牛车出来,光是一辆牛车坐不了那么多人。

林大壮是黄婆子的大儿子,黄婆子有两儿一女,还有个二儿子叫林二壮。

林大壮有两个儿子,林二壮则有一儿一女。

他们一家就有九个人了,还有他们的堂叔伯婶之类的,。

不知道谁又再赶了一架牛车出来,总共三辆牛车坐满了人。

赵华荣还是坐林伯的车,至于苏然带着贺景风直接骑上了大黑。

她暂时给大黑套上了绳子,现在的大黑毛发更是黑亮。

比之前高壮不少,脑子灵活不少,眼睛更是炯炯有神。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镇上去。

到镇上的时候,离着正午还差半个时辰左右,拐了几条巷子远远的就听到了热闹声。

苏然等人走过去的时候,门口摆了五六张桌子,已经有人坐在上面聊天了。

林香草夫妻满脸红光的招呼着来人,看着娘家人来了,笑的更是欢快了。

赵华荣没带其它礼物,封了二两银子的红包,比起其他有人封了几百文几十文的。已经是很大头的了。

路上来的时候,苏然就有听到林大壮的那些叔伯是封了几十文上百文的。

苏然自己也准备了一份礼物,是一幅画。

本来她也不知道要送什么礼物的,想了半天,赵华荣才建议她画一幅画做为礼物送给朱明礼。

苏然自己都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的画作还能当做礼物送人。

门口有人专门摆了桌子坐在那里登记礼品名单的。

苏然三人落在最后面。

登记的是位老者,当他打开赵华荣红封看到是二两银子都不由愣了一下。

因为他不认识赵华荣,所以他叫了林香草过来,知道是救了朱明礼的那家人。

老者感谢连连,旁边的人都好奇的看着赵华荣三人,主要是三人颜值都很高。

赵华荣虽然住在临山村,但她少有外出,皮肤白嫩。虽然穿的很素净,但身上却透露着大家闺秀的气质。

贺景风年纪虽小,却长的乖巧可爱,一双眼睛黑亮有神。虽然好奇这场宴会,但眼睛却不会四处乱看。

苏然今天穿的是赵华荣前两天刚做好的衣服,一身素蓝,衬得肌肤更是润白。

周围人的目光大多还是在看苏然,他们只觉得少年长的白,又俊。

有的在向林香草打听,门口人很多,很热闹。

苏然刚把自己的礼物放到桌子上。

第四章跑

2022-05-09

书评(224)

我要评论
  • 一个人&。

    门拉到半开,一个人儿的脑袋探了出来,黑夜里一双眸子黑亮黑亮的带着一丝狡黠。

  • 头,耳&觉的捂

    只见她侧了侧头,耳朵向外倾听,肚子也传来咕咕声,手不自觉的捂了捂肚子。

  • 不自觉&心里发

    苏然手不自觉的握起拳头,心里发寒,感情这原主是有人盼着她死啊!

  • &又能说

    翠微说到这里语气一转,不以为意道:“这天干物燥的,烧死几个人的,这意外谁又能说的了什么。”

  • 天丫环&喝白粥

    她来到这里已经三天了,这时她已经认命了,这三天白天丫环只给她喝白粥,晚上却不会管她,所以晚上她就自己摸到厨房了找吃的。

  • 时候,&跳。

    在经过左手边的屋子时候,房间里突然亮起了不是很明亮的灯,苏然吓了一跳。

  • 待在这&走,也

    苏然站在暗处良久,她不能待在这里了,她得想办法逃走,也不能让他们烧死无辜的人。

  • 然才不&暗处!

    屋里的人还在说,直到听到他们会在明天晚上动手,苏然才不动声色的摸索到一边,隐在暗处!

  • 忆,这&具身体

    从这具身体里她得到一些记忆,这具身体是一个叫苏沐然的小姑娘,京城礼部尚书的嫡女,母亲在她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她上面还有个哥哥。

  • '&很快,

    ''shit,''似是不满的嘀咕了一声,认命的直接干啃硬馒头,虽然吃的很快,吃相却不难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